search
誰在團結女性:徐嬌,徐靜蕾和女權經濟

誰在團結女性:徐嬌,徐靜蕾和女權經濟

作者 | 劉丹如

因為一首《成都》吸引無數迷妹的民謠歌手趙雷很難想象,他在參加《歌手》突然走紅僅一個多月,就因為一首老歌踏進女權主義的雷區。

趙雷在《歌手》演唱的《三十歲的女人》,歌詞中將三十歲的女人描述為臉上有「幾道波紋」、「深夜裡的寂寞難以忍受」、「需要隨便找個人依靠」。

一夜之間他成了眾矢之的。各個版本的評論文章在朋友圈流轉,其中《是誰給了趙雷憐憫三十歲女人的資格》發布后,短時間內閱讀數就突破了十萬加,評論區里有人表示要寫一首《開始禿頂的男人》對趙雷致敬,這條評論被點贊了五千多次。當然趙雷也有支持者,他們稱這些「小題大做」的女人們為「女權癌」。

民謠歌手趙雷

進入2017年,女權話題集中爆發,當美國的女權主義者們戴著粉色貓耳走上街頭反對直男癌的時候,國內有關性別歧視的話題也在不斷發酵,春晚的小品《真情永駐》里的性別歧視……各類社會事件挑動著女權主義者們敏感的神經,掀起了社交媒體上一波又一波的討論。

為什麼女權話題會突然頻頻爆發?實際上,無論國內外,性別話題往往都沒有什麼迴旋餘地,本質上可以說這一場是男女的權力戰爭。

問題是,這個古老的戰爭為什麼突然升級?

如今的知乎、微博、豆瓣、公眾號等平台關於「直男癌「的話題熱度居高不下,幾乎每個話題討論下面都變成了各種思想的戰場。很明顯,這一波女權思潮來得要比從前猛烈的多。

多位採訪對象認為,女性在家庭中責任更大,經濟實力也越來越強,但是在婚姻和社會中的權力卻沒有相應提升。兩者的落差才是女權話題爆發的根源。

更重要的是,這背後不乏商業機構的推動。在女性的經濟能力和消費水平快速提升的背景下,潛力巨大的「女權經濟」讓女權主義者們獲得了越來越多的代言人。

女性和性

早在90年代互聯網剛剛興起的時候,三木就接觸了國內早期同志社區。那時候她在上高中,這個社區的發現讓青春期就意識到自己性取向與大多數人不同的她很興奮,那時國內了解同性戀的渠道十分稀缺,大學畢業后,三木想做一本拉拉雜誌。

Yummy創始人三木

「那時候我想改變人們對性取向的羞恥感。」三木說從2006年開始,她圍繞這本雜誌做了大量線下活動,去公園裡放彩虹旗、發傳單、參加世界反同性戀歧視日,通過雜誌的收益舉辦話劇、影展、沙龍。

在這個期間,她發現性別平等的概念即使在同志圈也需要推廣。此時國內同性戀仍舊屬於邊緣人群,而相較於男同,拉拉更是少數,就連男同也大多具有大男子主義傾向。

在《Les+》因為沒有刊號被迫停刊后,三木意識到,更有價值的社區應該是在整個女性群體中推動性別平等,而不應只局限於拉拉社區。

2011年,三木開始關注性別平等的同時,國內由高校學生髮起了女權運動。她回憶說,那時國內也出現了女權行動派,一群大學生會走上街頭,佔領男廁所,反對企業歧視、辭退懷孕的女性和聯考男女分數線的差異。女權這個詞第一次被廣泛傳播。

2012到2014年,三木在美國讀書期間,拍攝了關於女權20周年的紀錄片, 拍攝過程中結識了不少權威的女性主義者,她們認為女權主義的核心是女性對於自己的身體應該有絕對的選擇權和控制權,經濟獨立要放在身體自主的後面。

