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嘉人主義 | M.C.獨家專訪歐陽靖:關於嘻哈俠的一切

嘉人主義 | M.C.獨家專訪歐陽靖:關於嘻哈俠的一切

嘻哈俠在吳亦凡面前,摘掉面具露出了自己的臉。這個困擾了大家半個夏天的秘密終於揭開,他就是那個曾經用英文與黑人battle,並且把對方說得落花流水的MC Jin。他說:「嘻哈的精神, 本來就是大家不認同的事,你認同。大家認同的事,你不認同。」

M.C.找他聊了聊嘻哈、家人、還有舞台。總之,關於你了解及不了解的MC Jin都在這裡了! 當前瀏覽器不支持播放音樂或語音,請在微信或其他瀏覽器中播放 HipHopMan歐陽靖 - HipHopMan

接地氣的嘻哈俠

歐陽靖是個純粹的ABC,不會說普通話甚至粵語也說得不好。經紀人吐槽當年剛回到香港的他「粵語像台灣人說的」。只用了很短的時間,他就把粵語說得標準流利。拍戲、主持,還出了粵語說唱專輯。不認識中文,拍戲的時候要經紀人讀劇本給他聽,不僅背自己的台詞還要記下對方的。在網上看冬粉的中文留言要用軟體翻譯。

為了學說普通話,他在紐約找了一個老師專門補習:「每星期有三四天會去中文學校,一天大概三四個小時跟他1對1學。」從「a,o,e」開始,一句句進階。「我完全是用拼音的,如果沒有拼音,我根本都不能在這裡跟你聊天。」來到,他「喜歡跟不同的人聊天」,利用每個時間學習新的辭彙。在他看來,學普通話最難的部分是自己「很心急」,「我想很快進步,可以說得很好很好,但現實不能這樣。」

冬粉在微博的留言讓他常常大笑,很多人只知道他是一個演員,不知道他是個說唱歌手並且在業界享有盛名。「參加這個比賽對我是很好的,能夠讓從來都不知道我會說唱的人知道我會說唱。」現在他也有了自己的冬粉群「不帥團隊」,名字是他起的,「能做這個團隊的隊長是我的榮幸,因為最不帥的就是我。你們個個都想說最帥是我,我就說最不帥的是我。」在他看來,這才是最嘻哈的:「因為嘻哈的精神,本就是大家不認同的事,你認同。大家認同的事,你不認同。要自己創造一條路出來,所以你們個個想很帥,OK給你。你帥你的,我就坐在這裡不帥。」他很開心他的「不帥團隊」的隊員們開始慢慢了解他,了解他的音樂,了解他的態度。他不怕冬粉們不了解嘻哈音樂:「沒事,我自己都不懂的。一起不懂。」

選擇回歸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問為什麼選擇音樂,他說:「作為歌手站在舞台上時,所有的聚光都在你身上。」說完,他露出了一個自信又羞澀的微笑。

採訪最後,他說在比賽中寫了一首中文新歌叫《不介意》,「連經紀人都不知道」。

歐陽靖給M.C.的獨家鳥巢遊客照

兒子也會freestyle

少年歐陽靖第一次聽到嘻哈音樂的時候就被這種炫酷的音樂吸引,那時候的他甚至還不能完全理解歌詞意思。十二三歲時他開始嘗試寫自己的歌詞,並且在家中表演給自己的表兄弟們看。「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對押韻有感覺,很自然的。我都不會說我從很小的時候苦練,都沒有,絕對沒有苦練的感覺。根本就是我對這個東西有感覺就會做。」說完他又強調:「但是剛開始的是很爛、很差,so terrible,so bad。」

歐陽靖的父母看到兒子把大量的時間投入這種充滿了負面情緒的音樂開始緊張、反對,那時候的歐陽靖對於父母的緊張不以為然。直到多年後自己有了兒子,他才明白當年父母的苦心:「因為他們當時覺得小孩子應該好好讀書,很努力在學校裡面坐好,你為什麼要唱這樣的歌?」

兒子出生那年,歐陽靖在TVB已經出演了不少劇集,也開始涉足大銀幕。無論是音樂、主持還是演戲,都有一定的收穫。隨著兒子的到來,他面臨回美國陪伴家庭還是留在香港打拚的選擇,但這個在中式傳統家族模式中長大的年輕人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成長於這樣的環境,所有的親戚都離得很近。於是他回到紐約專心陪伴孩子和家庭。「其實去香港當時也是一個想看一看的狀態,」歐陽靖說,「我沒有考慮會留在香港多久。就是看一看,試一試。很幸運一開始就很順利,我發出第一張專輯以後,就開始拍電視劇,拍電影,做主持。」

兒子已經5歲,說起兒子的種種細節歐陽靖眼中會泛起愛意。他會給兒子放自己的音樂,讚賞兒子「很有音樂天賦」。開車的時候從後視鏡中看到隨著音樂節奏搖擺的兒子,彷彿看到一個5歲的自己。現在兒子每天都會問他:「爸爸,freestyle嗎?」歐陽靖強調:「真的不是開玩笑,他最近都會經常問我『freestyle嗎?』他了解這個概念。」兒子freestyle的內容都與小孩子的生活有關,「我不想睡覺,我想玩玩具。」他也會即興與兒子說上一段。

