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老市長朱鎔基為何對這位書畫家說:「你搞傳統藝術,你的言行都要符合」

上海老市長朱鎔基為何對這位書畫家說:「你搞傳統藝術,你的言行都要符合」

什麼叫一氣呵成?不是指一幅畫一次就畫好,而是指一幅畫畫了一個禮拜,但看起來是一口氣畫好的,這才顯示出功力。

和張國恩先生約在他浦東郊區的家中,那天凌晨三點他剛從香港飛回上海。上午見面的時候,他上身白色背心、下身休閑短褲,腳上穿著一雙拖鞋,頗有幾分隱士的樣子。白色背心上留著星星點點的墨跡,握手時還能從掌上看到絲絲墨漬。二樓是張國恩習字的地方,還沒走上去就能聞到一股濃重的墨汁味,地上、桌上、樓梯口堆滿了寫過字的宣紙,「這些都寫得不好,要拿去燒掉。」

從6月30日到7月5日,作為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系列活動——吳昌碩第四代傳人張國恩「海上新力量 吳墨點恩」水墨藝術展在香港荃灣的天趣藝術館舉行。張國恩帶著30多件精心挑選的作品前去參展,「活動很成功,這個成功不是我的成功,而是我們國家傳統藝術的成功。」

在我們交流中,張國恩一直稱吳昌碩為「吳昌碩公公」或者直接稱之為「公公」,「我們都是他的孫子輩」,而讓他高興的是,參觀過他書法展的香港市民,不少也學著他的叫法,稱吳昌碩為「公公」。

上觀新聞:你是怎麼選擇赴港參展作品的?

張國恩:我想借慶回歸之機,把吳門書畫展現給香港市民看,於是選了傳統的石鼓文、篆刻以及石榴、荷花等畫作。

我一開始準備了60多件作品,但現場實際展出了33幅作品。這主要是考慮到展館的布局,它雖然可以放100多幅字畫,但這樣就太壓抑了。參觀的人多加上字畫多,氣場就不舒服。所以,我們就決定只放30多幅作品,這樣恰到好處。我不僅希望書畫美,也喜歡給觀眾一個美的觀展空間。

上觀新聞:香港觀眾的反應如何?

張國恩:我在藝術展上遇到了一位80多歲的老人,他來了4次,幾乎天天都來,他說看到了想看的東西。原來老先生喜歡收藏古代字畫,也收集吳昌碩公公資料。他把收集到的所有公公資料送給我,我很感動。

我覺得,香港觀眾讚賞的不是我個人,而是讚賞書法。而我能做到的,就是更好地傳承吳昌碩公公的技藝,亦步亦趨地學他的筆墨精華,把學到的東西移到紙上,然後再到香港傳播傳統文化。

在香港,當地人對藝術品鑒呈兩級分化——年紀輕的,更喜歡西方藝術,年紀大的,則比較青睞傳統藝術。這就有個問題,我們如何做才能讓香港青年人對中華本土文化產生吸引力?

上觀新聞:也就是說,要告訴香港朋友該怎麼欣賞好一幅傳統字畫。

張國恩:就拿這幅石榴圖為例。你首先看這塊石頭,要感覺「敲之有聲」,在這麼薄的紙上有了層次感。再看葉子,感覺能捏得出水。因為葉子很厚實,那麼結出來的石榴也就很飽滿、很水靈。接下來看整體,樹榦、葉子、石榴三部分要融為一體,石榴果實水靈靈的,葉子如果是乾枯的,那就放不到一起,也沒有了生機,同樣,樹榦要有韌勁,蒼勁有力,配上石榴的笑口常開,那麼就和諧了。最後從布局上看,下面大,上面小,結構很穩重。

我一直認為,「書畫」是書在前、畫在後。書在古代有「如」的意思,也就是「像」,最早的象形文字也起源於畫。也就是說,沒有書的基礎,畫就沒有生命,應該是用寫字的筆畫畫,用畫畫的筆寫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交替。

上觀新聞:這些都是你習字30年的心得。

張國恩:在展覽快要結束的的時候,來了一位香港藝術家。他說,現在要有自己的風格。我很嚴肅地告訴他,為什麼要有自己的風格?你最終是要形成自己的風格,但這是要有積累的。在起步的過程中,不學傳統文化,不學公公的技法,只想有自己的風格,這行嗎?

30多年了,我還覺得自己是在學習中。傳統文化像一條河,冒出的水可能只是涓涓細流,但匯到下游就成了驚濤駭浪。我們的藝術也是這樣,不可能立刻形成自己風格,有自己風格的前提是先要傳承好前輩技藝,想很快成名就是一種浮躁。在當代藝術和西洋畫派倍受追捧的當下,我還是執著於傳統的水墨領域。

他被我說服了。我想,佛教裡面有個詞叫「渡化」,能渡化一個是一個。

上觀新聞:你有沒有當場潑墨?

張國恩:沒有。第一,是因為參觀的人多、時間也緊,第二,我認為真正的藝術並不在於能否當場潑墨。現在有的人把潑墨當成了一個載體,人家拍他的照片。過去我也覺得當場揮毫潑墨好開心,一圈人圍著我。但是你如果沒有很好的功底,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你當場潑墨,懂行人一看就知道你幾斤幾兩了。

什麼叫一氣呵成?不是指一幅畫一次就畫好,而是指一幅畫畫了一個禮拜,但看起來是一口氣畫好的,這才顯示出功力。

上觀新聞:聽你朋友說,你在上世紀80、90年代就已經小有名氣了。

張國恩:那是朋友們的謬讚。那時候我也就30多歲,一次上海市代表團要出訪日本,我為代表團準備了一些字畫,當時壓力很大,就怕寫不好、畫不好,愧對上海,愧對傳統文化。

當時上海市長還是朱鎔基,他有一張很嚴肅的臉。一次我們兩個人一起吃自助餐。朱市長說,「你的頭髮太長了,可以剪剪了。你搞傳統藝術,你的言行都要符合。」這張照片就是我和他當時的合影,當時我頭髮確實很長。朱市長對我的要求,也成為我日後埋頭苦練傳統技藝的動力之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