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不想跟我女朋友睡了。

我不想跟我女朋友睡了。

這句話是某個深夜裡,某個損友在電話的另一頭和我說的,依稀記得語氣中有蛋蛋的憂傷,像閹人剛做完手術一樣。

那時候我正在按摩,留給我的時間只有60分鐘,沒有太多餘地讓我思考,付錢的時候想起損友的這句話,才發現自己十分空虛,越來越冷淡了。

那一刻我想起了墨菲定律:有可能性冷淡的人,一定會性冷淡。

關注女皇的朋友,硬聊,這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1

那個損友叫張保,有個交往了一年的女朋友,據說倆人眼睛都不太好。

張畢業后做新媒體,剛入行的時候,以為編輯只要敲幾個字就萬事大吉,後來在某一個加班的夜裡,發現自家的狗長的很像自己。

有一次去吃燒烤,大家都在聊天,唯獨他低著頭看著手機,我們問他在幹嘛,他說在回複評論,我在他的屏幕里看到一條:

「這麼晚還發稿,小編肯定沒有性生活。」

他敲了一行戲謔的回復:

「其實還是會有的,用手不過幾分鐘而已。」

2

他告訴我,他有時候會喜歡一個人睡。

那天我到他家做客,一廚一衛一廳一房,光線和通風都很好,屋子也很整潔,我坐在他家沙發上時,發現沙發上的套子很皺,枕頭被壓的變形,我在沙發上擺了很多種體位,但他告訴我,有時候他會一個人在沙發上睡。

他說,和女朋友同居久了,也需要自己的一點空間,女朋友睡覺的時候,客廳就是他的私人空間,可以享受一個人的自由。他還說想要一間有書房的房子,女朋友睡主卧,他就睡書房。

因為工作熬夜,他會調6點的鬧鐘,然後在沙發上睡3、4小時,響鈴了就溜回房裡睡覺,一般情況下他都不會提前回房,除非客廳有蟑螂。

面對女朋友的質疑,他會列出一大推心理學說來辯解,試圖把一切都歸於正常。但他心底里明白,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正在有意識的拒絕或減少x生活。

3

對於張保這類一人來說,x生活正在逐漸的被淡化,並不是說他們沒有生理需求,只是它佔據生活的比重越來越低。

我認識的另外一個x冷淡的朋友,他和我說了一句話:「物以稀為貴。」

這句話經常會出現在市場經濟中,人人都喜歡限量版,當限量版變成平民款,也就不那麼珍貴了。如果把話換成情感的說法,則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年輕的時候渴望X生活,一旦長期而穩定的擁有了,X生活就會變成粗茶淡飯,你總不會對著一個碗發情。

他說X冷淡的原因,一方面是激情的消退,一方面是因為太累。實生活中有很多必要的累,但x生活排在最末位。

最後他用近似科普的口吻,向我解釋了x生活的三要素:

它需要佔用時間,短則3秒,長則1小時,除了活塞運動,還要整理著裝、醞釀感情,事後還有一段賢者時間。一場突如其來的x生活,會把整個晚上的工作計劃打亂。

它需要消耗體力,x生活就像是一場搏擊,要消耗不少的卡路里,雙方選手需要忍耐堅持、最後衝刺,一點不比上擂台要輕鬆(3秒鐘被ko除外)。

除了時間和體力,還有一種不能量化的消耗:心緒。

依舊把x生活比喻成擂台賽,選手上場前會有壓力,擔心自己的表現,和對手有沒有精彩的對決。即使台下沒有觀眾,這種憂慮依然會影響每個選手的思緒,如果這次的戰鬥不盡人意,壞心情會延續至下一次。

久而久之,選手就會消極比賽,又或者假裝糕潮。

4

最近看到張保,他還是那麼忙碌,只是臉上沒有了困惑,反而多了些紅潤。

我問他,是不是去大保健了,但他說沒有,他只是妥協了。

剛開始的時候,他只是對另一半失去興趣,後來這個點逐漸擴散,現在的他幾乎對所有x生活失去了激情。

他告訴我,每次在床上的時候,他會無可避免的想起三個問題,我真的需要嗎?有什麼意義?我想要得到什麼?如果得不到答案,身體也失去了動力,這其實是個嚴重的問題,但他已經妥協了。

他還告訴我,根據馬斯洛需求理論,生存是第一層次上的需要,第二層房產,最三層才是x生活。當前兩者的壓力接近於無限大的時候,x生活便成了他的炮灰。

隨著年紀增大,人對x生活的需求便越來越少,每個人最後都會變成x冷淡,只是生活中的各種壓力把它提前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自我安慰,或許真的應了那句話:人最終都會紫了葡萄、黑了木耳、軟了芭蕉,早晚的問題罷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