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蕪湖重大命案偵破紀實】死有餘辜的殺警暴徒

【蕪湖重大命案偵破紀實】死有餘辜的殺警暴徒

村霸行兇

在蕪湖市繁昌縣橫山社區三元村河沿組,距離公路不遠處,有一棟看上去面積不小的自建樓房。大門上的春聯已經剝落,但門楣上「萬事如意」和「幸福之家」的大紅字依然醒目。

在這棟樓房裡,曾經住著一個叫高罕的村民,此人在家裡排行老六,村裡人習慣叫他小六子。

小六子在村裡堪稱一霸,偷雞摸狗、打架賭博、欺男霸女等諸如此類,多年來他一直沒有少做。村裡人一般對他抱著「惹不起但躲得起」的態度。

2002年,高罕曾經因盜竊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刑滿釋放后,三元村村委主任姚升華曾經和派出所民警一道找高罕談過心。當時高罕妻子在外務工,兒子年僅9歲,需要照顧。姚升華一再規勸他:「你為什麼人不做,要做『鬼』呢?可不能再動那些歪點子了,關鍵要靠勤勞致富啊!」

然而高罕拿村幹部和轄區民警的「官話」總當耳旁風,此後又多次因為從事聚眾賭博等違法行為被治安處罰。後來妻子操某和他離了婚,但他仍然逼著操某住在他的「幸福之家」里,對前妻照樣非打即罵,還時不時地心生邪念,勾搭村裡的已婚婦女。

2010年7月18日,高罕用手機發曖昧簡訊給村婦朱某,簡訊內容被朱某丈夫章某發現。當日下午5時許,高罕在家對面的樹下乘涼,章某夫婦遇見高罕,章某便為此事質問高罕,兩人發生揪打,被周圍村民勸阻后,操某又從家裡衝出辱罵章某,並和朱某揪打在一起,隨著衝突升級,高罕回家拿了一把尖刀,衝出來刺中章某腿部,接著又對章某胸腹部連刺數刀。此時在一旁勸阻的高罕表弟媳婦急忙上前阻攔,甚至給高罕跪下苦苦哀求:「不能再殺人了啊,求求你了!」然而已經殺紅了眼的高罕又持刀向朱某捅去,朱某被捅后倒地,高罕仍持刀向她的胸腹部捅了兩刀,隨即將刀扔在家中騎車逃離現場。

經法醫鑒定:被害人章某因被他人持銳器刺破左肺,左髂靜脈致大出血而死亡。被害人朱某因單刃銳器致心臟破裂死亡。

橫山派出所老所長指著的地方就是高罕殺死兩名村民的地方

圍捕村霸

高罕逃離現場后一直在外東躲西藏,蕪湖市縣兩級公安局的領導迅速趕往案發現場組織抓捕,由於案發地點屬於橫山派出所管轄,抓捕指揮部就設在橫山派出所里。

三元村境內有一座叫河沿山的大山,住在山上的一位跑運輸的村民反映,想外逃的高罕昨天晚上敲他家窗戶向他求助,他沒有敢開門應答。這一重要線索讓專案組判斷高罕可能就躲藏河沿山一帶,於是從市裡調集大批警力,將河沿山圍了個水泄不通。

現任繁昌縣交警大隊大隊長的陳華群當年任縣刑警大隊大隊長,他對當年抓捕高罕的辛苦記憶猶新:「當時正值酷暑,我們整整追捕了12天,晚上在各交通要道的村民家蹲守,白天則展開大規模搜山。」他說,「當時我整個人曬得漆黑,體重瘦了十幾斤,好幾次熱得鼻血直淌;兩隻協助搜山的警犬竟然也被熱死,後來被公安廳追認功勛警犬的稱號。」

陳華群說他當年抓捕高罕的時候好幾次熱得鼻血直淌

當時夜間負責守候的民警分成若干個抓捕組,陳華群將其中一個組布置在村民高昌楊的家裡,因為他家地處通往其它鄉鎮的要道口,是高罕外逃的必經地之一。

2010年7月29日晚上,陳華群又來到這個組蹲守,他是晚上8點鐘左右離開的,他要去橫山派出所參加專案組的會議,留下張磊、李邦玉、魏鵬飛等三名年輕的幹警繼續蹲守。高昌楊家的大門正對公路,大門一直開著,屋內的幹警們關了燈,觀察著外面的動靜。此時高昌楊的妻子已懷有身孕,他們夫婦在開著空調的卧室里休息,警察們一聲不吭,黑暗中屋內只能聽到空調運轉的聲音,因為炎熱,幾位民警脫去了上衣。

