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7年前你還沒出生吧,而這部美劇已經被封神了

27年前你還沒出生吧,而這部美劇已經被封神了

上個世紀80年代,大衛·林奇和他的朋友馬克·弗斯特在海邊的一間咖啡館里聊天。想到了一個被塑料袋包裹的屍體衝上海岸的畫面,就此開始了《雙峰》(Twin Peaks)的創作。

(左)大衛·林奇和他的朋友,編劇馬克·弗斯特(右)

1990年,試播集在ABC電視台播出,當晚的收視率就達到驚人的3460萬,創造了一段美劇史的神話。

《雙峰》劇集前兩季共30集,圍繞雙峰鎮的女孩蘿拉·帕瑪被謀殺的案件,講述一系列攝人心魄的怪事。

雙峰鎮是一個位於美國、加拿大邊境,主要經營伐木業的小鎮,全劇也主要集中在警察局、北方大酒店和Double R餐廳、Bang Bang酒吧等幾個場景。

Double R咖啡館之後也成了當地的網紅咖啡館

但總共出場的人數有兩百多個,主要角色有三十多個,個個都具有獨特的性格,讓人印象深刻。

全鎮的人幾乎都出席了蘿拉的葬禮

其中的核心人物是FBI特派探員戴爾·庫珀,蘿拉案發生之後,他來到雙峰鎮與當地的警長一起破案。這個喜歡吃甜食,熱衷於黑咖啡,用夢境、直覺等各種怪異的方式尋找線索的探員,逐漸剝開了隱藏在這座偏遠小鎮里不為人知的黑暗秘密。

戴爾·庫珀

《雙峰》作為一部現象級美劇,它的影響極其深遠,可以說包括《迷失》《冰血暴》等經典劇集,都是對它的致敬。甚至在2010年播出,風靡一時的日劇《熱海的搜查官》,在人物性格、地區設定等方面也都和《雙峰》極其相似,講了一個警察破案的故事。

小田切讓主演的搜查官星崎劍三,人物設定與庫珀極其相似

而《雙峰》以懸疑片常用的案件作為線索,將故事引向了更加深刻的層面。關於蘿拉案件的真相,在第二季中段就已經水落石出。而從此之後,《雙峰》延續了大衛·林奇電影的一貫特點,走向了更加玄幻神秘的心理層面。

惡靈鮑勃的臉上出現了象徵神秘力量的貓頭鷹圖像

真正的幕後黑手不是人類,而是冤魂、外星人乃至未知的神秘力量。這可不是編劇一拍腦袋的神發現,關於這些細節,《雙峰》甚至推出了一本《雙峰鎮的秘密》來解釋其中的奧秘。

大衛·林奇用他匪夷所思的手法,創造了一個離奇的世界。這是一個關於未知、關於神秘的故事,任何對劇情寥寥數語的闡述,都只能觸及它的表面。

大衛·林奇本人在劇中扮演重聽的探員戈登

在第二季結尾,庫珀走進了一個藏在樹林里的紅房間,一個被稱為「守夜門」的地方,一個棲息邪靈的魔境入口。那裡有一個獨臂人,一個巨人和一個侏儒,它自稱是獨臂人砍掉的手臂。

在那裡庫珀也看到了他的二重身,他被惡靈鮑勃(Bob)附身,逃出了紅房間。而庫珀的真身,則被留在了這個詭異的地方。

真正的兇手惡靈鮑勃(左)和庫珀(右)

庫珀在這個神秘的紅房間里看到了死去的蘿拉,但這並不是真正的蘿拉,而是她的二重身(doppelgänger)。在這裡,蘿拉對他說了一句奇怪的話:「庫珀探員,咱們二十五年後再見。」

果然,二十五年之後的2015年,大衛·林奇宣布重啟《雙峰》,並召回原班人馬,要與世界共赴這個詭秘的預言。看著這些熟悉的角色25年後再現大熒幕,真的有種說不出來的雞凍!

同樣的演員陣容,2017年再相見

前兩季都是林奇擔任製作人,再由其他導演進行分集執導。第三季則全由林奇一個人執導,在全部完成製作之後,他宣布自己將不再拍電影了。而這部劇集,說不定就是他的導演封鏡之作。

大衛·林奇和他的「紅房間」

但如此長的時間跨度,在美劇史上前所未有,對於林奇和他的班底來說,更是一次冒險。相隔四分之一個世紀,他要怎麼接著講這個故事,填補之前的巨坑呢?

《雙峰》第三季在戛納電影節首映,導演大衛·林奇紅毯接受採訪

守在電視機前的冬粉們既激動又忐忑,對於很多並沒有經歷當年盛況的人來說,觀看《雙峰》第三季,可以算是一次難得的朝聖。

從目前放出的幾集看,他似乎並不著急去解開那些困擾了觀眾二十多年的謎團,而是接著之前的線索,發瘋似的神展開,毫不在意心急火燎的雙峰粉怎麼看。因為虎頭蛇尾、草草收場的第二季慪氣了很久的大衛·林奇,這次是鐵了心要吊足大家的胃口了。

原本兩季《雙峰》只發生在那個華盛頓州的虛構小鎮上,但在新一季裡面,他顯然不滿足於這個格局了。僅僅第一集,取景地就涉足紐約、拉斯維加斯,南達科塔州等地。二十五年過去了,原本在雙峰鎮發生的怪事,開始在各地擴展和蔓延開來。

先是在南達科塔州的小鎮,警方在公寓里發現一具女屍,屍體在床上已經腐爛。他們掀開被子,出現了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枕頭上是一個女人的頭顱,身體卻屬於另外一個肥胖多毛的男人。

