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權力的遊戲》S7E05:逆行,向北

《權力的遊戲》S7E05:逆行,向北

這是《維斯特洛周刊》,我是聖狗子。第七季第5集可能是《權力的遊戲》歷史上最匆忙的一集。小指頭的命運已經被倉促寫定,詹德利的故事才剛剛開始,塞北樂隊也正式宣布成立,而無數人說過的終極戰爭也即將打響第一槍。

詹德利的回歸將遠不是一個老梗那麼簡單。第四季泰溫從瓦蘭提斯專門請來鐵匠,將奈德的瓦雷利亞鋼巨劍「寒冰」重鑄成「守誓劍」和「寡婦之嚎」。因為瓦雷利亞鋼不但製作秘方已經失傳,連懂得重鑄的人也屈指可數。

實際上在書中,詹德利的師傅托布·莫特就懂得重鑄瓦雷利亞鋼劍的技術。而幫泰溫重鑄「寒冰」的也正是莫特。

除了打鐵,詹德利也是拜拉席恩家族僅存的血脈。他所說的「女王的家族想殺了我」,指的是勞勃和奈德死後,喬弗里派人將勞勃的私生子們斬盡殺絕。

儘管私生子沒有繼承權,但丹妮莉絲甚至瓊恩都可以在必要的時候將詹德利合法化,使他成為風息堡的繼承人。風暴地拜拉席恩家族的死忠們,也一定願意讓勞勃的骨肉回到風息堡。

這一集里的詹德利也和瓊恩有點「一拍即合」的意思。心直口快、衝動的他和木訥的瓊恩的確有點像當年的勞勃和奈德。書里的詹德利長得和年輕時的勞勃一模一樣,瓊恩也是史塔克所有孩子里最像奈德的。

詹德利用兩個人父親的關係來和瓊恩套近乎,然而諷刺的是,兩個人的生父其實是最大的敵人。詹德利為自己打造了一柄戰錘,這也是勞勃使用的兵器。而瓊恩的生父雷加,正是被勞勃的戰錘擊中胸口才死在三叉戟河之役的。勞勃痛恨雷加,因此才要把所有坦格利安都趕盡殺絕。

但詹德利並沒有向瓊恩提起史塔克家族裡他最熟悉的艾莉亞。第三季里,詹德利決定加入無旗兄弟會,那大概是艾莉亞落難后,第一次有她在乎的人主動選擇離開她。那一幕里的艾莉亞眼睛里都是失望的淚水。

最終詹德利被無旗兄弟會賣給梅麗珊卓,而梅麗珊卓也因此上了艾莉亞的"名單"。而梅麗珊卓也對艾莉亞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在你的眼裡看到了黑暗,黑暗中有無數雙眼睛盯著我。棕色的眼睛,藍色的眼睛,綠色的眼睛,那些會被你永遠關上的眼睛,我們會再見的

艾莉亞眼睛里那些會被她「永遠關上的眼睛」應該指的是被艾莉亞殺死後又被做成面具的人。而再見梅麗珊卓又意味著什麼呢?

梅麗珊卓已經表示自己會死在維斯特洛,而最痛恨她的洋蔥騎士,也將詹德利視作了兒子一般的人(製片人親口說的),這很像是洋蔥騎士將席琳視作自己的孫女。梅麗珊卓已經親口承認燒死席琳是自己犯下的罪,也不再相信史坦尼斯或者任何拜拉席恩是真王了,那麼她應該不會像之前在龍石島那樣,想要利用詹德利的國王之血了吧。

希望上面的圖,是我最後一次解釋布蕾妮的侍從波德和詹德利是兩個人了。當然,兩個人也有不少共同點:波德跟著頂級私教苦練也沒有提高的技術,詹德利占著划船機連了四年也沒有變得肌肉發達,這些都是維斯特洛健身行最不想讓你知道的故事。

1

學城

吉莉無意間發現了關於雷加更多的秘密,在一本記載著學士本人所有排便記錄的書里,也記載了雷加休掉自己結髮妻子伊利亞·馬泰爾,和「另一個女人」結婚的故事。這個看似無關異鬼的故事沒有讓山姆產生興趣。但書里的「另一個女人」,顯然是瓊恩的母親萊安娜·史塔克。

雷加和萊安娜結婚,也讓瓊恩不再是個私生子,而是擁有繼承權的坦格利安王子。事實上,他的繼承順位甚至排在了丹妮之前。當這個真相在未來被揭開,相信自己「生來註定統治」的丹妮莉絲的命運與抉擇一定會被深刻影響。

