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愛無能:我們都回不去了」

「愛無能:我們都回不去了」

「 陪 你 一 世 晚 安 」

Y

一 生 , 兩 人 , 三 餐 , 四 處

愛無能:我們都回不去了

文 / 不知名的小帥哥

01

老林總是很經常跟我說,現在真的是一個愛上一個人很難的時代(能用到時代這麼老氣的字眼,也只有上了年紀的人才會這麼用),因為上一個人比愛上一個人容易得多了。

現在上一個人大致上有兩種途徑。

第一種是直截了當地來一句「約嗎」,陌生人之間約好時間地點解決一下生理問題,男女男男女女雙方各取所需,明明白白,只上床不談情不廢話不拖泥帶水。

相比第一種而言,第二種戲份就比較多了——在曖昧的名義下,你陪我聊聊天,我陪你吃吃飯,說兩句虛假的情話,看一場目的鮮明的電影,喝點小酒撩撩氣氛,順其自然地就去了賓館。

想確立戀人關係?不可能,咱兩也就一場露水姻緣。用戶體驗好的話可以來幾發回頭炮,要是你非得走心,那咱們還是互刪,感恩炮過吧。

畢竟我把你當炮友,你居然想當我對象?這就有點過分了啊。

02

如果約炮有炮德的話,第一條就應該是,只走腎不走心。

當然了,如果你清楚對方只想約炮,還飛蛾撲火似地獻身,那就請你不要給自己加戲了,要知道走心是對約炮最大的侮辱。

有個冬粉在後台上私信我說,有個男生每天都陪她聊天,時不時表示出對她的好感。她慢慢依賴上他后,這個男生來到她所在的城市,陪她約會了一整個周末。

兩個人很開心地做了情侶都會做的事,看電影啊,去遊樂園啊,牽手散步啊,當然也包括啪啪啪。男生走了以後,就沒主動聯繫過她了,她每次主動找他聊天,他都很冷淡,甚至不回。

她問我:「他們這算什麼關係?」我說:「他有跟你確定關係讓你做他女朋友嗎?她說,沒有。」

「那不就是炮友關係嗎,還能有什麼關係。」

她還不死心地反駁,「可他說喜歡我啊。」聽得我只想翻白眼,現在的女孩都這麼好哄了嗎?別說「我愛你」「我喜歡你」了,精蟲上腦想睡你的時候,他叫你一百聲「媽媽」都願意。

你以為他愛上你,其實只是想上你。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最起碼的判斷能力要有的吧。他都不跟你提談戀愛,一切曖昧不就是明擺著給打炮做鋪墊嗎。

放聰明點吧,大多數人可以跟任何人上床,但只跟喜歡的人談戀愛。當他下了床就不再找你時,希望你心裡能有個清楚的答案了。

儘管我不反對約炮,但我也不會鼓勵誰去往這方面靠,原因之一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走心的人受傷的幾率太大了。

另外,更多的,是害怕你變成約炮屆的老司機之後,再也無法輕易愛上一個人,變成一個愛無能患者。

03

張愛玲說過:「陰道是通往女人心靈的通道。」現在也不止女人,在男男的世界里,「肛門也是通往男人心靈的大門。」

大多數人都會容易因為身體上的關係而產生精神上的寄託,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那麼容易能夠做到「性愛分離」,到最後往往會讓自己深陷泥沼無法自拔。

畢竟做愛真的比談戀愛要容易得太多了。

當你約到一定境界的時候,你就太知道要如何把人撩上床了,了解獲取快感的捷徑,又怎麼有耐心陪身邊的人慢慢磨,花上大把時間,和你的另一半一起去爭吵磨合,去度過那些枯燥的生活,去談一場麻煩的戀愛呢?

你對戀愛的耐心,大概早就在速食做愛的生活中被侵蝕而盡了。

遊戲好玩,不是好玩在贏,而是每一個補兵、每一次配合,每一次進退,讓你手上的英雄越來越強,儘管最後有可能會輸,因為難,這種回報更有價值。

戀愛美好,也不是美好在高潮時的那幾秒快感,而是每一次磨合,每一次爭吵,每一次溝通,都讓你和身邊的愛人越來越親密,儘管在這個過程中也可能會分手,但也正因為這種風險,才讓愛情的果實如此甜美。

在那些可以肆意相愛的日子裡,總覺得一輩子只會愛一次。

後來,隨著我們愛過睡過的人越來越多,我們開始變得不想去肆意相愛,甚至對愛不認真起來。愛一個人就是你會留在我身邊,我就將就著也愛下你。你要離開了我也不會挽留,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不知所云的愛情,享受著別人的愛總覺得對方不夠愛自己。

