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書房待客(中)

書房待客(中)

點擊上方「圓明園遺址公園」可以訂閱哦!

書房待客(中)

來自圓明園遺址公園

00:0006:38

「嗯?怎麼還不出來呀?哎,和珅,他們這府你來過嗎?」

「來過,我來過,他這府沒多深哪!」

七王爺說:「我也來過,沒多深。他怎麼這麼半天哪?」

和珅說了:「爺,怎麼這麼半天?您得說他們這兒規矩大呀。羅鍋兒他有主意呀,要想見就見,不想見就多綳會兒。哎,王爺,如果有朋友到府上找您去,您敢在屋裡頭睡個晌覺再出來嗎?」

九王爺說:「我沒那派頭兒。」

「哎,他可就有!」

「啊?睡個晌覺?那得多咱哪?!別的不說,萬歲還在那兒等著咱們回朝交旨哪!這個……這,別耗著啦,乾脆,這麼辦得了,咱們往裡闖吧,不要緊,我頭裡走,闖出錯兒來,有我哪!」

往裡走,九王爺頭一個兒,七王、八王跟著,和珅也進來了。一進二門兒,轉過影壁,九王爺一瞅,鼻子都氣歪了。怎麼?張成、劉安,下上棋啦!

小竹椅子,小竹茶几兒,上面兒擺著棋盤,啊,張成叼了個小煙袋兒,劉安端著個小茶壺兒。

「嗯,支士!」

九王爺一瞧,噢 ,下上啦!嘿!

「哎!讓你們回事,你們下上啦?」

劉墉囑咐他倆啦,怎麼氣人怎麼說呀,他倆也真有主意。

「哎!讓你們回事,你們下上啦?!」

叼著小煙袋兒洋洋不睬,一抬頭:「哎,來一盤兒?」

「來一盤兒?誰……誰跟你來一盤兒呀!怎麼說話哪這是?我跟你來一盤兒呀?啊?!讓你們倆人回事,你們怎麼跑這兒下棋呀?!」

「嗯,不忙!」

「不,不忙?!你們不忙,我忙!」

「哎,好……,拱卒!」

「你還下呀?!你們這倆小子,啊?這是怎麼說話哪?別下啦!再下,我給你們胡摟了,讓你們倆人回話!」

「啊,跟王爺回,回話回啦。」

「回啦?回啦你們中堂怎麼不出迎啊?」

「哎,出迎啦。」

「出迎啦?我怎麼沒看見哪?」

「那是……(冷笑后猛收)嘿嘿嘿嘿,您要看不見!」

九王爺說:「你這是跟我說話哪?你還跟我冷笑熱哈哈,『嘿嘿嘿嘿,看不見』!怎麼了你?看不見?在哪兒哪!」

「那不就在您身後頭哪嗎?」

「胡說!在身後頭怎麼能看不……哎哎哎,怎麼回事?」

一看哪,劉墉真在身後頭跪著哪,穿著一身兒山東繭綢的褲褂兒,山東皂鞋,腰裡系著個搭包,搭包上拴著個小煙袋兒,也沒戴帽子,小辮兒象好幾天沒梳了似的,都起綹子啦,跪在那兒,搖頭晃腦直嘆氣:「唉!這年月呀,勢在人情在,勢利不在人情算瞎掰。剛把官兒丟了,帽子沒啦,啊,三位王爺來啦,我們這兒跪著迎接,王爺都裝著看不見。」

九王爺說:「咱可別虧心哪?!這是多咱哪?看你說的,我們就那麼勢力眼嘛,你這官兒剛沒了,跪著迎接,我們都看不見,嗯,你多咱迎接我們啦?」

「我要沒跪著迎接您,我能知道嗎,啊?他們倆剛喊了頭一句,我就出去跪下啦。您一扭臉兒裝看不見,待會兒你就問和中堂,您說:『怎麼這麼半天還不出來呀』?和中堂那兒就說啦:『要有人到您府上拜望,您敢在屋裡睡個晌覺嗎?』你說:『我不敢』。和中堂說:『劉墉就敢』。您說:『那可受不了。乾脆,咱們往裡闖』。您就領頭兒往裡走。我要沒迎接您,這些話能聽到嗎?」

九王爺說:「不對吧?這麼大中堂,門後頭站著聽賊話兒哪,是在門後頭哪吧?」

「嘿嘿,沒在門後頭……我在門房兒哪。」

「哎,一樣啊!你在門房幹嘛呀?」

「爺,門房那兒有個後窗戶,我扒那兒往外看著點兒那堆破爛兒,別讓人偷走兩樣兒。」

「哎,得了吧!誰沒事兒偷你呀?這不是胡說八道嗎?!趕緊都收回來,別現這個眼啦!聽見沒有?現在呀,雖說萬歲把你這帽子留下了,官兒沒啦,主子呢,也挺後悔。沒有辦法,因為你把皇上實在是氣急啦。哪兒有沒事兒參皇上玩兒的?你愣參啦,還給發出去啦!才把你帽子留下啦。如今哪,聖上恩賜三萬路費銀,派我們哥仨跟和中堂,給送來啦。你趕緊收銀子吧。我們還等著回朝交旨哪。」

微信號:yuanmingyuanpark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