劇集也在用瓊恩和黑龍卓耿的互動暗示這一點。不過瓊恩應該和以自己生父命名的青龍「雷哥」互動才更有意思。坦格利安家族和龍的關係也許來自他們的血脈與基因,他們實踐過無數次的兄妹通婚不是習俗,而是戰略。

雖然並不常見,離婚在維斯特洛的確存在。然而劇集安排雷加休妻,也可能是編劇為了省事而做出的選擇。其實坦格利安家族歷史上也有過一夫二妻的案例,征服者伊耿就同時娶了自己的兩個姐妹。

如果世界的存亡和瓊恩的身份有關,那麼拯救世界的,除了勇士、巨龍和它們的母親,還有發現這一切的吉莉,和教這個野人姑娘認字的席琳公主。每次想到這裡,我就會和洋蔥騎士一樣鼻子發酸。

2

長城:每支樂隊都有往事和矛盾

瓊恩率領一行人走出長城,實在是太像樂隊出場時耍帥。和很多樂隊一樣,這幾位成員之間也充滿了往事和矛盾。

喬拉認識「紅袍僧」索羅斯,因為他們是鎮壓葛雷喬伊叛亂時首先衝進派克城的兩員大將。

葛雷喬伊叛亂指的不是席恩帶人攻擊臨冬城,而是他父親巴隆·葛雷喬伊在勞勃稱王六年後掀起的一場叛亂。巴隆的兩個兒子在叛亂中戰死,唯一活下來的繼承人席恩也被奈德帶到臨冬城作為人質。

詹德利和無旗兄弟會的矛盾,來自他抱著加入大家庭的想法加入無旗兄弟會,結果被兄弟會轉手賣給了梅麗珊卓。

托蒙德對喬拉的怨念則是來自喬拉的父親,前守夜人司令傑奧·莫爾蒙。而無旗兄弟會的雛形,則是奈德派出的,以閃電大王帶頭的捉拿魔山的部隊。

好在托蒙德不知道布蕾妮(the big woman)曾和獵狗大打出手,不然瓊恩來東海望的時候,可能就見不上獵狗了。瓊恩記得當時還是喬弗里保鏢的獵狗曾來過臨冬城,但他不知道獵狗在珊莎和艾莉亞生命的不同時刻,分別保護過她們。

當然,所有人里最深的怨念,依然是喬拉·莫爾蒙對瓊恩的:

瓊恩被喬拉的父親傑奧·莫爾蒙看成接班人;

瓊恩腰上別著傑奧送給他的莫爾蒙家族祖傳寶劍「長爪」;

莫爾蒙家族現任領主萊安娜是個瓊恩的死忠;

瓊恩的「父親」奈德在七大王國通緝喬拉;

現在瓊恩還和喬拉最愛的丹妮眉來眼去的!

而且即使喬拉打算用自己戰勝灰鱗病的故事比慘,瓊恩也能用自己曾經死過一晚上把對方噎回去。是的,喬拉恨瓊恩勝過恨好人卡。

3

臨冬城

艾莉亞發現的信,是第一季里珊莎在瑟曦授意下,寫給羅柏和凱特琳的。

信中提到了奈德的「叛國」,瑟曦也像瘋王一樣,要求羅柏前往君臨宣誓效忠。

但魯溫學士一眼就看出了這不是珊莎的本意。小指頭從沃爾肯學士那裡「騙來」這封信,則是因為第三集里沃爾肯學士說的「魯溫學士對所有通信都做了記錄」。

如果羅柏不能分辨這封信的真偽,那麼已經覺得珊莎想要取代瓊恩的艾莉亞,很可能也會陷入小指頭的陰謀。而珊莎也會更加無法信任艾莉亞。

然而,這依然是第七季以來我第一次無法接受故事發展的速度。小指頭再也沒有時間像第二季一樣來往於君臨、藍禮的軍營、赫倫堡和鷹巢城,在各方勢力間周旋縱橫,他現在所做的看上去太低級太簡單了,簡直可以用一個表情代替(好像很多朋友都想到一塊了):

另一方面,谷地的「青銅騎士」羅伊斯在前三集都有台詞之後,這一集又被珊莎提到了他手下有2000人的兵力。

劇集在寶貴的時間裡反覆塑造羅伊斯爵士,越來越讓人覺得小指頭可能會徹底失勢甚至死亡,而谷地的勢力將被羅伊斯代表。這就有點像大部分都覺得托蒙德在第八季前不會死掉,因為野人里除了他再也沒有觀眾熟悉的角色了。

