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基金經理離職潮湧 交銀施羅德權益基金誰能主打?

基金經理離職潮湧 交銀施羅德權益基金誰能主打?

紅刊財經 張桔

2017年下半場,公募基金上半年的排名也已塵埃落定,當國壽安保和平安大華兩家保險系基金公司規模首次突破千億之時,也有一家銀行系基金公司規模回撤至千億以下,這就是總部位於上海的交銀施羅德基金。數據顯示,該公司去年年底時的規模約為1029億元,但截至上半年底規模已經縮水至881億元,排在了內地基金公司中的第26位。從旗下各類基金的半年成績單看,權益類基金整體表現慘淡,根據《紅周刊》統計,其約有6只基金上半年凈值下跌在10%一線,成為繼華商、中郵、寶盈之後的第四大輸家。

究其原因,《紅周刊》發現交銀施羅德基金近期基金經理頻頻離職,來自Wind資訊表明,該公司今年以來先後折損了三員大將:331日基金經理章妍離職,613日曹文俊離職,622日孫超離職。或許是受明星經理流失之痛,交銀基金今年實戰中選股頻頻失手,例如公司「抱團」操作的泰勝風能和聯明股份都在二級市場遭遇「滑鐵盧」。

「中考」成績單業績分化明顯

數據統計表明,2016年四季度,交銀施羅德基金規模首次突破千億大關,而排名也從上一個季度的30位躍進至24位,創下了近幾年以來的新高。

然而潮水迅速退去,今年公司產品規模重回千億以下。《紅周刊》採訪獲悉,這與公司旗下多隻基金出現凈贖回密切相關。2016年,銀行系基金公司普遍利用股東關係發行多隻委外基金來給規模加「槓桿」,從而成為年終規模排名的最大贏家;但今年在金融監管去槓桿的背景下,委外基金的管理新規出爐,存量的委外要滿足單一投資者持有基金份額低於50%,因此市場上已有的委外產品紛紛遭遇機構投資者以腳投票,贖回成為主要趨勢。

委外產品由盛轉衰固然是主因,但同時權益類基金的難堪人意也是公司的一大敗筆。實際上,公司旗下權益類產品佔據了相當的比重。Wind顯示,公司旗下現有混合型基金35只,規模合計約為335.18億元,同時擁有股票型基金9只,規模合計約為37.70億元,兩者加總,權益類基金的數量佔據了絕對優勢,同時規模也接近了一半。雖然數量眾多,但交銀權益如今星光黯淡:曾經的李旭利、莫泰山、鄭拓早已成為老資格基民的回憶,而後來的管華雨之流也曇花一現,一直沒有哪只權益類基金能夠扛起交銀的大旗。

根據《紅周刊》的不完全統計,實際上除去QDII外,各類基金前十名中均未見交銀系基金身影,權益類基金中則分化明顯,其中交銀策略回報靈活配置、交銀新成長、交銀消費新驅動、交銀穩健配置等少數幾隻基金表現尚可,但更多的交銀權益類基金則表現乏善可陳,甚至多只交銀系基金出現在排行榜的末端。具體說來,截至630日,交銀先鋒上半年凈值下跌了13.78%,交銀施羅德成長30上半年凈值下跌了13.70%,交銀數據產業上半年凈值下跌了12.65%,交銀成長AH上半年凈值分別下跌了10.68%10.67%,交銀科技創新凈值下跌了8.48%,交銀互聯網金融凈值下跌了8.05%

7月以來,儘管市場出現一定幅度的轉暖,但上述交銀權益類基金中的績差者卻未見明顯起色。以表現最差的交銀先鋒為例,截至75日收盤,該只基金今年以來的最新凈值增長率為-12.03%,在504只同類型基金中排在了第494位,位居倒數第十。

獨門重倉股拖累業績?

