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曾經市值680億的Uber :不作死就不會死

曾經市值680億的Uber :不作死就不會死

6月14日,據鳳凰科技消息稱,Uber CEO卡蘭尼克宣布暫時離職,歸期未定,將休假一段時間,以緬懷最近過世的母親和彌補在領導能力方面的缺陷。機哥看到這樣的原因也只能呵呵了,後面真實的原因還有待確認,也不排除資本排擠的情況。

同時,卡蘭尼克幾個親信的職務也被解除。卡蘭尼克表示:

如果「Uber 2.0」想要取得成功,那麼我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建立一個領導團隊。如果我們要做好 Uber 2.0,那麼我就要選做好「特拉維斯 2.0」,成為一個公司需要、也值得你們擁有的領導。

這下好了,Uber作為曾經估值超600億的獨角獸,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CTO、COO、 CFO,又失去CEO的公司了,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曾經的680億到底值不值?

Uber作為共享經濟的開門者在2016年有680億的估值,這曾經也是轟動一時的新聞,680億的龐大數額難免會讓人覺得疑惑,一家不關心道德行走在灰色地帶的公司憑什麼值這麼多錢?

Uber成立之初,解決了美國計程車必須要有牌照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在美國,只要有人在路邊招手,你停車載他並收費,這就需要牌照。但Uber做了一個APP讓用戶在手機上預訂車輛,並沒有「在路邊招手,你停車搭載他,並收費」,所以也就不需要牌照了,這無形當中也就擁有了巨大的潛在市場,也是美國全新的計程車運營模式,打開了美國計程車的新局面。

其次,Uber用了最少的車能夠最有效率的滿足全城人的需求,這也是Uber的一個首創,算的上是當時的獨家技術。Uber比傳統計程車更市場化,Uber 的計程車比普通計程車貴不少,但用戶依然願意付費,這就說明解決了真實需求。很多時候,如果你打不到車又急需打車,你是願意付更高價的,但傳統的計程車生意做不到這點。

最後,或許Uber最值錢的地方還是在於它的數據積累,通過後台統計出來的全城人流和車流的數據,也許在投資人眼中能產生一定的價值。

以上說的只是2009年成立之初沒有競爭力的情況下Uber開創了新局的行業優勢,但這不代表著其市值真的有680億,當時宣布估值價以後,紐約大學商學院教授、著名估值專家Aswath Damodaran直接拋出重磅炸彈,說Uber遠遠不值這個數兒。據他縝密的調研結果,Uber估值僅僅234億美元,僅僅是680億的三分之一而已。

Aswath教授還強調說,當時全球的計程車市場價值1000億美元,Uber佔比其中約10%,也就100億美元的市場份額。更別提,這1000億美元市場有一半都在,而Uber當時在的份額並不高。顯然這680億的估值後面有多少的泡沫,這也是為什麼Uber遲遲不上市的原因,因為一旦上市,就暴露了。

上市后的市值和上市前比差到了天上地下。所謂的「獨角獸」、「巨頭」,畢竟都是傳說中的動物,它到底值幾個錢,沒人能知道,估值說了也不算。

在最新數據顯示,Uber在2017年的第一季度虧損資金達到7.08億美元,2016年Uber營收65億美元,平台交易總額達到200億美元,凈虧損達到28億美元。這樣的數據,也很難再讓投資者信服,公司的市值也下降到500億美元之下。顯然Uber的虧損也是越來越大。

Uber似乎一直都生活在童話的幻想當中,童話里的Uber好像是無所不能、無處不在,如果真像童話里那麼強大,它當然值很多錢,但是歌曲裡面不都告訴我們了嗎?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Uber何以平天下?

今天又有消息稱,七成Uber 員工仍不相信公司文化會變好,三成準備離職。可見Uber 早已失去民心,Uber也在網上被網友調侃稱是「作惡的現實教材」。

我們都知道,Uber一直都是醜聞不斷:

2009年,卡蘭尼克在沒能拿到相應的許可和執照,也並不滿足計程車營運規定的前提下就標榜UberCab(后更名為Uber)是一家新的計程車公司,並在政府阻止之前已經鋪開宣傳,大肆擴張;

2015 年,蘋果 CEO 蒂姆·庫克(Tim Cook)找到卡蘭尼克,批評卡蘭尼克竊取 iPhone用戶數據,並欺瞞蘋果工程師,並說倘若 Uber 不停止這些行為,將把 Uber 從蘋果下架。卡蘭尼克很快做出了妥協。

今年2月,Uber 一名員工公開公司內部的性騷擾事件,震驚了科技圈。

3月份,《紐約時報》曝光 Uber 採用 Greyball 技術,欺騙執法部門;

近日,倫敦發生恐怖襲擊,人群疏散時候,Uber 依然採用了「峰值加價」策略,這被指責為趁火打劫;

四月,媒體曝光 Uber 在 Lyft 中植入間諜程序,設法從 Lyft 那裡拉走司機,獲取更多的訂單。

受各種醜聞的影響,當然會引起顧客和司機的流失,高層團隊的動蕩。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Uber的形象從此崩塌。頓時一個每年燒掉數十億美金擁有上百億訂單的公司,突然站在了消費者的對立面,失去了所有的依靠。

似乎,Uber必須要通過重塑企業文化,才能緩解這一系列危機了。那麼問題來了,同樣一套企業文化,為什麼可以引導著Uber逐漸發展壯大,卻無法和Uber共享榮耀呢?

Uber變質了的企業文化

一個企業要走得更遠,除了有好的產品和管理模式以外,企業文化無疑是最重要的一點。一直以來,Uber的服務一直受到人們的好評:速度快、價格低、質量好。每個人都在感慨其帶來的生活上的便利。

但因為一些列的醜聞,今年2月份的性侵事件也成為了導火索,使得Uber 遭受了一次大規模的抵制行動,這一現象的出現不僅是因為它的商業模式,更是因為它備受爭議的企業文化。

Uber內部的男權主義嚴重這個事實大家都已經不明而立了。另外,Uber將自身定位是傳統計程車的代替品,但卻逃避道德與法律層面上應該擔起的責任。因此,Uber在公關部門、廣告和法律費用上,投入了非常大的比重,自然而然的,它能給予司機的待遇就要大打折扣了。

一點小善心可以帶來大回報,而Uber卻只注重眼前的利益,不肯對自己的司機好點,這也導致了平台上司機的大量流失。不懂得站在道德制高點只會野蠻暴利的公司形象註定沒有好的未來。

結語

在共享經濟盛行的今天,自Uber推出市場之後一直萎靡不振,同樣的低價高速擴張的方式成長,也同樣的共享經濟的獨角獸,Airbnb卻成了世界的寵兒。而Uber卻成為了人們眼中野蠻暴利的形象。

卡蘭尼克個人的離開可能會為Uber暫時失控的局面穩定下來,但除去企業文化等因素,Uber的商業模式依舊有很多的硬傷,未來,Uber的發展也依舊面臨著諸多的挑戰。至於Uber自身的企業形象真的是卡蘭尼克的去留就能決定的嗎?在機哥看來,其實也未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