在拉拉群體中,「逼婚逼生」一直是最大的痛點。由於承擔了人類繁衍後代的責任,生育也是男女關係的古老話題。將女性視為生育工具,進而將女性「物化」的觀點一直頗有市場,實際上使女性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選擇和控制權。

2014年,三木回國后創立了女性社區Yummy, 「我們就定位於為女性爭取對身體的自主權,希望能以這個為脈絡去做一個更大的專註於女性群體的社區。」

和此前的純公益性質不同,三木這次選擇從商業角度切入女權領域。她將Yummy 描述為」致力於提升女性親密關係和生活方式「,最初的產品形式是「女性情趣產品的測評APP」。而現在它聚集著大量的渴望提升性生活質量的城市女性,她們在這裡討論「高潮」和「姿勢」,抱怨伴侶的不給力,還有購買女性情趣用品。

三木診斷,國內女性對於自己身體的了解太少,所以她希望Yummy能夠通過社區內容改變這個狀況。除了社區本身,三木找來專家與KOL通過舉辦沙龍的方式傳授科學的性知識與性經驗,對於社會中普遍存在如「處女情結」和「 遭受性侵后如何治癒「等問題,Yummy會在線下舉辦公益課。

同樣是推廣女性權益,三木認為商業角度的活動更容易被接受。「公益機構總是說『不 』,而我們倡導愉悅。」三木希望能夠通過更接地氣的活動去倡導一些正面的理念。

售賣情趣用品是Yummy 主要的變現方式,但三木也坦承目前國內女性對於情趣用品還處在一個早期接受階段。在美國,40%的人都會購買情趣用品,但在國內情趣用品的市場短時間內很難達到這個水平。但這個市場同樣不可小覷,數據顯示,情趣用品市場預估有千億市場,每年的增長率是63.9%,通過天貓和京東的數據,40%到50%的女性都在購買,覆蓋率達到80%。

盯上情趣用品市場的國內公司很多,但大多都是從男性角度設計產品,三木認為女性喜歡的情趣用品與男性有很大不同,她們更喜歡安全、好看和體驗更好的產品。

三木將用戶按照對性愉悅的接受程度分層為小白兔、老司機、大灰狼,大灰狼是指那些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並且勇於嘗試的那一部分人,這一部分用戶生產內容提供給小白兔和老司機,通過這種方式實現用戶教育。

為了讓更多人接受Yummy倡導的理念,相比從前直接從性切入,三木從2016年開始將愉悅社區的內容分層為「性魅力"、「撩」和「xxoo"。性魅力是指通過提升外在條件增加吸引力,這一部分內容可以在眾多女性消費場景中見到,比如減肥和化妝品,而「撩」則類似於男生的「泡學」,三木認為女生也可以積極的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撩」在以前是放在心理諮詢市場的,線下諮詢有80%都是女性在諮詢情感婚戀家庭,整體市場規模也能達到千億。」在三木的計劃中,Yummy 未來會朝著更加大眾化的方向發展,她們會通過拍攝短視頻、網劇的方式去吸引更多的流量。

男女差異造就了「巨大而扭曲」的市場

大姨嗎也做女性社區和情趣用品,但這些並非是他們的主要服務,公司創始人柴可說,大姨嗎主要從女性的生理健康切入女性市場。

2017年1月,大姨嗎聯合伊利進行了一次話題營銷。話題是「直男癌大戰姨媽作」,柴可說無論從話題熱度還是銷售情況來看,這次營銷都十分成功。直播期間,伊利推出的4000套產品全部售賣完畢。

「如果我痛經時,你只讓我喝熱水,我能好嗎?」針對當下類似於趙雷韓寒這類事件的爆發,柴可認為根本矛盾在於男性對於女性的了解不足。也因此,女性對男性的」抱怨「一直深藏在社會之中,只要有一個爆發點,就會被迅速放大成熱點話題,類似的爭議也會循環發生。

