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投行出身的法國新總統能否趕走「黑天鵝」?

投行出身的法國新總統能否趕走「黑天鵝」?

2017年5月8日,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結果揭曉,代表自創新政黨「前進!」(EM!)的馬克宏(Emmanuel J Macron)以65.8%的得票率擊敗極右翼法國國民陣線(FN)候選人瑪麗娜.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新一屆法國總統。

和許多外國(包括)觀察家的想法有很大偏差的是,本屆法國總統大選的選戰,主戰場並非什麼移民政策、文化衝突,而是經濟和失業。漫長的數月選戰,11名初選和兩名決選候選人總共進行了11場令人精疲力竭的電視辯論、陳述,絕大多數時間和精力都消耗在這兩個話題上,而勒龐在決選中「脆敗」的原因固然很多,首要原因也被公認為系受所謂「共和國陣線」(Front républicain)傳統(一旦有所謂「另類」「一不小心」闖入第二輪,所有第一輪被淘汰的候選人和主流政治領袖都會呼籲支持者投票給這名「另類」的對手,從而避免「另類當選」的尷尬)的影響,但大多數法國本土觀察家都認為,在進入決選后和馬克宏「一對一」激變經濟、就業主張時被對手「完爆」,讓本就當選渺茫的她更加連一點希望都不復存在。

勒龐在經濟話題上辯不過馬克宏一點也不奇怪——恐怕參加本次總統選舉的另外10名候選人在經濟理論上「動口能力」都比不過這位法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當選總統:人家是經濟科班出身。

馬克宏出身高級知識分子家庭,雖然大學主修哲學,但本世紀初接受國家行政學院和巴黎政治學院培訓深造后,獲得的第一份公務員職位就和經濟、財政有關:在希拉克(Jacques Chirac)和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兩屆政府的經濟與財政部擔任財政督察達4年之久,2007年7月24日,前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總統特別經濟顧問、歐洲重建與發展銀行(EBRD)創始人阿塔利(Jacques Attali)受薩科齊委託,創辦了跨黨派的「推動法國增長委員會」(Commission pour la libération de la croissance française,以「阿塔利委員會」 Commission Attali著稱於世),這個委員會由42名各黨派、無黨派精英組成,都由阿塔利親自遴選,集思廣益後於2008年1月23日向薩科齊提交了一份主張從根本上改革法國經濟、就業和用工合同制度,釋放經濟活力的《阿塔利報告》,成為後來極富爭議的42款「阿塔利改革建議」的集大成者,而馬克宏不僅是42人之一,還以30出頭的年齡擔任了副召集人,令人刮目相看。

2008年他辭去公職,投身著名投行——羅斯柴爾德銀行(Rothschild & Cie),並創下了許多典範交易,包括牽線促成了雀巢和輝瑞間的「大買賣」。

2012年,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當選總統,繼續重視「阿塔利經濟學」,並責成後者完成了第二份「阿塔利報告」,被公認為阿塔利「大弟子」的馬克宏本就是一名社會黨員,自然備受重視,先是出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兩年後又在瓦爾斯總理(Manuel Valls)內閣中出任經濟部長,以廢除35小時工作制(諷刺的是這個制度是社會黨執政時推出的)和出台主張削減勞動福利、降低企業成本的《馬克宏法案》而著稱。但這些改革措施遭到社會黨正統派的強烈不滿,不僅導致他在2016年8月被迫離職,也埋下曾被公認為「社會黨未來之星」的他遭排擠出黨、不得不「單幹」參選總統的伏筆。

如今這位投行和經濟專家、部長出身的新總統橫空出世,而法國經濟和就業形勢卻依舊嚴峻(2016年GDP增速只有1.2%,遠低於預期0.2-0.5個百分點,負債比和失業率的數據則一片慘淡),人們不免要問,馬克宏能否趕走法國經濟的「黑天鵝」?

