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跟我回烏魯木齊:白帽黑客衰大的愛情故事|白帽

跟我回烏魯木齊:白帽黑客衰大的愛情故事|白帽

衰大簡介

補天平台白帽排行榜長期位居前列

補天平台2015年度團隊第一名

補天平台POI團隊核心成員

安全盒子團隊核心成員

作者按

採訪衰大之前

我以為這樣的愛情故事都是小說里的情節

認識衰大,要從他的名字開始。坐在返程的飛機上,我發微信問衰大:「要用你的本名,還是衰大。」

他告訴我:「就用衰大吧。」

我說:「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當初為什麼取這麼『衰』的名字。」我心想,光衰還不行,還得大大的衰。

他說:「因為有一段時間運氣不好,做啥事都不順,就取衰大自我嘲諷一下。」

懂自嘲、詼諧幽默、笑起來好看、好相處,是衰大給周圍人留下的印象。

與衰大見面是在一個浪漫的日子,2月13日,兩個大男人要在一個標間共度「良宵」,進行採訪。很自然的,採訪從2月13日,一直聊到了2月14日——情人節,夜裡1點,還有不少內容沒採訪完。

兩人合計,第二天吃過早點,再接著採訪。幾分鐘后,房間里響起了一個人的沉重呼吸聲,呼嚕倒是不劇烈,想必沒過多久,那個房間就響起了第二個不劇烈的呼嚕聲——誰先睡著,倒是沒有那麼重要。

第二天早上在北京慶豐包子鋪吃了早點,採訪繼續。

攝於 360大樓南瓜屋

衰大自幼在烏魯木齊長大,國小時,他好調皮搗蛋,不愛完成作業,老師也對他進行特別照顧。每天,老師只給其他的同學布置三道題目,唯獨衰大要完成一個單元的題目。

這樣的區別對待和超年齡適應能力的作業強度,導致衰大在國小階段有了些許自卑情緒。

衰大說:「我說不上那種感覺,老師總是看到我調皮搗蛋,看不到我的好,比如我有長跑天賦,後來上了國中,還跑過全校第三,但是在國小,每次運動會,老師從來沒有想到過我,每次老師看我一眼,就讓我去參加大眾項目——跳大繩。」

我問:「這種自卑情緒,後來還有延續嗎?」

衰大說:「沒有了,可能因為每個人在每個階段的想法都不一樣吧。比如我前幾天看了一個朋友圈,裡面講一個男人被問了一道他曾經做過的題目——『我最想得到的東西。』

那個男人在五年前設置過答案,但是他現在忘了。

於是。

他第一個輸入『金錢』——答案錯誤。

他第二個輸入『房子』——答案錯誤。

他第三個輸入『女人』——答案錯誤。

最後他寫了一個『快樂』——答案正確。」

衰大接著說:「小時候覺得要是一天能有五十塊,可以想吃什麼零食就買什麼零食,那就是最幸福了。可是長大了,大部分人的想法就不一樣了。

我的自卑也是,小時候覺得被老師歧視才會自卑,長大了隨著環境的變化,思想自然也就變了。」

聽了衰大後面的故事,我發現——雖然他的這些思想變了,似乎對於愛情的態度,衰大沒變。他還是那個學生年代,相信緣分、相信純真、相信直覺的少年。

7月1日,是衰大的生日,2014年6月30日,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做軟體開發的衰大從新疆烏魯木齊到江西南昌出差,身在異地,他默默地許了一個願望:「今年要找個女朋友,回家結婚。」

衰大22歲的生日蛋糕

7月2日,過完生日的第二天,衰大通過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她——敏妹子。

他們的故事開始很久之後。

衰大問:「一開始,咱們誰也不認識,為什麼你願意加我這樣一個陌生人為好友?」

敏妹子說:「那時候我在裝修公司實習,每拉一個人到公司體驗,給20塊的提成。」

二十塊錢本來是一個玩笑,聽起來甚至有些滑稽,但也許人生本就是如此,一個玩笑,也可以變成一段姻緣。

就像《春嬌與志明》里的對白:「我小時候就很喜歡便利店的肉醬意粉,很多人都問我,你為什麼喜歡吃?它真的是有點咸,肉也不多,喜歡就是喜歡。我喜歡她是因為,我覺得她好,她什麼都好。」

7月3日,敏妹子的同事給她介紹男朋友,敏妹子不喜歡,叫衰大來替她擋一擋場面,做她的假男朋友,他們也沒想到會假戲真做——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在星巴克門口。

結婚後,每次回到那裡,衰大都對敏妹子說:「誒,你還記得么,我們第一次在這裡見的。」

七月盛夏,南昌常有大雨。敏妹子到衰大的公司門口和他一起吃晚餐,兩個人吃了最普通的蛋炒飯,但似乎這頓飯註定要被寫入他們的故事。

在吃飯的十幾分鐘時間裡,南昌城下起豪雨,積水漫過了一個成年人的膝蓋,他們倆都沒帶傘。淋著豪雨,衰大和敏妹子手牽著手走了一段很短的路,但那段路,在他們的心裡,卻很長。

