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朱新建:我想走齊白石和關良之間的那條路

朱新建:我想走齊白石和關良之間的那條路

點擊下方藍字搶購書畫優盤

高清:3800幅古代繪畫圖庫,27G歷代經典書法套裝,4100幅西方大師經典油畫,臨摹學習絕佳素材!

本文節選自《徐龍森寫朱新建》

新建作畫如拾芥子,偶爾會和我一本正經地說,龍森你覺得我畫的是塗鴉吆,其實我是想走齊白石和關良之間的那條路,接著續續叨叨地談齊白石和關良。我插了一句,最終你還是喜歡關良且想把關良撂倒,齊白石的功力不是你在乎的那種。新建回說,齊白石用筆至此你還想幹嗎?關良是另開了一扇門而逃之夭夭,至今回想新建真是開宗立派之人,腦子好使。

新建屬蛇,53年出生,我56年出生,比我長三歲,可是從藝術成就,社會練歷資歷簡直如我長輩,差點脫口朱老師。新建見面開口便是:龍森,上你這討口飯吃,就叫我新建。一下子就確立了朋友關係,嘿嘿!第一次有人用純爺們的江湖作派和我說話,由此,我便也成了江湖中人,直至今天。

在1990代初,上海最火最時尚當屬徐家匯東方商廈。當我將第一筆畫款支付新建的當天,新建即請我到了東方商廈六樓歌廳,玻璃在各色燈光作用下令人目眩,那時並沒有小姐什麼的,只是接待服務生穿著銀色的閃光長裙,天哪,生活被打開另一扇窗。回想起來新建歌喉還真一般,節奏僅是沒跑調而已,日後最愛聽他唱"風吹來的沙"和那什麼"一張張票根",完整地刻劃出新建內心那浪子之情感,晚上這傢伙就住進了上海希爾頓,揮金如土的由來總算有答案了,上海老知青有句話"今日有酒今日醉,那怕明天喝涼水",朱新建活在當天。

上個世紀的上海大閘蟹,可不是今天的大閘蟹可以同日而語的。那股子香,透著江南晚秋楓葉的紅,胭脂般誘人的膏和瑪瑙凍似的凝脂,新建能吃能喝,隔三差五會問大閘蟹的近況。

時值臘月,一天我和新建說,我用五糧液浸了拾只四兩重的大閘蟹已經二天了。新建平時總是頭略帶歪噘起嘴跟我說教,嚴肅得很,得意處會自嘲式乾笑二聲,那天一提酒浸大閘蟹,還沒等我說完,只見他二眼猛睜,突然淫聲說:去去去,趕快去吃,連嗓音都啞了的猴急。喝著溫好的紹興黃酒,我吃了一隻,提醒說,酒浸的蟹特涼,寒氣重,不能多吃,況且這蟹個大。新建回說,龍森別他媽的小器、回頭我畫張大閘蟹給你,說話間連吃三隻,摸了下嘴說唱歌去,我心想也好讓這傢伙散散內寒,還點了瓶芝華士,不讓他喝啤酒。接下來的三天,這丫光喝粥,苦著臉笑地說,龍森你媽的也太不仗義了,畫了三隻大閘蟹一壺酒,旁題大豐新建制。這畫後來被貓撕了。

男人在一起不談女人才怪。新建回南京約一周了。早上我一般會在九點左右到畫室,只聽見畫室里有女人聲音,心想聊齋啊,門鎖得好好的。打開門,新建正席地作美人圖,新建的美人圖總是題"你到底愛誰"之類卡拉0k的歌詞。

見我進門,冽嘴賊笑,昨晚回晚了沒好意思讓你半夜來開門,鑰匙丟在南京所以爬窗敲了塊玻璃,回頭畫張畫賠你。二樓爬窗怎麼上啊,落水管呀,服了。趁著那女孩外出給新建買可樂,我問又換了一個?新建說什麼換不換的,這和畫畫不是一樣新鮮什麼。這樣也太隨便了吧,我遲疑地說。

沒想到新建突然很嚴肅地看著我,龍森你以為我朱新建那麼無聊嗎?看我尷尬,接著說,嘿,龍森你不懂,以後你懂了就會明白,俗話說"牝不回頭,牡上不了",讀懂了女人,我為什麼不成全自己。我繼續討教怎麼去領會,心想日後也可怎麼怎麼地,心裡正偷著樂,不想新建回應說:這可說不明白了。一怔之後我撫掌大笑,和畫畫一樣,天份!新建拖了一句,男女之事也靠本真。

新建對民間灶台上的壁畫甚感興趣。他曾經問我,自己的作品是否象塗鴉,是否有江南灶台上壁畫的那點意思。我們也曾經對民間繪畫作過較深入的交流。他對古籍版畫插圖亦是頗感興趣,版畫的好自是不用說;但我們共同認為民間畫工那種特不專業的用心直撲的那股子"興"更動人心意。

新建好紅燒肉,因牙口不好喜歡煮透來吃,亦好酒,但不是我那種依賴,他是從酒神精神中去體驗和貫徹徹底的那一種,這就是朱新建悟性厲害的地方。

新建怕狗,見狗即刻貼牆根人成彎形走路,色膽包天的新建此時膽色全無。

新建內心是一直得意於自己書法的,但總覺得別人不懂他那種折釵股筆法的虯勁和率真,他曾反覆問我,龍森你覺得我書法怎樣,每次我都調侃他字比畫好。不知他是否藏有很多書法,若沒有則散落在美人圖中了。

談朱新建是無法不談及新文人畫,2002年在南京朱新建家我問過新建,把你歸入新文人畫且是代表人物,你是怎麼看的。新建笑了笑,然後認真地看著我說,龍森,我只管畫自己的畫別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這些亂七八糟事我不管。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09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