和某些國內外評論家的說法不同,馬克宏並非「中派」,而是接近社會黨奧朗德一系的中左派。不過單論經濟思想,他的確帶有「中間派」、確切說是「阿塔利經濟學」的濃厚色彩——但也同樣沾染了「阿塔利經濟學」不合邏輯、不能自洽的毛病:既強調「提高效率」、「降低企業成本」,又強調「確保社會公正」,奧朗德執政時既要強征「愛國者稅」(對法國百萬富翁超過100萬歐元的年收入徵收高額附加稅),又要削減工人福利、縮短新員工第一份合同效期,結果弄到被左右圍攻,馬克宏這位「高參」也要負一定責任。從他在競選期間的相關言論看,儘管刻意隱藏了鋒芒,但他上台後的經濟主張也不不會離「阿塔利經濟學」太遠。

他在選舉期間所公布的經濟施政綱領,就正是這樣一個「既左且右、非左非右」的「阿塔利式方案」:核心是「6年壓縮開支600億歐元」,具體明細包括,通過精兵簡政壓縮中央政府開支250億歐元,削減對地方政府支持100億歐元,壓縮醫療保險開支150億歐元,壓縮失業保險開支100億歐元;減少120萬公務員名額,代之以成本更低的短合同僱員;通過辦公數字化和報廢重污染汽車達到精兵簡政省錢的目的;自2018年起削減家庭房地產稅80%;通過將企業稅和家庭稅稅率調整為同一稅率,減少企業所得稅率25-33%;按照統一的30%稅率徵收企業所得稅和「富豪稅」,等等。

這其中的「阿塔利式糾結」可謂比比皆是,如既要減少地方行政撥款、減少稅負,又要將更多工作推給元氣大傷、財力捉襟見肘的地方當局,本身就近乎天方夜譚,又如減少八成房地產稅既不切實際又不可能如其所言「照顧窮人「(住HLM即低租金住房的窮人沒有物業,又何談物業稅)。曾有人對此嘲諷道,號稱科班出身的馬克宏,怎麼可以外行到把企業所得稅和個稅捆綁在一起呢?

儘管馬克宏聲稱自己「不是親歐派」,但他畢竟也不是脫歐派,未來法國這個歐盟兩大支柱之一和布魯塞爾的關係有望保持良好。而動輒將「貓論」掛在嘴邊的他當年曾力排眾議,批准企業收購法國圖盧茲機場,因此一般認為,法中經貿關係至少不會在他任上變得更糟。

但必須看到,根據Ipsos/Sopra Steria選后民調顯示,投票給馬克宏的人中43%是因為「不想讓勒龐上台」才選他,33%是因為「想改變現狀」,因為支持其政綱或喜歡其能力個性而選他的則分別僅佔16%和8%,這還不算,由於第二輪投票齊全率高達25.3%,加上空白票、廢票,更高達創紀錄的32%,這意味著馬克宏只得到43.3%的選民選票,而那個「支持其政綱」的比例,不過是這43.3%中的16%而已。如此少的支持率,當然會扯未來總統經濟施政綱領實現的後腿。

不僅如此,法國立法選舉將在6月舉行,如前所述,他所屬的「前進!」黨是自己臨時搭建的「草台班子」,應付總統「海選」尚可,在52萬平方公里國土數百個小選區,和社會黨、共和黨等樹大根深的老牌政黨角逐348個參議院和577個眾議院議席,則近乎是個讓人笑不出來的笑話。可以預料,新一屆法國議會將仍然是這些老牌政黨的一統天下,「前進!」和國民陣線這些「草台班子」和「胡椒面式政黨」(指黨員人數不少但分佈太分散,在絕大多數選區都不佔優勢的政黨)將很難拿到太多議席。如此一來,馬克宏將不得不從反對黨中推舉一名總理,並由後者組閣。法國的政體是「半總統制」,總統、總理都有實權,習慣上「總統主外、總理主內」,如果兩位分屬不同黨派,經濟屬於「內」的範疇,總統的經濟主張有多大比例可以不走樣地通過異黨派總理及其所組內閣傳達、貫徹,則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