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英國名校翻譯碩士 怎麼練

英國名校翻譯碩士 怎麼練

文/陳萱 大學生雜誌

23歲那年,我來到英國紐卡斯爾大學攻讀中英口筆譯碩士,英文全稱叫MA in Translating & Interpreting. 在一堂口譯課上,老師讓我們每個人用中文講幾句為什麼要來英國學翻譯。這其實是一個消滅口頭禪的訓練,規則是誰在講話中說了「嗯」「呃」這樣的語氣詞就要下台。聽起來簡單,但全班同學基本上都在兩句話之內結束戰鬥。輪到我的時候,我努力做到不緊張。

「第一因為喜歡英國的文化,第二因為英國的教育質量好,第三,呃……」 我被轟下了台。

紐卡最著名專業

大學部讀保加利亞語的我一直喜愛英語,四年一直和北外英語學院的高材生們混在一起,深知這些「根正苗紅」的科班生有多麼厲害。到了紐卡斯爾以後,更深切體會到差距。

國內英語系大學部生畢業后如果去海外讀研,很多會跨專業。我那一屆北外英語系同學出國讀翻譯的寥寥無幾(也可能和尖子生大都選擇去讀北外高翻、北外英院研究所有關),反倒是我們這些非英語專業的學生更喜歡去海外學翻譯。和北外高翻不同,申請英國翻譯碩士不需要具備第二外語能力,這也為非英語專業的學生打開了一扇大門。

紐卡斯爾大學當年在全英排名15~20左右,其最著名的專業是醫學和翻譯。翻譯專業隸屬現代語言學院,有兩個分支,英文叫做strand,一個是Chinese strand(中英翻譯), 一個是European strand(歐洲語言翻譯),我們那屆以法語和西班牙語為主。

Chinese strand有一年制和兩年制之分。英國的碩士項目大都是讀一年,紐卡翻譯系的兩年制就顯得比較獨特。第一年是Postgraduate Diploma,可以理解為讀完只有研究所學歷,考試通過以後才能進入第二年MA(文學碩士)階段的學習。

我們那年入學的兩年制學生一共有57人,除了一個曾在讀書的法國女孩以外,其餘都是人,51個來自大陸,5個來自台灣。57人又分為四個小班,交傳是小班上課,同傳課是兩個小班一起上課。Chinese Strand有十幾位老師,大部分老師來自台灣,一位來自大陸,英國老師有六位,四位常駐,另外兩位不在紐卡斯爾居住,只在有課的時候來。

在紐卡的兩年,我學習了漢英筆譯、交互傳譯、同聲傳譯、雙邊口譯、翻譯研究、研究方法、字幕翻譯、文學翻譯、口筆譯信息技術等課程,可謂理論與實踐並重。另外,紐卡翻譯專業的學生還可以選修法律翻譯、第二外語等課程。我們那一屆的第二外語選修課有西班牙語、法語和日語,授課老師均來自對應的母語國家。可以說紐卡培養的是全方位的翻譯人才。

沒有標準答案,只有優秀作業

紐卡的翻譯教學和國內最大的不同就是老師從不照本宣科,注重學生之間的互動,翻譯練習沒有標準答案,只有學生的優秀作業供參考,我們稱之為good example。每次筆譯作業老師會選出幾個good example放在內部系統里供大家閱讀。第二學年的口譯課變成由學生分組輪流給大家上課,由學生布置並批改作業,選出好的示例(good example),老師只在課後做點評。口譯課則是每個同學的表現都有錄像,放在內部平台上供大家觀看。大家每周的口譯作業也要以錄音的形式上傳到這個平台。

同聲傳譯是第一學年下期的必修課。說起同聲傳譯,最重要的一項技能就是multi-tasking,即同時處理多項任務的能力。multi-tasking是可以通過後天訓練加強的,但也並非所有人都具備這個「分神」的天賦。第一次進同傳箱,我就發現自己有這個天賦,尤其是中譯英,做起來非常順手。這或許是我的英文表達比英語聽力強的緣故。

