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PreAngel · 王利傑:在人上下功夫是天使投資的使命

PreAngel · 王利傑:在人上下功夫是天使投資的使命

享趣味的思維啟迪,接地氣的創投方法論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 投資人說

圖:PreAngel創始人 王利傑先生

關於天使投資,存在即是合理,即便對於全民天使這樣熱議的現象,我們也無需太多指責和擔憂,做天使,「無論是沖著賺錢還是情懷,新鮮感或是曝光度,只要你來這個行業就是好事,既然發生了,就讓他發生,不好的東西一定會被迭代掉,就像生物不停進化一樣。」

如需轉載dd請聯繫原作者,違者必究!

王利傑稱自己是游擊隊出身,通過華為和創業移動2.0論壇的經歷,用10萬資金起步「鬼使神差」的步入天使行當。目前他管理6支基金超3億人民幣,經過5年的發展,PreAngel Fund已經演變成了一個基金家族,裂變出十維資本,伽利略資本,華傑資本,黃浦江資本,荷多資本,喔贏資本以及PreAngel LLC美元基金。他投資了近300個初創企業,重點關注新IT、金融科技和醫療創新等領域的A輪前項目。

1

廣撒網就是我的品牌

我算得上是游擊隊出身自學投資,由於有過創業經歷,我認為投資之路,其實也是在創業。

起初投5萬、10萬,雖然資金不多,但我會陪著企業一起,利用我的人脈優勢,幫他們對接資源。最初投資,我並不挑投資者,我喜歡的就投10萬,不喜歡我的也不會要這些錢。這就讓我的決策非常快,由於單筆資金量小,讓我有機會投資到了更多的公司,如今已有300多個項目。

歸納PreAngel Fund的投資特點,最大的亮點是,「投資的項目更多、決策更快。」有人評價我的投資是廣撒網,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品牌,我的策略就是大量繁殖、優勝劣汰、快速迭代。由於投資項目量大,會讓我對於看人的直覺越來越准,讓我更懂得從多個維度來定義,這個創業者是否是「領袖」的苗子。

而後,投資人要做的就是「冷酷等待」,就是,無論當年你多喜歡這個創始人,只要他沒跑出來,客觀上你都應該及時剎車。反之,這個創始人是個偏執狂、神經病,但他跑出來了,事情做得很好,那你就需要跟進。

2

裂變GP的打法保持多元化

除了廣撒網,在基金的構成上,我也一直信奉裂變GP的打法來保持自己的多元性。「子基金多、合伙人多」是PreAngel Fund的另一特點,之所以選擇裂變成多個子基金而非集結更多合伙人做大基金,我也有自己的考慮。一千天使會有一千種方法論,而子基金的好處就是,一個人可以投多個不同方法論下找到的項目,而這靠一個投資人是不可能做到的,裂變GP能夠保持方法論和項目的多元性,「天使投資一定要靈活,不能太死板」。

同時,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比VC、PE更早的接觸到一些好項目,早觀察早下手。我會幫助子基金投資的項目做戰略資源整合,而這個整合的過程就是一個很好的考察是否要投下一輪的時機。這也是我的夢想,希望自己的基金可以從聚焦天使,做大到從天使到Pre-IPO的基金。

3

天使投資不是靠智來取勝

回憶當年,我只能用四個字「鬼使神差」來形容,我沒什麼錢,但我投資錢出去的時候,從來不糾結。無論是原來的10萬一筆投一個項目,還是現在2000萬一筆投一個項目,我都很少糾結,看對了人我就投,基本上我是能夠做到定好一個原則去執行,錢就是數字。我不會去想那麼多沒用的事情。

也就是因為此,我有一個有趣的理論,越聰明的投資人越難在天使階段出手,萌芽期的創業問題太多了,投資人太聰明會看出很多問題,你很難下手。

有時候投資或許有它的「稀里糊塗」,重要的是,創業者是否能一直發現問題並學習進步解決問題的能力,投資馬雲的時候,阿里巴巴還沒有,只有一個黃頁的時候就投了,這時候的選擇未必是對的,但重要的是馬雲一直在改變。

天使投資人不是靠智來取勝的,不能太小聰明還是需要大智慧」,要有一點夢想,願意支持年輕人,並能在陪伴好企業的路上堅守。

在投資圈多年的經歷,我給自己的職業生涯制訂了一個目標,希望能成為偉大的投資人。由於喜愛科技,想著未來可以用自己賺到的錢成立獎學金,鼓勵華人的科學創新。我非常喜歡Paypal的設計者Elon Musk,他搞的是航天事業,是新能源,即便最後失敗了都是偉大。賺了多少錢不是偉大的標準,而是投了多少社會價值,投中並幫助了多少企業。這就是做天使投資人要有的使命感。

4

在人上下功夫是天使投資的使命

而天使投資的另一個使命,我覺得就是看人。

方法一,看他愛不愛他做的事。如果喜歡,他不會因為遇到困難就退縮,也不會覺得累。

方法二,看他創業有沒有使命感,有使命感和責任,就不容易輕易放棄。滿足這兩點后,我就等待下一個考驗,就是當公司經歷一次致命打擊時,「觀察他怎麼處理。 在溫室的時候是很難真正了解一個創業者的。他的處理方法會給你一種直覺。能讓你判斷,這個創始人你是繼續力挺還是撤。