《紅周刊》查閱了交銀系基金今年的一季報,發現公司權益類基金中表現相對出色者基本踩准了市場的熱點,捕捉到了貴州茅台、美的集團等消費白馬龍頭;但多隻交銀系排名墊後者或許是受到了所謂獨門重倉股的重創。

根據相關的研究報告,結合基金的一季報和上市公司的一季報分析,交銀施羅德基金的獨門重倉股包括泰勝風能和聯明股份兩家公司,其中交銀掌控了13.32%流通股的泰勝風能和12.26%流通股的聯明股份;查閱兩家上市公司的一季報,在泰勝風能的十大流通股股東中,交銀先進位造、藍籌混合、經濟新動力3只基金分列第一、第二和第七位,且3只基金均非今年一季度進入該股,首季還在二級市場均增持了該股;類似的增持也發生在聯明股份身上,公司旗下的先鋒混合和數據產業靈活配置兩隻基金分列十大流通股股東的前兩位。

但兩隻股票在二級市場上的走勢卻著實不佳,根據《紅周刊》的測算,截至75日,泰勝風能的股價在二級市場上下跌了約16.72%,而聯明股份的股價更是大幅下跌了約23.18%

其中,聯明股份無疑是拖累交銀先鋒混合的「罪魁禍首」之一。根據交銀先鋒的一季報,基金經理當季所配的十大重倉股中,迄今只有兩隻股票的股價出現了上漲,其中僅有一隻股票漲幅超過兩位數;形成對比的是,在出現下跌的8只股票當中,它們開年迄今的跌幅均達到了兩位數,並且5只股票下跌超過了20%,聯明股份還不是其中最慘的一隻,全信股份開年迄今股價下跌已經超過了30%

深層原因人才流失傷筋動骨?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隻基金的現任基金經理是同一個人——芮晨,芮晨的基金經理之旅始於交銀基金,迄今其基金經理崗位任職時間僅為兩年,而其目前在交銀同時管理著3只基金產品;除去上述兩隻外,其管理的另一隻產品為交銀數據產業靈活配置。

不過,根據天天基金網的測算,芮晨管理3只基金的任職回報率均為負值,其中虧損最為嚴重的自然非交銀先鋒混合莫屬。《紅周刊》搜集資料發現,曾有基民對芮晨的業績提出過質疑,認為其難獨立挑起3只基金的基金經理重任。不過,「一拖三」尚不是交銀的紀錄,公司旗下現有19名基金經理和75只基金產品,如是推算,似乎平均一人管理4只產品比較準確。

現實的情況是,該公司實操中屢屢刷新著內地基金行業「一拖多」的紀錄:其中基金經理於海穎管理著公司9只基金產品,基金經理李娜目前管理交銀施羅德旗下12只基金產品,連端清目前管理交銀施羅德旗下的14只公募產品。而或許也是某種程度上源於不堪重負,交銀近幾年所流失的基金經理中,多位都是此前「一拖多」的能手。具體說來,2015年時,「一拖六」基金經理林洪鈞選擇離職;而今年以來,先是「一拖七」基金經理章妍選擇離職,近期「一拖九」基金經理孫超也選擇離開。

《紅周刊》了解到,2016年全年,交銀旗下未有一名基金經理選擇離職,上一次的離職潮還要退回到2015年,當年6位基金經理選擇離職,而鑒於當時牛市的整體氛圍,彼時離開的人多數選擇奔私創業。自此以後,交銀著力培養了后李旭利時代的新黃金一代。但好景不長,今年以來離職潮再起,除去章妍和孫超外,2016年金牛基金經理得主曹文俊也在前不久選擇離開,而他曾被坊間公認是公司新黃金一代的領軍人物。如是背景下,未來或許有更多缺乏經驗的「菜鳥」們會被推上該公司的「前台」,成為公司挑大樑的人物!

交銀基金面臨的問題林林總總,但危機之中同樣暗藏著機會,一旦某隻權益類基金能年終問鼎或者躋身三甲,一切或許都會改變,我們拭目以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