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科院院士陸大道:貪大求快是一些新城新區失敗的主要原因

中科院院士陸大道:貪大求快是一些新城新區失敗的主要原因

《財經》記者 張倩/文 朱弢/編輯

近年來,新城新區遍地開花,不少地方意在藉此推動地方產業升級轉型,並拉動增長。但因為普遍缺乏科學規劃,導致巨額投資之下並未促進人口的聚集,反而為政府負債纍纍,使得城市後續發展乏力。6月11日的產業園區創新發展論壇上,多位學者對新區應如何發展提出建議。

目前,有19個國家級新區,11個自貿實驗區,219個國家級經濟技術產業開發區,156個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5個國家級金融綜合改革實驗區,另外省級、地市級還有大量開發區。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5月,全國縣以上新城新區超過3500個,規劃人口達34億,部分新城新區已淪為空城、鬼城。

在科學院院士陸大道看來,功能定位、產業缺失,和高速、大規模的開發是導致新城新區規劃失敗的主要原因。

上述發展模式直接導致政府在後期的發展規劃方面步履蹣跚。以天津濱海新區為例,2006年該新區投入700億元建設資金,至2009年總投資達到了1.5萬億元,旨在加快濱海核心區、響螺灣和于家堡中心商務區及其他十幾個新區、園區的建設,建設面積達到了2270平方公里。

2010年新區5000萬以上的重點項目為455項,總投資為9000億。2013年這一投資規模達到了1萬億,是上海的2倍、廣州的2.3倍、深圳的4倍,與整個英國的城建投資總額持平。

在巨額投資的基礎上,天津開始建設金融商貿機構,計劃吸引北京的金融產業轉移,打造北方的金融中心。同時天津在大力發展製造業,但2010年製造業的過剩產能已經達到30%。截至目前,濱海新區林立的商務大廈中,有的還沒有裝修,有的裝修了一半。縱觀新區的街道,可以發現到處是房屋出租的廣告,號稱金融中心的于家堡只有幾家街道級的銀行營業所,上午8點上下班,道路上只有幾輛車閃過,且所有地上停車場都沒有派上用場。

對此,陸大道表示:「我估計2008年以後濱海新區的建設花費了2萬-3萬億,現在天津市已債台高築。」

濱海新區的規劃路徑也暴露了全國多個新城新區在建設過程中存在的短板,即功能定位模糊,剛開就進行大規模建設,但後續產業難以跟上。

對此,英國社會科學院院士、倫敦大學學院教授吳縛龍表示,新城新區的發展尤其是大都市區域的發展應具備區域視野。如北京副中心通州的建設即是將其規劃納入了北京整體的功能結構定位,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提出是也為了解決區域問題,這其中包括了交通、產業的整體布局。

在一定的區域範圍內,產業發展和城市功能協同共進、相輔相成,實現良性互動才是科學的發展格局。

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經濟信息部原副部長賈槐說,新建的城區在發展產業方面面臨的最關鍵的問題是「不接地氣」。他舉例說,西部一省份的園區的建設規劃為發展新能源汽車,但當地並沒有相關的配套產業,政府不得不投入大量的資金來完善規劃。

賈槐提醒「充分考慮產城融合的問題很重要」,引入產業的時候需在統籌的前提下進行資源配置,而進行資源配置時,需根據經濟社會的發展將公眾的民生問題,如吃、住、行、文化、體育等因素納入考慮範疇。

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諮詢委員會主席劉太格此前接受《財經》記者專訪時曾表示,城市發展應該五臟俱全,比如,北京的國貿和金融街應該補足居住功能和以居住為軸的商業功能,回龍觀和天通苑應補足就業功能。

在這一方面,波士頓的城市規劃相對成功。19世紀中葉至20世紀初,波士頓一直是美國最大的製造業中心之一,進入20世紀,波士頓像其他老工業基地一樣逐漸衰落。1960年前後,波士頓開始了舊城改造,轉型產業的建設和城市功能的建設步履一致,形成了產城互動的發展模式,以愜意休閑的生態環境作為其新型產業的載體和城市的標誌。

在規劃專家看來,波士頓產城融合的亮點與精髓在於城市公園體系的建設和逐水而居的產業布局。

波士頓已實現了交通系統以國際機場、州際公路、快速運輸系統和私人交通工具為網,生態系統以波士頓公園為線,娛樂休閑生活則以露天表演台、體育俱樂部、教堂為點的點線面三方協同。

此外,波士頓還依託多所頂級大學的人力資源基礎,吸引了計算機硬體與軟體公司、生物工程公司等高新技術產業不斷進駐。在此基礎上,金融服務和房地產業也得到飛速發展,城市功能設施與服務型產業在互相促進和滲透中得以雙贏。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