投資人應該常常反思自己,看看自己是否跟創始人站在一條線上,要幫忙不添亂。

我把幫忙定義為「打通任督二脈,就是告訴創業者,要懂得放棄犧牲很多,應為創業是一個持久戰,有時候雄心壯志很容易,百米衝刺也行,偶爾一激動跑個馬拉松都可以,但你讓他每天跑10公里跑十年這才難。能做到這些的苗子,就是天使投資人要重點下功夫的人。當然,除了這些,天使投資人還需要整合資源幫助創業者少走彎路。你想跟誰談合作,我替你敲門。

現在「年輕人」是我比較喜歡的創業者和投資人類型,人的心理年齡大了以後,就不太會接受改變,不管投資人還是創業者,我都比較喜歡白紙型的,但前提是,人靈光有悟性又勤奮好學,態度很重要。

5

天才型偏執狂是百億美金公司創始人的特質

百億美金市值的公司創始人有一個共性,就是天才型偏執狂,但這些人可能在日常相處中「有點怪很多優秀的企業家,你更多看到的是他的光環,而不是他很多不近人情的部分。

而在「怪異」的表象之下,如何發掘這樣的創始人是否具有天才偏執狂的潛質,我看到過一些優秀創始人,罵起員工來,旁觀者都會覺得為什麼不能委婉一點,但換個角度來思考,「為什麼偏執狂和神經病容易成功?因為任何世俗的東西都不能束縛他們,就像喬布斯。」而這份偏執在做公司的時候恰恰是件好事,產品不行他就罵人,要求你必須做成什麼樣,逼著你突破自己的極限。

因此在選擇項目和創始人的時候,會用幾個指標判斷,一個是,會看創始人是否努力,而這種努力有的時候需要是一种放棄本能的努力,「就是你不能睡懶覺不能度假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同時,還要努力學習伴隨公司一起成長,第二當團隊中,有人掉隊,成為公司發展瓶頸的時候,創始人是否能果決為了保證集體利益,把消極怠工影響公司文化和制度的人「幹掉」,即便他是你創業初期一起打江山的兄弟。所以有時候偉大的人未必是好人。投資一個10億美金的獨角獸,站在風口就行了,而10億美金再往上走,就要求創始人的格局、胸懷、領導力是否能跟上,因此,我更喜歡「真正心裏面有夢想、有情懷的偏執狂,寧願以後歸零也要堅持自己做,不輕易為了套現賣掉公司」的偏執狂。

而從另一個角度,遇到天才偏執狂型的創始人,如何才能辨識,也是我認為天使投資人該反思的問題,「就好比徐新投資劉強東,要知道即便前期你的判斷全部都對了,但京東的成長中,有四次險些破產融不到資的經歷,都是徐新頂住了所有LP的壓力借錢給他。」這就是光鮮背後投資人的不易,是否能選中獨角獸,是否能一直陪伴創業者度過煎熬的歲月,重重考驗都是投資人要面對的。

6

矽谷獨角獸多不是因為成功率高

而是因為創新密度大

目前除了在國內的項目,在美國也組建了自己的團隊,在矽谷做投資。比較兩地的投資特色,創業者、創業圈和投資人的區別,是兩個天使投資市場最為不同的部分。

矽谷的創業者相對於國內更加成熟,這種成熟的價值更體現在他們對於項目估值的理念上,如果孵化器給你7萬美金的話,拿走你6%的股份。100萬美金或者120萬美金左右的估值,對於創業者說太低了。同樣的情況,美國創業者的想法則是,我入駐這個孵化器,這個孵化器對接給我的資源和支持,能讓我公司的估值增加兩倍三倍,而我只出讓了6%。用6%能換來一倍兩倍的話,就是個划算的買賣。而這種理念對我感到啟發良多。

為什麼像Airbnb、Uber這樣,全世界那麼多優秀創新公司都在矽谷產生?導致這件事的最重要原因就是,矽谷的創新密度是全世界最高的。矽谷有優秀的公司是因為背後有大量失敗的公司,不是說矽谷的成功率高,而是它的基數大,當然再加上國際上全世界比較優秀的人都往那兒跑,再加上那邊的資本也比較聰明,篩出來了一些很牛的公司。

美國的創業者,更看重「門當戶對」的天使投資人,在,A輪可能就翻了10倍,但矽谷通常情況下可能翻三五倍就很好了,投資人很理智,他不會擔心有土豪給你更多錢,項目就跑了,因為創業者也是挑投資人的,會選擇門當戶對,有幫助的而不只是有錢的。

這種環境相對是更成熟的,高估值不一定是好事情,你下一輪如果做不到更高,你要往下走,這個公司就不是一路往上了,士氣就不對了。所以說你還不如每次一個台階的走。國內經過這一輪所謂資本寒冬的調整,也會逐步理智。

去美國做投資,我更傾向於挑選美國的創業者,初來乍到時,不管是否對項目夠確定,還是盡量能和一個主流基金一起投,投多了,慢慢有感覺了,可以自己判斷大勢,價格合適就投。目前,我已經在矽谷投資了60多家公司,之所以建議剛開始選擇主流基金一起投,是通過這個過程,天使可以學到主流基金喜歡看什麼,如果不了解主流基金的喜好,你的下一輪就會出問題。

*本文系投資網首發。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人說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繫原作者獲取授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