衰大和敏妹子

衰大在南昌出差四十來天,他和敏妹子用下班兒時間玩遍了那座城市,他們一起看電影、吃飯、拍照、壓馬路,做所有情侶都會做的那些事,直到8月初,衰大的公派出差結束了,他即將要回烏魯木齊。

臨走前,衰大問敏妹子:「我要回去了,你願意跟我走嗎?」

敏妹子的回答很簡短,她說:「我願意。」

這時距離他們第一天認識,僅過了四十天。

敏妹子對家人說自己去旅行,收拾好行李就出走南昌城,跟衰大去了千里之外的烏魯木齊,面對無數的未知,她似乎只有衰大。

到烏魯木齊沒幾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節,敏妹子有些想家,但更讓衰大和敏妹子心裡著急的是,敏妹子的家裡人得知真相后,不同意這門婚事。

經兩人合計,決定讓敏妹子先回家一趟,勸勸父母,帶著戶口本再回烏魯木齊,兩人結婚。但是就像所有故事的進程一樣,敏妹子一去不復返了,她的家裡人不讓她再次北上。

他們只好過著異地戀的生活。

衰大心情,朋友圈配圖

衰大說:「每天就是發消息、視頻,周末可以視頻十七八個小時,睡覺的時候,我都用手攥著手機,只要一震動,她夜裡醒了,我就給她回消息。可這樣時間長了精神上受不了。我想想,就辭了工作,去南昌。」

在南昌,衰大租了一個500塊每月的小公寓,找了一份軟體維護的工作,雖然,他和敏妹子又過上了每天黏在一起的情侶生活,但和剛在一起不同的是,他們開始為了一些現實生活里的瑣事爭吵。

最嚴重的一次,也是瑣事,衰大說了狠話:「要不然,就分手吧。」

衰大已經記不清那瑣事是什麼了,就像很多情侶一樣,最終分開的理由,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而是一些模糊不清,說不準確又莫名惱火的事。

那些往事在當時看似是憋著一股對他或她氣,最後,因為說不出口,卡在喉嚨里,刺傷了自己。

衰大打包好了重行李,送到出租房樓下的韻達快遞,準備第二天就回烏魯木齊。當天晚上,他收到哥哥的消息,邀他去華山遊玩,心情低落的衰大買了去往華山的硬卧火車票。

登車后,他環顧四周,發現火車上人不多,睡在他下鋪的一個年輕人注意到了他的疑惑,對他說:「嘿,哥們兒,你是不知道,這趟車人少,你來之前旁邊幾個鋪就我一個人在睡。」

放置好行李,衰大躺攀著梯子上了中鋪,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下鋪的年輕人聊天,就在這時,他刷到了敏妹子在幾分鐘前更新的QQ簽名:「全身顫抖。」

衰大愣住了。

他對下鋪的年輕人說:「哥們兒,我也不能陪你了。」說著,衰大拿著隨身行李跳下火車,他剛一下車,火車便徐徐駛去。

在回南昌出租房的路上,衰大接到了韻達快遞小哥的電話:「您的快遞價格計算錯了,您來補一下差價我們才能把您的行李發到烏魯木齊。」

衰大回應道:「不用發了。」

半年後,2015年4月,衰大和敏妹子又開始討論去烏魯木齊的問題,考慮到衰大在烏魯木齊長大,熟悉環境、人脈廣泛、不用租房,兩人一起工作,可以攢下一些錢,過上更好的生活。

合計了一段日子,兩人得出了去烏魯木齊生活的結論。

就在這時,敏妹子的家裡人撂下了狠話:「如果走,就不要回來了。」

但是敏妹子下定決心跟衰大第二次北上。衰大說:「很多朋友說我們很像,我們在一起總有很多話題,她想跟我走,我也想帶她去烏魯木齊,可能這就是人們說的緣分。」

我沒有機會採訪到敏妹子和她的家人,但從親情的角度,我可以想象到敏妹子家裡的情緒變化以及離別時的心情,也可以理解敏妹子家裡人會說出狠話的原因——也許這世上所有的深情,背後都多少有點兒心酸,有些取捨。

2015年9月30日,衰大第三次去南昌,也是他第一次見老丈人和岳母,正式見面,衰大才發現,想象中十分嚴厲,毫不留情面的老丈人,其實,也可以因為他們共同愛著的人,好好溝通。

衰大說:「其實敏妹子的父母都是很開明的人,只是她跟我走,的確太遠了,他們不放心。」

十一國慶節一過,民政局開門,衰大和敏妹子,在南昌城登記結婚。同年12月6日,他們在烏魯木齊擺下喜宴,請朋好友共聚一堂,這場婚禮,距離他們初次見面,過了一年半的時間。

