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靠貿易戰恐嚇中國是場危險遊戲

靠貿易戰恐嚇中國是場危險遊戲

北京時間8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一份行政備忘錄,正式授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審查所謂的「貿易行為」,包括在技術轉讓等知識產權領域的做法。該調查將會依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款開展,因此又被稱為「301調查」。對此,外界普遍充滿擔憂,認為川普終於發動了對華貿易戰的第一場戰役。

事實上,自川普上台以來,中美關係大致保持了積極穩定的態勢,而經貿關係又一貫被視為中美關係穩定的「最後一塊壓艙石」。在當前波譎雲詭的國際局勢下,美國為何突然向發難,這背後恐怕有不少值得思考的因素。

其一,當前美國國內矛盾日趨激烈,此舉有轉移視線之嫌,也是美國曆來慣用之手段。川普上台數月以來,從內政到外交都未能展現出超級大國應有的特色與風采。包括川普本人在內的多名高級幕僚或背後政治人物深陷「通俄門」泥淖之中,白宮及各個部門的主管高級官員或頻繁辭職或被曝早已萌生退意,近日佛吉尼亞州爆發的種族主義衝突更攪得朝野焦頭爛額。由此可見,川普政府從內政到外交均沒有形成完整理性的政策框架,不得不祭出了老套路。

其二,川普本人不成熟的政治品性是此次對華貿易調查行動啟動的重要催化劑。眼下,朝鮮半島局勢極為危急,需要中美積極合作尋求緩和危機的辦法。然而,川普卻固執地認為,沒能配合美國的行動,因此要借貿易審查進行報復。更讓美國職業外交官和高級幕僚感到尷尬的是,雖然他們在儘力安撫,再三申明這兩件事情之前並無聯繫,而川普本人卻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這就是報復。管中窺豹,可見川普的執政風格始終沒有擺脫商人的籌碼遊戲,與政府官僚系統也缺乏基本的溝通與協調。

其三,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及美國一些企業集團總裁在背後發揮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萊特希澤是典型的對華貿易強硬派,他曾在《華盛頓時報》上發表文章,批評政府通過「操縱貿易」使製造業的工作大量流向。另外,川普上台以來,儘管通過高峰會談、貿易談判等場合為美國大公司爭取到一些利益,但遠遠不能滿足這些資本大鱷們的要求。他們強烈抱怨來自的競爭嚴重打擊了美國企業的活力,損害了美國的利益,因此強烈要求川普政府採取更嚴厲的措施。

其四,從大戰略來說,推出「製造2025」計劃,希望成為無人駕駛汽車、醫療設備、半導體、人工智慧、機器人以及其他很多技術領域的主要製造國,這毫無疑問引起了美國政府及相關領域美國公司的擔憂。高科技領域一向是美國對華出口的關鍵盈利領域,同時也是美國希望牢牢掌握全球領導權的底氣所在。從這個意義上說,儘可能拖延的步伐,當然是一項必需的選擇,因此川普此次貿易審查行動的重點也順理成章地放在了知識產權與技術轉讓領域。

總的來看,此次行動帶有極強的政治目的性,雖然未必會真的採取極端手段與進行貿易戰,但恐嚇威脅的目的是非常明顯的。在合適的情況下,我們也需要採取一定還擊措施使其嘗到教訓,促使川普政府回到維護中美經濟關係正常發展的軌道上來。 (作者系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助理研究員)

「301條款」究竟是什麼?

不論從歷史還是「301條款」的具體規定來看,它都更像是一款美國為自己和競爭對手量身定做的貿易「法外神器」。

最早的301條款版本來自於《1974年貿易改革法》的第301節,其核心內容即為當美國認定自己的貿易權利遭到外國「侵犯」時,美國可以立即採取行動消除這些「侵犯」。

「301條款」的第二個版本「特別301條款」則主要針對知識產權保護進行了規定,並賦予美國貿易代表絕對權力,當其認定某國的的貿易做法對美國知識產權不利,此時美國有權單方面採取貿易制裁措施,如徵收高額關稅和限制進口等。

第三個版本即「超級301條款」,將貿易報復權由總統轉移到貿易代表辦公室,使貿易的談判者和貿易的執法者合二為一,賦予貿易代表辦公室更多的談判籌碼以減少政府對貿易代表辦公室採取報復措施的干擾。

此前,美國運用「301條款」在上世紀60年代打擊了崛起中的歐共體,鞏固了其經濟霸主的地位。還在上世紀70及90年代兩次利用「301條款」擊垮日本,導致日本經濟的「滯脹」,在90年代初還引起了日本國內地產和股市的泡沫化。

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世貿組織成立以來,這一規定在美國已被漸漸棄用,不過,美國也從未放棄「301條款」調查的單邊報復作用。2010年,也曾遭到過美國單邊發起的普通「301條款」調查,但最終中美談判達成一致,美方未採取措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