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市場人士反駁韓志國

市場人士反駁韓志國

【編者按】「現在編造謠言和散布謠言的人實在太多。會談還沒結束,居然看到了編造的會談要點……」

5月25日傍晚,經濟學家韓志國再次更新微博,這是他對一份網傳其與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會談觀點總結的回應。

近日,韓志國因對股市監管發表諸多看法,諸如「小心股災5.0」「股市不能大躍進」「市場的監管取向是否顧及投資者利益」等看法均引起強烈反響。5月24日,據多名微博大V發布的韓志國朋友圈顯示,證監會主席劉士余邀其共進午餐系統闡述對股市和監管的意見。那麼,究竟存不存在股市大躍進?近期以來的監管風暴是否真的「任性偏執」?對於上述問題,新京報將刊發一系列市場人士及學者對當前資本市場的改革文章,以供參建。

談IPO

新股發行是對「價值投資」的一次倒逼

「證監會已核發新股455隻,一級市場籌資近3000億元,表面上是在消除新股排隊的」堰塞湖「,但實際上是把」堰塞湖「由場外轉移到了場內。」經濟學家韓志國近日微博再次引爆朋友圈,稱新股發行形成惡性循環,股市內在機理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大破壞,市場已完全喪失財富效應導致投資者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

然而,果真如此嗎?從盤面上看少數績優股並沒有因為市場的暴跌而跟隨下跌,相反卻走出上漲行情,其他次新股、題材概念股、垃圾股則在持續暴跌。投資者要避免成為待宰羔羊,就應狠心拋棄沒有多少內在價值的題材概念股、垃圾股、次新股,甚至必要時可放棄新股申購。然而,投資者基於重燃一波行情的投機心理,或讓他們難以割捨價格高估個股。

此前,上市公司數量屈指可數,上市資格奇貨可居、殼價值不菲,垃圾股、題材概念股估值較高,一些大股東本來沒有為社會做出多少貢獻,卻可通過高拋套現大發橫財;新股保持持續供應,降低了殼價值,未來垃圾股大股東可從股市套現,抽血量也大為降低,未必全是壞事。

筆者以為,上市絕非少數企業可以獨享的特權,只要擬上市企業在上市材料中沒有虛假信息披露,就沒有理由不讓它發行上市。至於投資者是否認可,那是投資者自己的事情。當前,市場投機慣性巨大,一些投資者對二級市場幾倍市盈率的老股嗤之以鼻,非得打破頭申購22.99倍市盈率的新股,甚至在新股上市多個漲停板之後仍然敢於以上百倍市盈率的高價搶入投機。但這些次新股泡沫在大小限解禁之後露出原形,大小限原始股成本甚至只有二級市場投資者的幾十分之一,即使暴跌90%,它們仍有套現動機。

巴菲特曾說過,「如果你沒有持有一種股票十年的準備,那麼連十分鐘都不要持有」,A股投資者如果按照這種思路選股投資,又怎會被近階段的市場暴跌所煩惱?買入一些物有所值的股票,有的股息率甚至比債券還高,可任憑市場波瀾起伏;相比一些垃圾股今天漲停明天跌停、投資者到頭來一場空,投資績優股即使十天漲一毛錢,感覺也是妙不可言。即便按庸俗的投機觀點來看,現在績優股吃香,投資者又為何不儘快改為投機有價值的績優股,沒有必要在垃圾股投機這棵樹上弔死。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對炒高的白馬股就不需警惕風險。

不過,對目前新股的大量上市也有值得完善的地方。

首先,是要確保擬上市企業信息披露的真實性。目前一些新股剛上市業績就變臉,部分是因為企業業績受季節波動性等影響,但也不排除個別企業存在財務造假可能。目前對IPO在審企業有財務核查制度,建議加大核查力度。

其次,按照排隊時間先後上市並不科學,理應讓好企業、願意為投資者讓利的企業率先發行上市。為此應建立擬上市企業之間的競爭機制,讓其通過公平競爭來爭取投資者的垂青認購。對新股上市節奏也要把控,要適當顧及市場和投資者承受力。

其三,要追究造假上市責任。嚴格貫徹落實證監會《關於進一步推進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意見》,若有造假上市,由發行人回購首次公開發行的全部新股,控股股東購回已轉讓的原限售股份。造假上市致使投資者在證券交易中遭受損失的,控股股東、實控人、董監高等應依法賠償投資者損失。

其四,要暢通退市渠道。現在一年有數百家公司上市,一年退市的卻沒有幾家,股市自然吃不消。為此應完善退市制度,提高退市率,可考慮採用末位淘汰制,以之前五年凈資產收益率等指標排名,末尾5%的強制退市。畢竟,提高退市率這一步遲早要邁出去,如此也是在倒逼投資者未雨綢繆,現在就離垃圾股、問題股遠遠的,等退市時再去找監管層沒有用,畢竟股票投資風險自負,可不是說著玩的。□熊錦秋(財經評論人)

談監管

呼籲「叫停新股」,究竟在訴求什麼?

