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IP電影風光不再遭"滑鐵盧" 粉絲經濟下的冰與火

IP電影風光不再遭"滑鐵盧" 粉絲經濟下的冰與火

你應該看這篇文章,是因為:

導演郭柯沒想到,《二十二》的票房居然能突破一億,而且還在一路上升。在影片上映前,《二十二》片方及郭柯並不對票房抱有太大期待,「作為暑期檔最微小的電影,我們只期待影片能有細微的生存空間,目標票房約600萬。」

8月14日,世界慰安婦日,慰安婦題材紀錄片《二十二》上映。不是所謂的「大IP」,也沒有豪華的明星陣容出演,《二十二》上映時並不被各大院線所看好。上映當天,《二十二》的全國排片率僅為1%,許多三四線城市的院線甚至並未排片。

然而,上映首日的高上座率和口碑傳播所帶來的眾多「自來水」觀眾讓各大院線很快調整了策略。上映第二天,《二十二》的排片已經上升到了4.8%,單日票房也突破千萬;到第三天時,這個數字已經變成了10.9%。後來,《二十二》悄悄打破了內地紀錄片的單日票房紀錄和總票房紀錄。

如此「逆襲」可謂十分艱難,尤其是在如今的市場環境下,「大IP+明星=爆款」幾乎成了業內人士信奉的準則,眾多投資人、製片人對這種「IP電影」趨之若鶩,各大院線也會配合著加大排片。如電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前兩天,排片率分別高達32%和37.5%,上映首周超高的排片率也為其5億多的票房打下了基礎。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在豆瓣電影的評分中,《二十二》得到了9.0分,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卻只有4.2分。「IP電影」火熱的背後,伴隨的卻是一路的爭論與非議。

「他有好導演好演員,我說我有好IP」

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意為「知識產權」。「IP電影」指的是從熱門的「知識財產」(通常為冬粉眾多的文藝作品)衍生而來的電影。這類作品在好萊塢系列電影中很常見,好萊塢也早已形成相對較成熟的IP運營方式,坐擁鋼鐵俠、美國隊長、綠巨人、金剛狼等超級英雄的漫威公司是以IP起家的代表之一。

2014年,IP成為電影行業的一個熱詞。當年,大型真人秀節目《爸爸去哪兒》被拍攝成電影並獲得7億票房,IP一詞就此走紅。隨後,各種「IP電影」紛至沓來,各大影視公司不斷從知名小說、民間傳說、綜藝節目、漫畫、歌曲等各方面尋找IP改編成電影,因「IP電影」有廣大的「冬粉基礎」,因而很快就成為了行業的「新寵」。

據《電影產業報告2015》顯示,2014年,共有114部網路小說被購買影視版權。其中,90部計劃拍成電視劇,24部計劃拍成電影。而2016年,根據文學作品改編的「IP電影」達45部,平均票房2.2億左右。

IP的火爆讓不少製作方和投資方加入到IP爭奪戰中,「因為所謂大IP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能夠保證或提高平均收益率。」藝恩合伙人侯濤表示,電影是一個高投入、高產出、高風險的市場,IP是投資人降低投資風險的一種手段,而「大IP」和明星的結合更能發揮出冬粉效應,票房能夠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

「是否擁有IP背景,主演是否是當紅人氣明星」,似乎成為決定票房成敗與否的關鍵因素。無論口碑如何,伴隨著多少爭議,像《爸爸去哪兒》《梔子花開》和「小時代」系列等「IP電影」票房一路飄紅,市場上一度掀起了「IP電影」熱潮。

至今,磨鐵圖書CEO沈浩波在2014年藝恩年會上的語錄仍廣為流傳,「我跟別人談判時,別人說,他有好導演好演員,我說我有好IP;別人說,他有大數據,我說我有好IP;別人說,他有互聯網營銷,我說我有好IP。」

