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惡魔」高承勇的「面具」人生 「老好人」印象至今迷惑鄰居

「惡魔」高承勇的「面具」人生 「老好人」印象至今迷惑鄰居

原標題:「惡魔」高承勇的「面具」人生 「老好人」印象至今迷惑鄰居

「惡魔」高承勇的

「面具」人生

「老好人」舊印象至今迷惑老家鄰居

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資料圖。(央視截圖)

高承勇老宅大門,已完全生鏽。

「高承勇就要受審了!」7月17日下午1點,甘肅省榆中縣青城鎮城河村,村民曾先生掏出手機,打開網上信息,給正在玩著撲克牌的其他鄰居「讀新聞」:7月18日上午9點,白銀市中院將對被告人高承勇進行不公開審理……

去年8月底,涉嫌殺害11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落網的消息,傳回高承勇的老家——位於黃河南岸的榆中縣青城鎮時,鄰居們萬分詫異:「不可能哦!他以前不僅與我們相處和睦,還樂於助人,那麼一個老好人,怎麼可能殺了那麼多人?」

2017年7月17日,時隔近一年,在高承勇站上被告席前一天,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再度回訪青城鎮城河村后發現,高承勇用於藏身的「老好人」假面具,至今仍迷惑著他的部分鄰居。

假面

鄰居回憶:他曾經挺愛幫忙

回訪·青城與白銀

隔著黃河,一條縣道連通兩地

從甘肅白銀公園路出發,的哥狄維東駕車一路往南,幾分鐘后,便駛上了白榆公路。

白榆公路,白銀市區通往榆中縣的縣道。這條公路,是白銀市區通往高承勇老家——青城鎮的唯一公路通道。

「現在是高樓林立。而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了白榆路,還看不到多少車和人。」狄維東說,高承勇當時在城裡作案后,「潛回」35公裡外的老家青城鎮,只有這條路可走,無論坐車還是通過其他方式。

狄維東,出生於1985年。高承勇作第一起案時,他才3歲。

縣道還算平整。繼續向南,大概30分鐘左右,抵達黃河北岸的水川鎮,繞鎮而過,駛過青城黃河大橋,來到青城地界。

青城鎮,又被稱為青城古鎮,是蘭州市的國家級歷史文化名鎮,也是甘肅古民居保存較為完整、非常難得的古鎮。如今,整個古鎮已成國家4A級旅遊景區。

「我們從白銀城區到青城古鎮,大概耗時不到一個小時。」狄維東說,回到高承勇作案的時間段,他乘車往返,所需時間可能要長得多。

青城古鎮一位老者說,按照行政區劃,青城古鎮隸屬蘭州市榆中縣管轄。相比榆中縣,古鎮距離白銀市區更近一些,白銀城是古鎮居民進城的第一選擇。同時,與2013年實現公交化相比,在2013年以前,從古鎮到白銀,人們出行交通方式只有一個選擇:過黃河,在水川鎮坐班車去。「往返一趟,至少也要大半天。」這位老者說。

據警方通報,高承勇真正開始在白銀城區長期居住,其實是在終止作案的2002年以後。而上世紀90年代之前,高承勇的人生重要坐標,定格在青城鎮。

回訪·族譜和祠堂

丟盡顏面,族譜里仍有他的名字

7月17日下午2點,位於條城街的高氏祠堂,遊人稀少。祠堂內的捐贈功德碑上,沒有高承勇的名字。「他?幾乎沒有來過這裡。」提及高承勇名字,祠堂守護人說,「他做錯了,理應受到法律的審判。」

高氏祠堂始建於1779年,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古鎮,屬於一處頗有點人氣的景點。遊人要想進入,需購買價值35元的古鎮通票。

不過,在去年8月26日以後,被吸引來到這裡的人,不再僅局限於那塊清代道光帝御賜牌匾,也不再僅僅想聽高氏家族出了7位進士那些事,他們的談資換成了高承勇,祠堂管委會主任、青城高氏現任族長高孝友,總會遇到尋來的「路人甲」,希望獲得更多關於高承勇的談資。

面對遊客們對高承勇的「糾纏」,高孝友顯得非常不耐煩:「他只不過是青城高氏後代中的一員,我們高家,出了很多正面人才。」「他的做法,不能代表高氏。有媒體把高氏祠堂圖片,配在寫他的文章里,我有意見……」早在去年,當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來到高氏祠堂探訪時,高孝友就曾對這些事「大為光火」。

7月17日下午,高孝友卻沒有出現在高氏祠堂。祠堂守護人是高家的媳婦,她說「高承勇受審,大家都知道。他做錯了,理應受到法律的審判。」

翻開《故條城高氏族譜》,在474頁,高承勇名字仍在列。「他是殺人惡魔,法律會給予他嚴厲制裁。他的錯,丟盡高家顏面。而他姓高,這是不可能改變的事實。所以名字依舊在族譜里,沒被逐出。」高家媳婦說,放在過去,根據傳統宗親關係,可以把高承勇帶到祠堂,適用「族規」給予懲罰。現今,是法治社會。「我相信,法律會給予高承勇嚴懲。

梳理高承勇嫡親族譜,高承勇父親輩有六兄弟,作字輩份,名依次為「榮華富貴財源」。高承勇的父親高作華,排二。

高承勇的嫡親哥哥高承明,就居住在高氏祠堂後面不遠處。不過,至今無人能與高承明取得聯繫。高承勇的一位堂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直截了當回復「我們和他不熟沒有關係」或已給出答案。

