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香港福羲國際拍賣集團:海上絲綢之路,黑石號沉船出水瓷器!

香港福羲國際拍賣集團:海上絲綢之路,黑石號沉船出水瓷器!

不論是航海,還是發展社會和經濟,至今我們都在夢回唐朝。面對曾經的輝煌或偉大的航海故事,總有人希望復原歷史。2007年,阿曼蘇丹國依照古 阿拉伯的造船方式,復原了一艘9世紀的單桅風帆船,從阿曼出發,沿著原海上絲綢之路線路,依靠風帆為動力,歷時5個月的時間,到達新加坡。以今天的航海技 術而言,這是一個時間太長的旅程。但身體力行的意義,可能更有助於人們理解古代海上貿易,理解「黑石」號。

2002年左右,為了籌劃一本關於長沙窯的書,當時還是湖南美術出版社副社長的鄒敏訥與同事到達新加坡,希望獲得一些關於「黑石」號的圖片和線 索。彼時,距離1998年「黑石」號被打撈出水,已經過去了4年。考察結束,臨行前,新加坡博物館贈送了一隻未經過脫鹽處理的瓷盤給鄒敏訥,上面包裹著海 鹽的結晶,在7月28日長沙市博物館開展的「黑石」號瓷器展上,這隻瓷盤靜靜安放在架上。

「黑石號」復原船模及其復原畫

「黑石」號打撈者開出「天價」和「整體購買」讓文化部門卻步

事實上,自1998年「黑石」號出水,到2002年,再到今年2014年,「黑石」號上的器物引起國際國內的很大關注,但展覽卻只在新加坡辦 過。「這個事件美國的國家地理做過報道,他們(新加坡)原本是打算從新加坡開始,到美國再到歐洲進行展出,包括十幾個國家,其中有3站,北京、上海和 長沙,但出於一些原因,結果就新加坡展出過,後來就再也沒有展出過了。」鄒敏訥說,國際上對「黑石」號很關注,但其實也產生過很大爭議,而爭議則主要來自 「黑石」號打撈的非法性。

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青釉褐綠彩飛鳥紋碗

尋寶性質的海洋打撈需要得到當地國家的允許,並規定打撈範圍和打撈目標。據鄒敏訥說,1998 年,德國人沃特法起初獲得政府許可打撈的目標並不是「黑石」號,而是「黑石」號沉船點附近的另外一艘明代商船「鷹潭號」。「那艘船比『黑石號』要大一些, 而且在德國人打撈之前,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鄒敏訥說,「鷹潭號」的沉船海域海水更深、打撈難度更大,之前許多曾有意向打撈它的人都無功而返。沃特法同 樣沒有成功,轉而發現了在其附近的「黑石」號。

黑石號中打撈出來的瓷器

「打撈『黑石號』他應該是沒有許可的。」鄒敏訥說,根據規定,打撈出水的寶物需要向打撈地所屬國交付一半左右,「但是印尼那個地方比較亂,估計 當時的中央政府也沒有管理,德國人也知道當地的形勢,就跟當地的政府打好交道,最後可能是交出打撈寶物的一半,也可能是三七開、四六開,這個就看他去談判 了。」

2002年左右鄒敏訥一行人去到「黑石」號沉船點時,隨行的潛水員還從海底撈上兩塊「黑石」號的船板,當年沃特法並沒有將這裡打撈乾凈。考古發掘跟商業發掘不一樣,「如果是考古發掘,那麼針對這艘船,我們要按照船當時的樣貌,每塊船板原本是哪裡的,一塊塊測算好位置,整體發掘。」鄒敏訥說,沃特法等 於是只管將船上大部分有價值的器物打撈走,近似海盜行為,這也是國際上對此事件的最大爭議。

白釉綠彩高足長柄壺」,其高逾1米,壺身刻有菱形帶花葉紋樣,或為河南鞏縣窯(約公元825-850年)所制

考古發掘的國際慣例,是發掘出的物品若有明確歸屬者,則屬於歸屬者或其後人。但「黑石」號上並未發現有明確證明其主人身份的線索,亦未發現航海筆記或任何歷史記載,因此則屬於沉船海域所屬國家,即印度尼西亞政府。