5月23日,一篇《經濟學家韓志國建議中紀委叫停新股發行,並調查證監會在新股發行中的以權謀私行為》的文章被紛紛轉發。文章認為,以每周10隻的速度狂發新股,給市場造成巨大衝擊,為未來留下重大隱患,但證監會置市場強烈質疑於不顧,並且接連祭出一系列光怪陸離監管舉措,使得市場無所適從。同日, 創業板指(SZ399006) 報收1758.23點,下跌1.67%。儘管指數並未創出近期新低,但很多個股股價已創新低。

股票下跌就要「叫停新股發行」,顯然是不值一駁的「謬論」。不過,透過問題看本質,埋藏在這一呼籲謬論的背後,人們究竟在訴求著什麼?

前不久,新華社發文呼籲,「不能發生處置風險的風險」,央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先後也表態:「切實防止處置風險的風險」,安撫市場對監管政策所造成的「誤解」。

事實上,金融去槓桿、擠泡沫,規範金融市場於金融安全、金融風險防控有利,這是各界共識。在曾經的「金融大繁榮」時期,高槓桿、金融市場亂象積聚了較高風險,如果不提前對風險進行適度釋放,極有可能導致系統性風險。

因而,無論是證監會近期對資管通道業務「痛下殺手」,還是銀監會對理財等委外業務進行「密集整治」,或是保監會對險資脫離實際、盲目「舉牌」併購等保險市場亂象「重拳出擊」,都存在一定必要性。

事實上,金融監管不是該不該的問題,而是來得太晚了一些,畢竟金融風險點積弊已久,釋放也非朝夕。然而,金融監管不能造成金融市場「大起大落」,監管的節奏和處置的方式應該顧及市場擔憂。

「一行三會」在作答「防控金融風險」這一大課題時,頗有「競爭式監管」的味道,一行三會幾乎同時發力,新賬舊賬一起算,恨不得一下子把所有「金融亂象」一一整治。韓志國在文章中稱「一年多來,共發行新股並上市445家」,監管部門的發新股速度令市場短時間內承壓過大,也確有值得商榷之處。

欲速則不達,金融去槓桿等監管政策幾乎都提到了「服務實體經濟」,但或事與願違。根據民生策略估算,截至5月23日,跌破股票質押警戒線的市值規模接近3000億(只包含2016年以來的股權質押,假設折價率四折,警戒線150%),同日跌破警戒線個股平均跌幅5%,在警戒線價格附近的個股出現大批跌停。仍在警戒線以上,但是距離警戒線不到1塊錢的市值規模高達3500億左右。

監管部門認為這是市場過度反應,畢竟從每個監管政策來看並無不妥。以銀監會為例,正如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所說,「這些制度、規定、要求過去都有,散落在不同的辦法、文件里,這次是系統地歸類、系統地重申。」

事實上,這源於金融領域的「合成謬誤」與「動物精神」。由於金融行業之間關聯度高,金融機構的風險具有較強傳染性、放大性、內在脆弱性,加上信息不對稱,「市場信心」會導致資本市場的劇烈波動。諸如股災、銀行擠兌風波往往就是因「信心不足」對預期的影響導致問題放大所致。

金融監管也是如此,就單個政策而言並無不妥,但經過「合成」后,問題放大、傳染由此便可能引發不小的宏觀波動,並導致「處置風險的風險」。

不過,「呼籲中紀委叫停新股」的「謬論」也是一種市場訴求,監管者需要對這種「謬論」加以正視,比如注重對既往風險的緩慢釋放,釋放方式則應從宏觀審慎監管的思維出發,避免「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統籌協調監管的時間強度和跨度。畢竟,資本市場的「大起大落」於實體經濟乃至宏觀經濟運行都是一個不小風險。□湘林(學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