回訪·老宅與鄰居

鄰居至今不敢相信他殺了人

高承勇的老宅,位於青城鎮深處的城河村。

這裡的房子,幾乎都是由磚壘加土坯式結構建造。

穿過一條接一條的蜿蜒小巷子,如不是熟悉者指路,高承勇的家,還真難以找到。巷子里,或許因為已多年無人常住,特別是高承勇落網后,其家人再也沒有回來的緣由,鐵制大門已完全生鏽。兩邊門框貼著的春聯,也完全褪色。門上,除那把鎖頭顯眼,還有門上的兩處鞋印,也略微顯眼。另外,門上寫有的「感恩」二字,也依稀可見。

透過門縫,院內雜草叢生。陽光照耀下,和院內那棵棗樹樹葉一樣,不僅茂盛,而且翠綠翠綠的。鄰居介紹,這處老宅,是1986年高承勇結婚時,與哥哥分家所得。其實,他家其他子女從父輩分得的房產,基本一致。區別在於,周圍堂兄弟和親屬,經過外出打拚掙錢歸來,將土坯房改建為新磚房。而高承勇家,在2002年集體搬遷至白銀,老宅和耕地便一同拋棄。

「他很早就出門去了,我嫁過來時,很少與他接觸。」鄰居家的一位媳婦,是1989年嫁過來的。那時,高承勇已在白銀犯下了第一起案子。

這位媳婦回憶,在她的印象中,高承勇不怎麼愛說話。見面時,打一聲招呼,便不再有更多的話了。與周邊鄰居相處得也很和睦。哪家有什麼事,喊到他會很樂意去幫忙。他的妻子要開朗一些,愛開玩笑。

「我至今還是不敢相信殺人的事,是高承勇乾的。」和一年前一樣,對於高承勇「惡魔」一面,多位鄰居與這位女士至今「不敢」相信,畢竟,高承勇在他們面前戴著的「假面具」,起到了掩蓋他「真面目」的功能。

離開高承勇老宅前,有鄰居還特意將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帶到黃河邊,表示「願意講講年輕時的高承勇」。最後,這位善良的鄰居說,高承勇落網后,他的妻兒也再也沒有回來過。希望社會輿論予以高承勇妻兒寬容。這位鄰居說,「高承勇的所作所為,是他個人行為,自有法律制裁,他妻子和兩個兒子是無辜的。」

真容

「白銀案」受害人之子:媽媽被害時我才8歲

7月18日下午,「甘肅白銀8·05連環殺人案」被告人高承勇,繼續在白銀區法院受審。

走出法庭,站在法院大門口,一名受害人家屬點上一支煙,狠狠地吸了一口。說起自己的媽媽被高承勇殺害經過,這位家屬紅了眼眶。

作為第四起案子的受害人家屬,他旁聽了整個案件庭審經過。他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自己母親遇害那年,他才8歲。當時,他被送到了親戚家。爸爸也外出了。媽媽獨自一人從外面回到白銀。推著一個箱子,在回家路上,就被高承勇盯上了。媽媽回家后,高承勇敲開門。媽媽問其是不是找爸爸,高承勇便說是。就這樣,他的媽媽讓高承勇進入了屋內。之後,他的媽媽還給爸爸打了一個傳呼,說有人找。然而,高承勇怕自己露餡,於是就對媽媽下了毒手。

「我知道媽媽遇害,是三個月之後。」

「在法庭上,高承勇顯得很平靜。關於自己的作案經過,他講述得非常心平氣和。如此殘忍的所作所為,好像理所當然一樣……到我離開,都沒見到他有悔改和道歉的隻字片語。」說到這裡,受害人家屬情緒激動起來。

據這位家屬透露,他們提起的訴訟,除了要求民事賠償外,還要求法院給予高承勇嚴懲,即判決其死刑。

按照合議庭安排,7月18日將按照高承勇作案時間順序,依次審理7起案件。法庭將暫時休庭。7月19日將繼續不公開開庭審理。

記 者 手 記

那是最不願被觸摸的傷痛

從青城鎮返回白銀市區,翻著自己的手機,卻看到媒體上傳播的一幅高承勇在白銀市區的「犯案地圖」。可是,當看到這幅圖,心中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痛。畢竟,每一處標明的地點,就有一個逝去的生命。其中,年齡最小者僅僅8歲。

據審判員滕文祥此前介紹,高承勇的作案手法極度殘忍。該案件的每一次新進展,對於遇害者家屬來說,其傷痛都難以言表。該連環殺人案最後一位遇害者的親屬閆女士曾這樣表示:我們很感激警方作出的努力,但每一次有偵破進展,就像往傷口上撒鹽一樣。

在高承勇站在被告席之前,遇害者親屬崔先生曾說過,7月18日開庭,他一定會去旁聽。因為他想知道高承勇為什麼要殺自己的姐姐。但他也說,高承勇得到應得的判決后,自己和家人希望有一個新的開始,不想再看到任何關於這個案子的信息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甘肅白銀8·05連環殺人案」審判結果出來前,少一些「高承勇犯案地圖」,或許能幫助受害者家屬更快走出傷痛。(梁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