每一節同傳課我們都會兩人一組進同傳箱練習,周一到周五同傳教室空閑的時候還可以預約去同傳箱里練,但由於大家練同傳的熱情高漲,通常每個同學每周只能預約兩個小時,平常想去教室練只能等臨時空缺。

我第一學年期末考試同傳得了「優秀」(distinction),第二學年繼續學習同傳,正式進入MA階段,MA一共有五個專業方向:口筆譯(側重口譯)、口筆譯(側重筆譯)、筆譯、口譯、翻譯研究。如果同傳和交傳成績都在60分以上,就可以選口譯,如果筆譯成績也是60分以上,那就可以選口筆譯。我選了口筆譯(側重筆譯),核心課程是筆譯和同傳。如果口譯和筆譯的成績都沒有上60分,那隻能選翻譯研究。當然,也有各門成績都很好的學生選了翻譯研究。

紐卡翻譯系的另一個特色是模擬同傳、交傳大會,每個學期各舉辦一次。模擬會議按照正式會議策劃,有主持人、組織者、會議議程單、茶歇(會場真的有茶、咖啡和點心)。

第一學年下學期的交傳模擬大會規模很大,開了一整天,每個學員邀請一位演講者,為嘉賓的主題演講做交替傳譯,結束后老師會當場對每一位同學的表現進行點評,觀眾在會後選出當天的最佳口譯。那天我不僅是口譯員,也是主持人之一,忙得不亦樂乎。除了翻譯上的點評,老師還給了一些很實用的建議,比如口譯筆記本不要用左右翻頁的,要用上下翻頁的,圓珠筆不要用有筆帽的,這樣開開合合很不方便,最好用按動型的。我們的英國老師說:做交傳時女生的長發最好不要披散,因為垂下來的時候容易擋住眼睛,不方便記筆記。

目睹同傳間頭髮花白老前輩

在英國讀翻譯還有一大優勢,就是有很多實習機會,甚至可以去聯合國實習。我在研究所一年級的暑假去布魯塞爾參觀了歐盟口譯司,研究所二年級參加了歐洲委員會En-Compass Project翻譯項目,寫論文期間去聯合國維也納辦公室進行了為期一周的同聲傳譯實習。

En-Compass Project是一個世界文化遺產項目,這個項目的筆譯部分一共有五位同學參加,大家輪流擔任譯者、審校和項目經理,最後再由系裡的老師校對一遍返回修改。我們五個做了一個學年,翻譯了40個條目,每一個條目都要經過好幾輪的翻譯、校對和修改。

聯合國實習讓我認識到自己離一個真正的國際大會同傳有多遠。以前從來沒有身臨其境地見識過那麼多國家的口音,所以輪到我的時候我都沒有聽懂參會代表的歐洲英語,半天沒說出來一句完整的話。連續五天都關在箱子里,最初的興奮慢慢變成焦急,因為我們去實習的原子能辦公室同傳箱數量有限,同一批去實習的同學卻有十幾個,這樣半天才能輪到自己練習一會兒,其他大部分時間是在觀摩。實習生的話筒是關著的,所以我們的聲音不會傳到參會者的耳機里,他們聽到的是聯合國同傳的翻譯。坐在同傳間樓下的實習生可以通過耳機聽到聯合國同傳譯員的實時口譯。

在同傳間看到很多頭髮花白的老前輩,我更意識到同傳絕對不是青春飯,而是一輩子的修為。

在紐卡學習期間,我利用節假日去了英國十幾個城市,自助遊了七八個歐洲國家,還寫了兩個旅行專欄,曾在雜誌和網路連載。教會我翻譯的不僅僅是紐卡,還有整個英國,那些講座、戲劇、圖書館、美術館、博物館、善良友好的英國人。

紐卡的翻譯教學和國內最大的不同就是老師從不照本宣科,

注重學生之間的互動,翻譯練習沒有標準答案,

只有學生的優秀作業供參考,我們稱之為good example。

責任編輯/孫雲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