「他們要的就是那個名字,故事是什麼都不重要」

火熱的IP短時間內就吸引了大量資本的投入,大家都在關心影片票房,至於口碑,反而成了票房的附帶指標。

知名編劇束煥就曾經透露,某影視公司曾花50萬元購買了一個女作家的網路小說,最終卻根本不用這個故事,「他們要的就是那個名字,故事是什麼都不重要。」

「市場的基本原則是唯利是圖,盈利就是好的。」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電影家協會理論評論委員會副主任周星對現在的「IP電影」亂象有些擔憂,「冬粉從不同的IP轉來轉去,它擴大了觀影人群,但(大IP)對於文化的促進作用有時候可能是反向的。」因為無論口碑如何,總有相當多的冬粉為影片「保駕護航」。

這種冬粉的保障作用不僅助推了IP價格的高漲,而且使本已複雜的「IP電影」市場亂象頻現。

最近爆發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冬粉「鎖場」風波正是冬粉和口碑之間的較量。所謂「鎖場」是指冬粉為了避免電影因票房慘淡而被電影院線下線、換片而提前購買各場次預售票,每場只買一兩張,保證院線即使剩下的票全部沒有售出,也必須上映該片。

8月2日,微博名為「夜華奶媽養殖者」的用戶曬出一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男主演楊洋的冬粉在電影預售階段「鎖場」的數據統計。從7月18日到8月1日晚11點,電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全國預售共68619場,「鎖場」已達42091場,「鎖場」比例高達61.3%。

由於冬粉的助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8月3日上映首日票房報收1.62億元,上映短短三天票房就突破4億元。而與之相對的,卻是口碑的不斷下滑,批評聲音增多。

「內在和形式上統一,那才是真的好作品,電影應該『文質相符』。」周星表示,現在的許多所謂電影「爆款」令人大跌眼鏡,故事情節不好,演員演得也一般,票房卻很高,這樣的現象對年輕的觀影對象來說危害極大,起了不好的引導作用。

導演侯孝賢也曾痛批這種現象,「每天忙著抓各種流行元素,這次想10億,下次想20億。你每天盯著觀眾幹嘛?電影是關於人的,你對人徹底理解,拍出來就能打動觀眾。你可以成功一兩次,不會永遠成功。因為你不是在創作,你是在幫觀眾找東西湊合看。」

「真正的IP是可以永久存活的」

「IP電影」的發展似乎也印證了侯孝賢的話。「小時代」系列影片獲得票房成功后,2016年,導演郭敬明又邀請了眾多人氣明星出演電影《爵跡》,然而,《爵跡》票房卻遭遇了「IP電影」的「滑鐵盧」。

一夜之間,各大影視公司突然發現,一味追逐冬粉效應的「IP電影」並不是票房的保障。像《夏有喬木 雅望天堂》《夏天19歲的肖像》《女漢子真愛公式》等「IP電影」票房均表現平平。而今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隨著影片口碑的不斷下降,影院上座率不斷下滑,目前票房也僅有5.2901億,離片方8億的預期還有不小差距。

「從去年開始已經有了一些變化,開始有正常的反思。」周星告訴記者,行業開始反思是一個可喜的變化,電影的發展終歸是要符合人的審美和社會規律。

「IP電影」的降溫也讓一眾從業者開始重新審視IP的價值,「大IP」對影視產業是否真有這麼大價值?未來的「IP電影」又該如何發展呢?「對整個產業發展來講,IP這個要素還是非常重要的。」侯濤認為,未來影視產業的發展一定是IP化,但這有一個長期的過程,並不是像現在這樣買一個知名的IP去改編,這只是產業現階段的產物。

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也贊同侯濤的觀點,他認為,未來IP經濟一定會成為社會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現在朝IP化發展的方向是對的,只是產業還不完善。近年來,伴隨著電影市場迅速擴張,原創內容供給嚴重不足,大量IP資源在這種背景下被各大影視公司挖掘,充當內容的補給站,質量良莠不齊可謂是必然現象。漫威前主畫師、Black Dragon的創始人Walter McDaniel曾說:「真正的IP是可以永久存活的。」

對於未來的電影市場,侯濤認為是以IP為核心所構建的一個多元化的產品服務體系生態,「合理的市場狀態本身應該是『二八原則』比較穩定一些,20%的作品貢獻80%的收入。」而對於目前電影市場上存在的一些亂象,侯濤表示,這是產業逐步直向成熟的必由之路,行業有自凈能力,可以自己逐漸解決這樣的問題。「我們應該多給他們一些鼓勵和信心,市場還在快速發展期。」

來自青年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