為愛人做了一些應該做的小事就疑惑自己在愛里是不是付出的太多;喜歡有人寵愛的感覺,喜歡有人追你,可一談到感情就覺得噁心;感覺全世界都有了好的歸宿就只剩下了自己孑然一身。

在這小小的世界里,有著太多你我這樣的愛無能患者。

04

愛無能的核心表現為肉體上不拒絕異性,內心卻缺少熱情,無法從精神上建立對異性真正的熱愛。在放棄愛的過程中,人們通過金錢和肉慾化來掩蓋自己對愛的無能,並將愛情最大程度物質化。

在我們這個時代,物質化的愛情很正常,它是一種很實在的愛情觀。愛無能卻是一種不太健康的存在,它遵從物慾卻無法進行精神交流,這顯然與正常的感情需求相悖。

從成長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一個人的人格特徵形成與基因遺傳、成長環境、社會意識形態密切相關。也有一些心理學家把愛無能歸罪於父母失敗的婚姻關係,或者對於失戀的不正確處理。

但我個人覺得,時代的影響才至關重要,我們處在一種極為看重效率的時代,工作、閱讀、培訓、玩樂,任何事情都要講究更高效率,即快節奏生活。當整個社會的節奏逼著人們加快速度時,精神層面的享受,也要重新調整規律,愛加速度之後,就是更快的發生關係,但快速發生關係卻不能成就愛情。

但把愛無能的歸因全怪罪到社會並不是嚴謹的討論。身為一個已然心智發育成熟的個體,主動尋求失去熱愛的根源,找到一些解決之道,重新尋回對異性的熱愛,建立一樁親密關係,這是人生在世最美好的身心體驗。

幸運的是,有些愛無能者表現出來的實用主義和淡定,會讓很多本身也對愛情不抱熱情的異性著迷,因為對TA來說,愛無能者表現出來的是一種成熟的社會認知態度,不談情緒上的愛不愛,也能相安無事的生活。

只是,不是所有愛無能者都這麼幸運,經濟能力弱,又不能用飽滿的情緒去追求愛的loser,TA們無疑會成為愛無能情緒最大的受害者,生活按部就班,內心孤獨冷清,形同走肉。

我們總是會懷念那些相信一生只會愛一個人的年紀,畢竟我們都回不去了。

05

我們總在問,真愛到底是什麼東西?

人總是這樣越是口口聲聲想要找尋的東西心裡就越不相信。因為怕受傷就封閉起了自己,寧願把自己放逐到荒無人煙的曠野,也不願在摩肩接踵的城市游弋,生怕哪次擦肩就引來不該有的愛情。

我們總以為愛情能填補人生的遺憾,然而製造更多遺憾往往是愛情,說起來,真懷念沒有相隔多久的那幾年,那般相信愛情和相信戀人的年紀。

愛過和被愛過的我們居然有一天也會不相信愛情,真可悲啊,終究愛情殺死了愛情,我們都回不去了。

06

聽人講起「我不喜歡這世界,我只喜歡你。」總覺得那是十六七歲年紀的愛情。那個時候愛一個人真的是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他。

總是會悲觀地講一些有關愛情的胡話。我不要朋友了,我不要家人了,我不要這個世界了,我甚至也不要自己了,只要你愛我就好了,我好好愛你你就好好愛我好不好?

也總是會憧憬著有一些關於愛情的幻想。我什麼時候才能牽你的手呢?你什麼時候才能抱我呢?我什麼時候才能親你呢?想要快快長大可以沒有爸媽管,然後我就可以嫁給你。

我甚至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希望男孩像你,但是我們最後還是沒有在一起。

曾經之所以被人懷念。就因為它回不去,故事的主人走了,不過,故事還在。

或許,最好的緣分,不是在人海中相遇,是不在人潮中走丟。最好的結局,不是在一起,是不忘記。

好像每個人在感情面前都是「固執」和「偏執」的矛盾結合體,尤其在於對於曾經喜歡過的人的專心致志的懷念。但是,世界一直在變,貌似始終堅持如一的自己也抗拒不了改變的結局。

於是多年之後,當和懷念了多年的人再次相遇,我們竟悲哀的發現,懷念的人已經變了樣子。他消失不見了,不知道是他成為了另一個人還是自己成為了另一個人,在幽暗中長久渴望見到的那個人,他出現的那一刻,竟成為了在我們心中死去的那一刻。

我也曾經深愛過一個人,我們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一起去超市,一起生活,用同一條毛巾,蓋同一床被子,一起想想之前發生的事,一起暢想未來又會發生什麼事。

現在再想想,原來我什麼也沒忘,但我們都回不去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