當晚10點左右,飢腸轆轆的高罕赤膊戴著一頂草帽,手持盜得的單刃尖刀,騎一輛盜竊來的腳踏車出現在公路上。民警魏鵬飛發現后,便用手電筒光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在照到騎車男子的一剎那,男子警覺了一下,而從身影判斷,魏鵬飛覺察他似乎就是高罕,便悄聲對同事李邦玉說:「好像就是他!我手電筒不太亮,你再照一下。」在李邦玉用手電筒再次照向騎車男子時,張磊已經確認他就是高罕,此時對方已經察覺到不妙了,加快騎腳踏車逃跑,張磊連上衣都沒來得及穿就迅速追了上去,同時大喊:「站住,高罕你跑不了了!」

湯所長說,高罕當時就是朝這個方向逃跑

村霸殺警

村民高昌楊家是張磊和戰友蹲守的地點,如今高昌楊早已搬往別處,部分老屋也已拆遷,但張磊的老所長湯德勝對七年前那個晚上張磊發現高罕后所發生的一切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是張磊第一個衝出去的。」 湯德勝說。在追趕了幾十米之後,張磊趕上了高罕,一把從後面將其從腳踏車上往下拽,豈料高罕一隻手中持有尖刀,他反手便朝張磊刺去。張磊中刀倒地后,又掙扎著爬起來,繼續追趕,並對後面的兩位戰友喊道:「他手上有刀,我中刀了,你倆當心。」

此時,民警李邦玉和魏鵬飛也已經趕到,李邦玉立刻鳴槍示警,槍聲震懾住了高罕,他丟下尖刀,再次試圖轉身逃跑。在高罕轉身的剎間,魏鵬飛追上去,用警棍將其擊倒,大家合力控制住了高罕這個罪孽深重的暴徒。

魏鵬飛是和張磊同一年進公安的戰友,他和戰友們將張磊抬上了隨後趕到的警車向醫院疾馳,遺憾的是,由於傷勢過重,沒等趕到醫院,張磊便在魏鵬飛的懷裡永遠閉上了雙眼!

張磊的犧牲,讓所有參加圍捕高罕的民警都沒有了抓獲高罕的喜悅和興奮,失去戰友的巨大悲痛和對犯罪分子的刻骨仇恨交織在一起。一位現場參與抓捕的民警哭著對湯德勝說:「要不是穿了這身警服,我真想上去把高罕五馬分屍碎屍萬段!」

高罕被帶上警車去指認現場,周圍有很多民警冷冷地看著他,強壓心頭怒火

2010年10月10日,殺害同村兩名村民,逃跑途中拒捕並殺害民警張磊的高罕故意殺人案在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一審,併當庭宣判高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時判處附帶民事賠償38萬餘元。法庭宣判后,高罕當庭表示上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複核后核准判處高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簽發執行死刑命令。

2011年7月8日,這是高罕執行死刑的日子,這一天,蕪湖刑警支隊的副支隊長王建趕到蕪湖市看守所,見證這名罪大惡極的罪犯伏法的時刻。

此前高罕曾多次表示要向警方提供線索,檢舉揭發他人的犯罪行為,企圖得到寬大處理的活命機會。警方依法按照程序對他所提供的線索進行了調查核實,發現並沒有任何價值。

高罕是同另一位死刑犯一起通過注射方式被執行死刑的,當他被押赴刑場的時候,另一名死刑犯痛哭流涕幾乎崩潰,高罕卻故作鎮定地問王建:「我提供的線索你怎麼沒好好調查?」

王建冷冷地看著高罕,一言未發,臉上不禁流露出厭惡神情。

「他死有餘辜!」王建說。

當年和張磊一起抓捕高罕的民警魏鵬飛和李邦玉,如今的工作都有了變動,職位也有所升遷,他們都不太願意再在人前回憶抓捕高罕的那段往事,因為他們失去了親密的戰友。

陳華群和湯德勝這兩位當年參與抓捕高罕案件的民警都十分肯定地說,在魏鵬飛和李邦玉的內心深處,一刻也沒有忘記張磊,甚至也沒有忘記高罕。和大部分參與當年抓捕的民警一樣,他們在新的崗位上都默默地繼承著張磊的遺志,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剷除陽光下的罪惡而盡心盡責,哪怕獻出寶貴的生命也將無怨無悔!

從這個意義上說,人民的好警察張磊永垂不朽!

高罕在被告席上接受審判

下期預告:張磊生前所在的橫山派出所搬遷了,新辦公樓頂層最裡面的一個大房間分配給了張磊,這就是張磊英雄事迹展覽館。

2017年8月8日蕪湖《大江晚報》

2017年8月9日蕪湖《大江晚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