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尋訪蚩尤的後代, 黔東南之芭沙

尋訪蚩尤的後代, 黔東南之芭沙

前記:我曾一而再的踏足芭沙這片土地,來看芭沙人原生態的生活哲學,多少有些嚮往的意味。從廣州到芭沙是遙遠的。這種遙遠,不是空間距離,也不是時間跨度,而是一種內心狀態.

芭沙,位於貴州東南部的從江縣。從前還是以狩獵為生,現在則以種植水稻、果樹為生。網上介紹是當年政府禁獵繳槍時,芭沙人死活不交,頗有人在槍在的氣勢。政府考慮到芭沙人的特殊情況,破例同意他們保留槍支,但不準打野生動物。這樣,芭沙就成了「最後的槍手部落 」。

來芭沙之前,我對她所有的想象,來自芭沙的傳說。。。樹葬與男人帶槍。這裡沒有墳頭,沒有墓碑,只有這麼一棵棵長青的樹,象徵著生命還在延續。這裡還有男人獨特的髮型。遊客無法具有與芭沙人一樣的體驗,作為外來者,沒有故事的延續性,所得到僅僅只是芭沙的光影。

據說,芭沙居住的人是由苗族先祖蚩尤傳下來的,芭沙人也因此自認為是最正宗的苗族。男人們自稱蚩尤後裔,先祖戰敗流落至此,至今他們還扛槍遊走,眼神銳利兇猛如鷹隼,尚武好鬥,上古遺風猶存。他們敬天畏神,相信祖先的靈魂就隱身在月亮山的茫茫林海中。在這裡,時間雖難以追尋,可空間的記憶在一直在延續著。民風和風俗,族群保存的精神支柱,在他們看來,生命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過程……

細細看看芭沙漢子裝扮:背上背著長長的獵槍, 后腰挎短刀,前腰別著煙斗,穿著紅黑上衣,直筒黑褲.頭頂上一束毛髮被高高的束著一個髮髻。

髮髻在芭沙苗語里叫做「戶棍」,是男性成人的標誌。」戶棍」就是剃掉男性頭部四周大部分的頭髮,僅留下頭頂中部的頭髮,盤發為髻。「戶棍」髮式是在所能見到的最古老的男性髮式。而他們的剃頭工具就是用鐮刀。

這裡的男孩從小都留有一撮長發,直到14-16歲,再用彎刀剃光周圍的頭髮,留下頭頂最長的那撮,束成一個髮髻。這意味著,他們成年了,真正成為了一個男人,以後就可以扛槍、打獵、找女人了。

芭沙社會是一個以男性為主宰的世界,婦女除了春種、秋收和挑水,不作很重的農活,但對家裡的大事也沒有決策權,她們都穿瘦袖的苗裝、百褶裙,至今還沒有一個改穿漢裝。

岜沙苗族只有語言而沒有文字,他們的文化主要體現為巫文化和口承文化。岜沙苗人雖然沒有自己的文字,但他們的歷史卻有獨特的記載方式,有的在古歌中、情歌中傳承,有的在山歌里傳播,每逢節慶日,岜沙苗寨里就會傳來別有韻味的苗族歌曲。

無數的遊客正侵略著聖潔的芭沙,我不知道,當他們民族特色變成商業操作,這到底是誰的錯?但我相信,遊客無法看到真正的芭沙,芭沙的美麗,不在於一張張的照片之中。照片與文字一樣無力,無法完全呈現芭沙的姿態。它註定是完整的,拒絕外人的一知半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