柴可從自身的經歷中體會到在家庭中女性所承擔的責任更大,但她們卻沒有得到相應的理解和認可。「我曾經在產房看著我老婆分娩,眼睜睜看著小孩怎麼從產道里出來,醫生怎麼用鉗子剪斷臍帶,那個血淋淋的場面我至今都印象深刻。」柴可說陪愛人生產的過程中他發現從備孕到生產再到後期的產後護理,女性需要面對的生理問題很多,但是由於國內生理知識教育缺失和大多數家庭中男性發揮的作用太弱,女性需要獨自解決面對的一系列問題。

如何讓自己成為更可以被依靠的伴侶?柴可將這個思考做成了生意。大姨嗎的誕生來源於柴可幫女朋友計算月經周期,這是一款記錄女性月經周期的工具類產品,隨著柴可變成爸爸,大姨嗎提供的服務中又多了備孕。

採訪中柴可多次提到男性的「弱」和「傻」。弱是指國內男性相比女性,在生殖和家庭中發揮很弱的作用,傻則是大多數男性並不理解男女生理結構上的差異。「女權實際上就是男女平等,真正的平等其實就是尊重彼此的不一樣,直男癌就是因為沒有懂這種不一樣才會受到批評。」他說。

柴可認為,男性的無法依賴,女性不得不自己獨立決策,造就了一個「巨大而扭曲」的市場,誕生了如像大姨媽這樣幫助女性解決問題的工具類產品。

而女性在承擔了更多責任的同時,也獲得了更多的成長機會。「環境要求女性承擔更多的責任,當她承擔更多責任的時候,就一定會追求更獨立的自我,從前消費的思維和觀念就都會發生變化,女性在消費中的話語權越來越大。」柴可說發生的這種改變基礎是女性在今天具備了基礎的消費能力。

經濟學人智庫(EIU)發布的《崛起中的亞洲女性網購力量》顯示,一個家庭80%的消費決策都是女性做出的。女性除了在服飾、化妝品以及家居、電子產品等日常用品預算上擁有強大的影響力,在購房方面也有90%以上的決策權,在家庭買車等方面有60%以上的決策權。

柴可認為,SUV近些年的暢銷就是女性偏好的影響。」多男性買車都選擇款式更酷的轎車,甚至不考慮小孩的安全座椅問題,女性掌握消費主導權后,類似SUV的家庭車銷量驟然上升。「

「美國的男性在自主生活工作8個小時之外,一定也是合格的爸爸,回家去也要奶孩子,周末會陪伴家人。」柴可說,現在大姨嗎也出現了男性用戶,幫女朋友記錄月經周期,同時也會看大姨嗎上關於女性生理健康的常識科普。

2016年大姨嗎開始嘗試變現后,柴可發現不僅僅是一線城市的女性用戶付費能力強,二三線城市的女性用戶也有新的消費觀念和很強的消費能力。柴可準備和婦聯在31個省市全國所有的城市裡面組織基礎生理衛生教育的活動,既能提高品牌影響力,也能推動正確的生理健康知識傳播到更多地方。

28萬億美元的女權經濟

女性特別是女權話題,一直是敏感話題。為女權發聲動輒會被扣上」女權主義、女權癌「以及更為難聽的帽子。對於今年的女權話題,楊曉並沒有過多的參與,這個國內最大的女同社區LESDO的創始人,談到自己關於女權的看法時都會格外慎重,再三強調這是個人觀點。

楊曉覺得當下關於女權的主張和爭議很多,有些雖然是對的,但放在當下環境中很難實現,有些則屬於誤解。例如,國內的LGBT群體總被和女權聯繫起來,但實際上,這是兩個不同人群,主張也不同,但這客觀造成了國內女權主義的複雜生態環境。

但柴可樂觀的認為,情況正在改變。「在信息渠道暢通的過程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媒體,也包括越來越多的知名人物,專家、明星,她們會用自己的例子來說成功的女性是怎麼生活和消費的。」柴可說。

韓寒事件中,90后女星徐嬌的公然抗議和抵制被不少人視為國內女權主義思想的一個進步。在最近的一次女生圓桌訪談上,40歲、未婚、在美國凍卵的徐靜蕾也被視為新女性的楷模,最近頻頻上熱搜的馬麗則因為在微博上公開反對性騷擾獲得數萬點贊和支持。

