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韓志國與證監會主席達成了幾點共識?

韓志國與證監會主席達成了幾點共識?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5月25日,傳說中被證監會主席請吃飯的韓志國本人終於發表了談話內容和達成共識結果。

韓志國:當務之急是推出三大政策:立即停止對個股與板塊的人為打壓;大幅削減新股的IPO數量;儘快出台大小非減持新規,加快修法完善制度。

「飯局門」事件梳理:劉士余與韓志國究竟達成幾點共識?

5月24上午,一則「經濟學家韓志國批評證監會 傳劉士余邀其共進午餐」的消息刷爆朋友圈。許多媒體大V都轉發了這個消息。韓志國本人也在微博上發布過這條消息。(後來刪除)

到了下午,更有證監會主席劉士余與韓志國交流觀點的內容傳出。
不過隨後韓志國在微博闢謠,表示:網上流傳版本不知是何人編造,純屬虛構。

那麼真正的版本是什麼呢?韓志國到底有沒有和劉主席吃飯?他究竟與劉主席談了些什麼?交流結果如何?

當晚,韓志國只是轉發自己《讓凱撒的歸凱撒,讓市場的歸市場》文章並表態:共識已經達成,還要看如何落實。

而今日,韓志國本人終於公布與劉主席的談話內容,達成共識結果。

韓志國強調了與劉主席達成共識的三大政策:立即停止對個股與板塊的人為打壓;大幅削減新股的IPO數量;儘快出台大小非減持新規,加快修法完善制度。

此外,還在與微博網友的回復中表示自己真的與劉主席交談了兩個半小時,且關於第一條共識已經兌現,接下來會在健全制度上下功夫,大小非減持規範問題以及新股IPO減速完全可以期待。

以下是韓志國回復網友截圖

(上述內容轉自同花順財經)

野人: 給證監會領導的九條建議

韓志國是值得股民尊敬的,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正視股市存在的問題,特別是一些知名經濟學家,基金經理,投資銀行家們和政府官員,主流媒體。當然我理解後者的無聲的沉默,畢竟在目前體制環境下,苟且偷生實屬無奈。

客觀公正上講劉士余能夠與韓志國進行坦誠溝通,說明劉士余並非固執己見的領導,還是能夠虛心聽取他人的建議。劉領導如果有這樣的胸懷,我們還是要給他表揚。

資本市場在2015年股災后,股民對新領導寄予很大希望,我也如此,也曾經寫文章說"股市越健康,越能吸引場外資金。而且大膽預測今年可能就是未來股市十年底部,而且政策底是3000點。"但是客觀上我不樂觀,沒有國家隊護盤,目前指數已經在2500點以下了。

理由很簡單:2015年粗暴去槓桿股災有大批的中產階級損失數萬億,有一批激進大戶和機構壯烈犧牲,剩餘的資金和參與者需要修養生息,資本市場需要完善證券法,立規矩,把存量的企業優勝劣汰,很多垃圾公司必須讓管理層和大股東退位,進行重組優化。

在股市最需要修養生息的過程中,IPO瘋狂發行,垃圾殼漫天要價,而歐美殼公司很便宜。大小非套現鋪天蓋地,新股,次新莊股橫行,大批沒有持續成長性的新股上市,市盈率被炒作到上百倍比比皆是,是這次股災發生的誘因。

2017年三月初,很多專業人士憂心忡忡,對市場發出嚴重預警:市場存在嚴重泡沫,如果不糾正,未來市場很危險。

證監會客觀公正上講還是聽取了專業人士建議,迅速對資本市場進行整頓,應該是有功勞的,具體表現如下:

(1)打擊新股,次新股市場操縱機構,不過手法有些粗暴,讓很多機構直接爆倉死亡,如果通過沒收罰款補償二級市場中小投資者,更能調動二級市場散戶積極性,效果是否更好?

(2)迅速修訂重組和再融資條例,讓重組很難通過,垃圾殼迅速降價,儘管現在還很貴。證監會這樣做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新的條例同時也阻礙了大批優質資產注入部分上市公司,市場難於接受和適應。

(3)打擊很多沒有持續成長性公司高送同時大小非套現的把戲,證監會監管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說沒有見過一送三,讓因此受傷的上市公司、機構、股民抓住把柄進行攻擊造成了市場的混亂,客觀上降低了劉士余的威信。

我認為,證監會嚴格監管市場沒有毛病,值得商榷的是考慮問題不是太完善。處理問題需要更科學,我們善意理解的是證監會或國家高層政策制定者沒有好的智囊團。

目前資本市場最大問題是:

新股發行節奏太快,讓處於需要修養生息的市場供需失衡,特別有一批沒有持續成長性的公司進入資本市場被市場遊資炒作到百倍市盈率,形成新股次新股巨大的泡沫,死死套牢了大批追漲殺跌的散戶,這個損失也未來是巨大的。新股泡沫在2018年、2019年如何化解,希望市場專業人士給國家高層提供更好的意見和見解。

四月、五月如果沒有銀監會的去槓桿突然發力,A股也會跌,只是緩慢下跌而已。造成這次股市暴跌我反覆說粗暴去槓桿是罪魁禍首,與2015年一樣。

但是銀監會是第一因素,證監會是第二因素,專業人士認真分析應該都會得到這個結論,把罪過都推給劉士余不是公正的。

國家是否需要整頓金融腐敗、金融亂象?凡是一個有良知的人都堅決支持。

以我全國多地走訪調研的印象,真正的金融泡沫在地方大量政府債,發改委需承擔責任。國企大量銀行不良貸款,當然少數大型民營企業也有大量銀行貸款逾期。大批的中小型民營企業和家庭貸款基本處於良性。

但是我們去槓桿策略是:

地方政府和國企以及少數民企大量金融槓桿無法撼動處理,家庭住房貸款也不敢胡來。銀監會和證監會最後只好拿資本市場和中小民企去槓桿開刀,給高層一個去槓桿數據交差。

結果是資本市場損失慘重,中小民企貸款利率升高,這次股災影響社會消費至少三年以上。

關於資本市場目前有很多建議,很多人建議先停止新股發行,重新制定證券法立規矩,整頓存量,修養生息。然後再考慮發行新股,哪怕一天十隻。這些建議有一定道理,但是還是比較粗線條。

我提一個建議拋磚引玉:

2015和2017年兩次股災,市場受傷很嚴重,國家這兩年通過抓金融領域腐敗,違規案收益頗豐,國家高層應充分考慮資本市場低迷現象,兼顧各方利益是否可以這樣做:

(1)三年內取消股民分紅稅收;

(2)取消三年股市交易印花稅;

(3)複製歐美重組模式,加快資本市場的優化重組,採取秋後算賬模式稽查,交易數據無法更改,國家查內幕交易和市場操縱很簡單;

(4)企業高送配證監會無權干涉,但是對這些企業二級市場交易和股東套現重點稽查,發現違規違紀嚴懲;

(5)新股發行可以一周發行五到十隻,前提是這些企業持股在5%以上股東和管理層必須承諾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和凈利潤必須五年內有20%以上的年複合增長率,併購同行優質資產複合增長率須提高比例如到30%。否則按照一級股權投資模式對賭協議模式進行對應股份註銷;對於不增長或增長不高的企業提供上市門檻比如凈利潤必須達到2億人民幣。低於這個利潤規模不增長的企業建議發可轉換債券三板掛牌交易,以後利潤做大符合條件就可以主板直接上市,這樣可以迅速消化新股發行堰塞湖。

二級市場歡迎優質公司批量上市,比買茅台更對國家有價值。資本市場反對垃圾公司和不成長公司上市,歐美市場也如此。

(6)所有大小非,董監高不論是否辭職,股票套現原則要更改,比如分五到八年同比例套現,限制階段的股票套現可以轉讓給專業機構,專業機構持有繼續遵守這個原則。

(7)天使股權投資基金達到五年期以上的,可以在IPO上市當天就全流通拋售,當然基金投資規模有限制。上市前的股權投資機構解禁鎖定期限可以五年減持完畢,第一次減持規模可以收回本息,剩餘部分每年同比例減持,提倡專業股權投資基金對企業的共同發財理念……

(8)二級市場啥是投機,啥是操縱必須給公募,私募,土豪大機構立規矩,畫好紅線,觸紅線必嚴懲,國家鼓勵機構和散戶積极參与投機;

(9)鼓勵社會公開舉報監督企業造假上市,二級市場操縱,給予舉報人和證監會稽查局,公檢法執法人員罰沒提成獎勵。罰款比例比如30%給與執法者和舉報者,可以採取新老划斷原則處理這個問題,畢竟過去違法太多了。

如果國家高層在以上九個層面系統設計,股市可能迎來希望。

如果韓志國與劉士余會晤后,國家高層和證監會沒有在資本市場制度設計根本性的重大修改,股市三年內估計還是二八或一九現象。偶爾市場只是間歇性或抽風式的上漲與下跌,大批散戶甚至一般機構被新股和新股泡沫吞噬,股市繼續無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