拉開被子之後更是慘不忍睹

在紐約市一棟僻靜的大樓里,一個年輕人正在看守一個玻璃箱子,並用攝像機記錄箱子里的一舉一動。對他來說這只是一份枯燥乏味工作,一個無從知曉的機密。

神秘的玻璃箱

但正當他準備跟情人偷歡的時候,怪事發生了。玻璃箱子里突然充滿了黑色的氣體,從裡面跳出來一個像人型的怪物,飛快地將他們撕成碎片。

以為是重要角色的這對情侶,下一秒就被撕得粉碎

這個華麗而驚悚的開場,閃爍著「林奇式」的詭譎之光,將我們引入一個撲朔迷離的異度空間里。

當然,他沒有捨棄那個莊重而弔詭的紅房子,在那裡時間的概念消失了。庫珀被困在裡面二十五年,漸漸失去了正常人的意識。他重見了蘿拉,她揭開她的臉頰,從裡面透出了刺眼的強光。

最詭異的是他的手臂由從前的侏儒,變成了現在的一棵樹,上面長著一個奇形怪狀的腦袋,它對庫珀說:「現在你可以出去了,但你的分身必須回來。」和獨臂人的對話也暗示著時空的混亂,我們到底是出於未來,還是過去,一切都不得而知。

瞬間,他們都消失了,紅色的幕布也消失了,波紋地板上出現了一匹馬。

庫珀被流放到一個類似外太空的地方,他遇到了一個沒有眼睛的華裔女子,還有一個口中念叨著「blue rose」的男人。

最後他鑽進了一個插頭,穿梭回了現實世界。(這一段讚歎林奇的想象力

他變成了道格,他有一個老婆和兒子,他在保險公司上班,但欠了很多錢。傻傻的庫珀,也就是現在的道格,不會說話,不會走路,連基本的穿衣服、上廁所的技能都忘記了。但讓人掉眼珠的是,他走進了一間賭場,玩角子機中了十幾個頭獎,抱回四十五萬美金。

失去智商的「庫珀」化身成了「道格」

被之前的重口味、怪怖、壓抑的林奇所震顫的觀眾,現在大概又被這個神神叨叨、好像有什麼怪病的林奇戳中了笑點。

雖然這一季《雙峰》有點太猝不及防,太翻天覆地了,所有習慣性的推理和猜測,都顯得太蒼白無力。但林奇還是那個林奇,充滿了奇奇特特的幽默和怪趣味。難怪出品方Showtime的總裁把這部復活季稱為「純粹的海洛因式的林奇作品」,讓人時而惶恐不安,時而興奮莫名。所以不如索性放棄思維,盡情享受這種美妙就好。

至於雙峰鎮,哦對,歡迎回到二十五年後的雙峰鎮。

在警局的會議室里,熟悉的旋律響起來,我們再次看到了這張照片,思緒又重回到那宗離奇的命案上。警員霍克在抱木頭的瑪格麗特奶奶的提示下,翻出當年的卷宗,搜查一個跟自己印第安血統有關的「遺失的東西」。

桌子上還放著25年前的遺照

當年的杜魯門警長已經告病退休,現在的警長是他的兄弟,還叫杜魯門。而警局的那對活寶,高個子安迪和金髮蘿莉露西結婚了,他們有一個二十五歲的嬉皮士兒子。

一家三口的「逗比擔當」

另一邊,林奇親自扮演的FBI探長戈登·科爾也出場了,他帶著一名新探員重新踏上探索神秘事件的旅程。

圖右為戈登·科爾

除此之外,心思細膩的大衛·林奇還特意給前來懷舊的冬粉準備了驚喜,在每集片尾都有一支樂隊登台bang bang bar獻唱。包括合成器電音樂隊Chromatics,夢幻流行組合Au Revoir Simone,還有他的小兒子Riley Lynch與華裔音樂人Dirty Beaches都被招至雙峰大家庭的麾下,可見林奇這個品味和號召力真是沒誰了。

中間那位吉他手是導演的小兒子,《雙峰》播出的時候他剛出生

雖說這次《雙峰》是全員回歸,但不是所有演員都能等待四分之一個世紀。細心的冬粉還發現,在前四集的片尾字幕中,紀念了四個已經逝世的演員,分別是扮演抱木頭女人瑪格麗特的凱瑟琳·E·庫爾森,扮演FBI 探員艾伯特的米蓋爾·弗爾,扮演鮑勃的弗蘭克·席爾瓦,扮演巨人的卡雷爾·斯特魯肯。

本集片尾致敬了抱著木頭的女人瑪格麗特的扮演者:凱瑟琳·E·庫爾森

抱著木頭就能預知未來的「原木女士」

在新一季第五集中,雙峰鎮標誌性的場景Double R餐廳登場,雪莉和諾瑪兩個好姐妹還在為小鎮的居民們製作美食,相信很快又能看到可愛的甜甜圈和櫻桃派啦。

時隔25年的double R咖啡館

而第六集更是出現了一個從未露面的老人物,她就是庫珀永遠對著錄音機彙報的對象戴安。

除了老人物,第三季《雙峰》也加入了許多大牌出演的新角色。庫珀回歸現實世界,變傻之後化身道格的老婆由大衛·林奇最知名的作品《穆赫蘭道》的女主角娜奧米·沃茨出演。

而顏值擔當之一的雪梨,在這一季中也有了一個總向她要錢的角色。

27年前的雪梨

看年紀似乎有點母女關係的意味,這個毒癮纏身的美女扮演者是憑藉《媽媽咪呀》走紅的阿曼達·塞弗里德。

根據大衛·林奇自己的說法,這部復活季其實是一部長達18個小時的電影,那麼目前我們才僅僅看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劇情,整個序幕才剛剛開始。如果看了兩集,還是覺得很蒙圈,多給他一點時間,或者去補一補前面兩季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