實際上,除了頗具影響力的女星,在這一波女性意識解放的過程中,定位於女性話題的新媒體同樣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今年3月8日,據新榜統計,當天的女權相關的文章達到430多篇。

LESDO在做女同社區外,15年開始參與制作做女同題材的影視作品,「在各種各樣有關女權的主張中,我們會把順應時代的內容剝出來,包裝成糖推給大眾,大眾吃掉這個糖,不管吸收了30%還是40%,至少能對我們的社群文化有推動。」楊曉希望通過這些影視作品的傳播,讓人們更加認同多元的性別觀念和性取向,「不論是LGBT還是女權,本質問題都是在向原本固化的二元的性別關係進行挑戰。

LESDO推出作品中的女主角形象

知名自媒體「嚴肅八卦」的創始人蘿貝貝的觀點與楊曉有相同之處,「在我眼中女權問題都是人權問題,我們為女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而發聲,也為男性遭遇的歧視而發聲。」她認為當女人被要求必須要文靜、順從的時候,男人也被要求必須要成功陽剛,這些都是不對的。

過去幾年裡,蘿貝貝在自己的公號《嚴肅八卦》中借女性話題製造了眾多爆款文章。2016年柳岩在包貝爾婚禮現場被扔下水的事件發生后,《嚴肅八卦》進行了連續的報道和評論,文章引起了大量的轉發,在後續類似的事件中,這家擁有百萬冬粉的自媒體都沒有停止發聲。

「我並不是針對某個人,我們關注的是每件事引發的對於性別話題的思考,希望能夠理清事實和邏輯。」在文章中,蘿貝貝希望能夠理性討論,而不是決出勝負,也不是為了鬥氣。

此外,咪蒙、PAPI醬等自媒體,在通過聲討「直男癌」的各類事件中漲粉無數,成為了女性話題中的KOL,而她們的發言又反過來增加了女權話題的熱度。

對於敏感的商家而言,女性意識的復甦意味著巨大的商機。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預測,如果女性參與經濟活動的機會與男性完全一致,那麼到了2025年,全球的GDP將會比全球通常情景高出26%,也就是28萬億美元,這個數字相當於中美兩國GDP的總和。

儘管28萬億美元的「女權經濟「未必真的能夠在短短8年內全部釋放出來,但已經足夠引起商業世界的反應。正如伴隨同志接受度提升誕生了專門面向同志「粉紅經濟」。

美容品牌SK-II 於2016年4月初推出的廣告宣傳片「她最後去了相親角」,因為倡導女性獨立、反逼婚,獲得大量的轉發和關注。SK-II 全球總裁Markus Strobel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稱,該品牌的銷售在廣告推出后的9個月暴漲50%。他表示「相親角」廣告幫助該品牌贏得了職業女性和女性高管類型消費者,並在零售商和消費者身上產生了積極情緒。

也如「粉紅經濟」在消除同志歧視過程中,所起到的溫和而重要的作用,做女權生意的人越來越多,「女權經濟」也正在發揮同樣的作用。

但對於當下女權商業化的現象,也有人不乏擔憂。如女權主義者黃叶韻子就認為,人們應當對於這種商業化的女權保持警惕,同時她也認為網路上的討論作用十分有限,往往情緒大於真正要講的問題。

她告訴三聲的記者:「商業化過程中,很多商家倡導的活動可能會違背女權主義的原則。」更重要的是女權市場化具有很強的局限性,黃叶韻子舉例說比如農村女性和女工的生存境遇問題,底層的女同性戀生存環境和女大學生就業遭遇性別歧視、二胎等問題,這些問題都無法通過市場化來解決。

但三木認為,無論NGO還是商業機構其實都可以通過各自的方式推動平權,「我選擇了目前的這個方式,我認為它可能更好地實現我們的希望」。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