2016年,衰大和敏妹子的女兒出生,乳名「小可愛。」

從相識,相知,到跨越挫折與現實,衰大和敏妹子走過了約4000公里,那是南昌到烏魯木齊的轉站距離,終於,他們的「小可愛」誕生了。

衰大說,有女兒之後他變了,他說:「之前下班就去唱歌、喝酒、聊天,叫上朋友出去玩,有女兒之後,下班就要回家照顧孩子,感覺就是責任心比以前重了,做事想的比以前多了。」

一聊起女兒,衰大顯得很興奮,他說:「我家孩子特別神奇,五個多月的時候就喊爸爸媽媽了,當時心裡就說不出來的感覺。開心。感覺幸福就是這個聲音。」

在小可愛成長到9個月零28天的時候,,敏妹子發消息給正在上班的衰大說:「回家后給你講個好事兒。」

衰大很好奇地問:「什麼好事兒?」

敏妹子說:「你回來了就知道了。」

衰大一下班就迫不及待地趕回家。一進門,敏妹子說:「咱家孩子會走路了,你看。」

小可愛從牆的一頭走到了另一頭的衣櫃,沒有人扶著走了十幾步。衰大說:「那時候我就特別激動,不知道怎麼形容,每當她學會一個技能,或者學會了什麼,我都覺得太……無法用語言來說那種感覺。」

衰大是敏妹子的夫,小可愛的父,也是一個守護網路安全的白帽子。

衰大的自述

2011年因為家裡原因去新疆戈壁灘做資料員,那裡是一望無垠的荒漠,生活乏味無趣,每天其他人出工了,我坐在辦公室,只能看著塵土飛揚中的沙礫和四周的被風蝕的岩壁。

在戈壁灘生活了一年半,2012年5月,有朋友問我去不去學軟體開發,因為我從前就對計算機比較感興趣,所以就想學一下編程,懂點兒基本原理。

到學校后一直學軟體開發,一般課程的PPT,老師都會給我們用於課後複習,但有一個特立獨行的老師說自己的PPT都需要授權,不給我們用作課後複習。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百度搜索某語法的時候發現那種語法可以提權到主機的許可權,當時並不知道該專業術語的含義,好奇心作祟,我就想去試試。

第二天去學校,我按照文章里的方法試了一遍,結果成功獲取到了那個老師的電腦許可權(學校機房都是一樣的環境)。

偶然的意外收穫讓我覺得安全比開發更有樂趣,我對安全的興趣就是從那時候萌發的。

2013年7月學校畢業之後,我和同學們一樣開始找工作,當時學的是軟體開發,所以畢業就找了一家軟體公司上班,對安全夢想的追逐也就此擱置。

再次涉及安全領域是在2014年底,我在新聞中無意間看到補天平台與12306的捉蟲計劃,我看到有人挖到漏洞了,就想自己想能不能試試。

沒過多久,我就發現了一個漏洞,並且獲得了賞金,當時感覺很有成就感,後來就一直在補天平台提交漏洞。

2015年7月,我發現補天有月榜獎勵計劃,於是瘋狂熬夜的刷了一個月的洞,終於拿下了個當月的第三名。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補天明星白帽,a0、carry_your、system_gov,之前他們三個一直是補天月度榜的三巨頭,他們為我提供了很多技術思路上的幫助,我們也經常在一起討論技術問題。

在大概9月的時候補天出了團隊排名,於是很榮幸的和他們仨組建了團隊POI,大家一起挖掘漏洞,在2015年底拿到了年度團隊第一名。

2016年,我的寶貝孩子出生了,讓我的生活多了更多的樂趣和精彩,希望未來能夠學到更多安全技能,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我的家人生活的更加舒適,讓我家的『小可愛』得到更好的教育和生活。

(完)

白帽最愛的通知

大會基本信息:

時間:2017年3月30日

地點:深圳

大會名稱:補天白帽大會

大會主題:Hack ForSecurity

大會簡介:WHC(White HatConference)補天白帽大會是首個面向全球白帽和技術精英開放,專註於漏洞相應和防護的安全行業大會, 由最大的漏洞檢測與響應平台」補天平台」主辦,國內外多家知名企業SRC(Security Response Center)聯合支持。

本次大會將秉承開放、協同的原則,廣泛邀請國內外知名白帽、技術精英、安全愛好者,與網路安全相關主管機構和知名企業和機構的CISO共同參與,共同解讀當前網路安全形勢和安全威脅,探討漏洞響應與防範方案,同時分享交流漏洞挖掘與安全功防等沿議題。

補天平台以協同保護全社會網路安全為使命,致力於做全社會的網路漏洞檢測與響應平台,通過WHC努力為不斷成長的安全愛好者提供充滿正能量的交流平台,幫助企業和機構建設安全可靠的網路環境!

WHC(White Hat Conference)補天白帽大會期待您的到來!

回復關鍵字,看最經典的黑客傳奇

回復010:原創 | 智者大潘

掃描二維碼 關注更多精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