當嘻哈俠愛上煎餅俠

嘻哈俠的產生有很多元素,這些元素慢慢聯繫起來才有了最終結果。當聽到兒子說爸爸是「Hiphop man」的時候,歐陽靖覺得又好笑又感動。在飛機上看到《煎餅俠》的電影時很激動,他覺得這個電影很有意思,誰都可以成為超級英雄。「到了香港就馬上安利給她(經紀人)。」說完他得意地問:「安利,牛嗎?」

來參加比賽的理由,歐陽靖很坦誠:「我想認識更多嘻哈文化的東西,認識更多嘻哈的歌手。第二也是給自己一個挑戰。我參加這個比賽一定要很認真唱,不想讓大家覺得這個Hiphop man好像玩玩的。我希望大家感受到他是真的很有心很認真來參加這個比賽。」他認真遵守比賽規則,比賽中也會緊張:「緊張是好事,緊張代表你有感覺,如果你不緊張根本就代表你對這個事情沒有feel, 你都不在乎的。」追問他如果緊張到忘詞怎麼辦,他笑說:「如果忘詞我可以freestyle。」在他看來嘻哈歌手可以不會freestyle,但如果擁有這個能力「可以說這就是真功夫」。

在節目中,歐陽靖發現有這麼多熱愛嘻哈的音樂人,有這麼多好嘻哈音樂。甚至有的選手年齡比自己小一倍,但與他們相處得很開心。「我大部分在比賽里的時間,跟他們已經有很多的交流。我聽說我一開口很多人就猜這個是不是就是MC Jin,讓我很開心的是雖然他們知道面具后是誰但是他們都是『Hiphop man,what』s up!』這樣。」來參加比賽之前,歐陽靖不知道吳亦凡是誰,海選后才知道他是一個很火的明星。「他沒有問我『你有freestyle嗎?』如果他有問我,我會答他:沒有,美國見』。」說完他狡黠地一笑。

人人都是嘻哈俠

歐陽靖說一身商務造型的孫八一很有嘻哈精神:「我覺得最重點是代表到你自己的性格,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個是最高境界。因為你自己的心裡已經知道了無論你怎麼說我,我都知道我對嘻哈的感覺是什麼,我認識嘻哈的程度是什麼。所以我穿什麼衣服沒關係。」

問為什麼要選雙胞胎battle,他高呼:「我選的時候已經沒有那麼多選擇,我都不知道他是雙胞胎。當時我有一個驚訝的反應,但是沒有剪進去。在現場我的反應就是『為什麼兩個』,但是我都無所謂,就來吧。」

已經有了英文專輯、粵語專輯的歐陽靖也想能做一張中文專輯,但也要「順其自然」。最近推出的中文單曲《HipHopMan》 就是他想表達自己生活里的感受而寫:「這首歌的概念很簡單,誰是Hip Hop Man?I am Hip HopMan。你喜歡Hip Hop?你就是Hip Hop Man。」第一首中文單曲,歐陽靖事事親力親為。

寫嘻哈音樂,歐陽靖有足夠的自信。旋律、韻腳會自然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以押韻來說,可能因為我已經玩這個東西20多年了(比較熟練),其實用英文,用中文,用廣東話(說)這個概念都是一樣的。」歐陽靖寫中文歌的最大困擾是自己的辭彙量不夠:「我很多東西想表達,但是我沒有那麼多的方法。寫中文Rap的時候我比較糾結,因為我根本不能寫得很複雜。」現在的中文歌都是他打電話告訴經紀人自己要寫什麼,經紀人記下來寫出中文。「所以她可能對我的歌詞比我更熟。」歐陽靖調侃說。演出前,他會再把中文歌詞背下來。

嘻哈俠的裝備是歐陽靖自己設計的,在現場「熱都熱死了」。「但這是我願意犧牲的一個事情,我覺得沒所謂,我想大家看到我想表達的東西。要我怎樣穿,我就怎樣穿。」他最後說。

採訪後記:

MC Jin聲音洪亮,頭腦清晰,很有禮貌,並且是個語言天才。採訪時全部以普通話進行對談,並且對於自己第一次接觸的單詞照單全收,現學現用,記憶力簡直不要太好!我們故意逗他:「王祖藍比你的中文好很多啊!」他說,「不要交(著)急,我現在才開始學習普通話幾個月,我有信心可以說的越來越好,不信的話,我們相約2020年再見面,一定超過他啊!」好的,嘻哈俠,我們2020年見哦!

彩 蛋

《嘉人》十五周

來看看MC Jin對我們說了什麼!

統籌、編輯/王馬奇

採訪、撰文/阿不思

視頻/張大千

更多精彩,敬請關注《嘉人》九月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