4

丹妮與提利昂

製片人說,丹妮和提利昂對處置戰俘不同的觀點來自他們不同的視角,而誰對誰錯則交給觀眾決定。

丹妮燒死藍道和狄肯,是為了展示自己的威嚴,警告敵人自己不會一味為了道德而忍讓。

但提利昂眼中的丹妮是燒死臣子的瘋王,是在戰爭關鍵時刻選斬殺卡史塔克的少狼主羅柏,而瘋王與羅柏展示的威嚴並沒有為自己帶來好運。

我也更贊同提利昂的立場,將現在可能是整個南境最強大的塔利家族收為戰俘,無論如何也好過將他們活活燒死。丹妮的行為甚至讓很少主動喝酒的瓦里斯都需要坐下來拿起酒杯壓壓驚了。「你一定要勸她納諫」,瓦里斯說給提利昂的話讓人想起他對勞勃失望無比后說給奈德的:

Your friend is a fool.

藍道和狄肯塔利的死,也給未來帶來了很多可能,對瓊恩忠心耿耿的山姆 ,雖然對逼他披上黑衣的的藍道沒什麼感情,但他依然敬愛自己的母親塔利夫人,讓她經歷痛苦一定是山姆不遠看到的。安布羅斯博士還沒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山姆,我們不知道,在他得知了一切后,是否會將丹妮視作自己的仇人。

5

君臨

其實,將屍鬼送到君臨不是一個新想法,書中在黑城堡被屍鬼攻擊之後,莫爾蒙就曾派索恩(就是那個帶頭殺害瓊恩的守夜人軍官)帶著屍鬼的手來到君臨。但時任代理首相的提利昂由於在長城期間就不喜歡索恩,於是拖延了很久也不願意見他,並且在索恩主動上朝時嘲笑了對方。

「說服瑟曦」這個計劃聽上去蠢極了,瑟曦巴不得在丹妮和瓊恩的北方有一個更大的敵人威脅他們,好讓自己有喘息的機會,也讓丹妮和瓊恩腹背受敵。而瑟曦也顯然不可能被說服。她的瘋狂在這一季中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冷血。第三集里和詹姆上床很大程度上來自毒死殺蛇 Tyene 給她的性慾。詹姆越來越像是她的玩物和棋子,而她也在這一集里也真的威脅了自己的弟弟。

在關於瑟曦的預言里,她會有三個金髮的孩子。因此,也許瑟曦腹中的這個嬰兒會在看到這個世界前死去。而再次失去一個孩子的瑟曦,不知道會不會加倍地冷酷下去。

這一集進展速度太快所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提利昂和詹姆的會面被草草帶過了。這場本該充滿複雜感情的交談,最終因為時間的原因顯得倉促無比。

事實上兩位演員在這一幕里,都表現出了精湛的演出,可惜你還沒來得及想起他們曾經的故事,沒來得及察覺提利昂哽咽著說的「你以為我想生成這樣嗎」,和詹姆打斷他時眼睛里的淚水,對話就已經結束了。

在這次短暫的會面中,提利昂又一次提到他們的父親泰溫:

他憎恨我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而是因為我是什麼:一個折磨他的小惡魔。

當提起父親時,詹德利和瓊恩兩個「私生子」總是一臉驕傲,明明是正室所生的提利昂卻滿是創傷。關於他的身世和歷史的理論最近實在太多了,我會在周中發布一篇相關的文章去試圖講清楚這一切。

6

The Wars to Come

離開前瓊恩說給但丹妮的最後一句話是:

I wish you good fortune in the wars to come.

我祝你在即將開始的戰爭中好運。

這句話曾在劇中不止一次被提起,無論是極樂塔下的亞瑟·戴恩

還是火刑架前的曼斯·雷德

而這一次,我們終於會在一周后看到閃電大王那把燃燒的劍,和瓊恩在長城之北雪地上的奔跑。這句被多次說起的話,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顯得更加真實。

祝你們好運。

歡迎你關注我,也把這個公眾號「聖狗子」推薦給你同樣喜歡《權力的遊戲》的朋友。在第七季里,你有太多需要知道和想起的事。這有時候不是那麼簡單,我會試著告訴你每一件事情,做你的代理騎士。

I will be your champion.

iOS 讚賞

《權力的遊戲》S7E05

聖狗子 維斯特洛周刊NOT A LARGE BLOG, A PROUD ONE

更多內容:

《權力的遊戲》中的異鬼會攻擊厄索斯大陸嗎?

理解「北境冷場王」布蘭的無序世界

誰是《權力的遊戲》預言中的王子?(文末有福利)

《權力的遊戲》S7前兩集的細節與瞬間:四封信,獨眼巨人,冰封的海

《權力的遊戲》S7E03: Hello, Sansa.

《權力的遊戲》S7E02:那不是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