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白釉綠彩高足長柄壺」的頂部龍頭特寫

自 2002年開始,國內的揚州市博物館、上海市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都曾對「黑石」號上發掘的這一批寶物提出了購買意向,但被開出了4000萬美金的價格要 求整體購買,另外根據沃特法和印尼政府簽訂的合同,印尼政府也擁有這批寶藏的一部分,分配方案未達成一致,一直被延期拍賣。最終,新加坡某機構於2005 年出資3000餘萬美金將其整體購入,「黑石」號寶藏最終落戶新加坡。

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白釉綠彩魚底吸杯

「黑石」號長沙窯瓷器價格並不算高,但「收藏是因為對故鄉的眷戀」

鄒敏訥為「黑石」號的長沙窯瓷器前後去過新加坡數次,比如2004年時,湖南省博物館想收購一部分作為館藏,他也一同前往。「實際上國內擁有 『黑石號』上瓷器的人也有很多。」鄒敏訥說,在沉船出水問世之前,其實也有一些零散的物品流出,大都為當地漁民在海岸邊獲得。而大約2001年左右,就有人通過向漁民收購,再往國內兜售「黑石」號瓷器了。

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唐青花瓷器

因為沉船寶物剛剛面世,而對長沙窯的發掘研究也不過是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一時間,藏家們並不太敢購買這些瓷器。

「2002 年左右,我們剛到新加坡時,我記得在當地市場上看到過一些『黑石號』的瓷器,當然色彩不是特別好的,但是很完整,大概是200到300美金左右一個,那時 換成人民幣就是2000多塊錢,要是在國內,根本看不到這麼便宜的東西。」鄒敏訥說,隨著對「黑石」號和長沙窯研究的逐漸深入,至2004年,他再去當地 時,更差一些的器物價格都開始上漲至1000美金了。

從「黑石號」沉船上打撈起的「盈」字款白釉綠彩瓷碗,是皇家大盈庫瓷器

價格看漲,人們對「黑石」號藏品的認識水平也在提高。藏家們對「黑石」號長沙窯瓷器,基本上都能看個大概。畢竟是因為有了「標準」,一件器物拿 來,把它和新加坡收藏的那一批物品做個比對就能知道。

同樣是長沙窯,看器形和胎釉也能知道它是屬於哪個時期。初唐的長沙窯胎質較粗糙、欠堅硬,呈暗紅色, 釉層顯薄,釉色青中發黃;而唐中後期,胎色基本為深灰色或淺灰色,胎質則較前代堅硬、精細。

以器形而言,以長沙窯的壺器為例,它的底足有一圈外撇,可分為 平底、壁底、圈足等,按照年代,分別為長沙窯在唐早期、中期和晚期的造型特徵。長沙窯本身的燒造技術和審美在改變,作為晚唐的航船,「黑石」號瓷器本身也 烙印著時代的特點。

在藏家的眼中,大部分作為實用器皿的「黑石」號長沙窯瓷器價格並不算高,但其價值卻要從不同的角度看待。

拍賣是否成功關鍵還是看拍品的品質,如果依靠拍賣形式的創新,忽視提升拍品的品質,恐怕不會有質的改變與成交的希望。如果你有古玩精品想拍賣或者參加拍賣推薦會請即與福羲國際拍賣公司客服經理或授權徵集點客服經理聯絡,洽談市場趨勢與托售事宜。

在「保真」一時半會還難以推行的情況下,福羲國際拍賣行某些業務板塊立即推出「保真」,切實可行。保真是前提,確真才是目的。「確真」,是藝術品拍賣業的靈魂,是底氣,也是生存之道,營銷之道,更是生財之道!福羲國際拍賣集團動用了2000萬美元的本錢在其藝術品的擔保寄賣業務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