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特種兵:海外比賽裁判的道歉讓我們痛哭

中國特種兵:海外比賽裁判的道歉讓我們痛哭

原標題:特種兵:海外比賽裁判的道歉讓我們痛哭

特種兵在演習中使用冷兵器制敵。

青年網山東7月24日電(記者開可)雄鷹,銳利的千里眼,鋒利有勁的雙爪,能一招制敵,對獵物一擊即中。如雄鷹般兇猛和健壯,說的就是陸軍第80集團軍某特戰旅。

戰爭年代,湧現出2個功臣營、6個大功連。和平時期,榮立集體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是全軍唯一一支榮立集體一等功的特種部隊。

先後參加遼瀋戰役、抗美援朝、對越自衛反擊戰。這是一支從戰爭的浴血奮戰中走出來的軍隊,是經過戰爭千錘百鍊的軍隊。

張金濤,第80集團軍某特戰旅四連連長。張金濤笑起來有點「孩子氣」,誰也想不到,有著陽光大男孩一樣笑容的他已經榮立兩個一等功、三個二等功和四個三等功。這個80后的男子漢已經成長為強軍路上的一面旗幟。

記者今天想講述的就是張金濤第一次榮立個人一等功的經歷。

2009年,特戰旅代表全軍特種部隊首次參加北約組織的「安德魯·波伊德」國際特種兵比武。張金濤憑藉自己過硬的軍事素質,成為特種兵走出國門的代表之一。

第一次出國比賽,沒有經驗,摸不清具體的比賽形式,只知道有23個比賽科目。張金濤他們在出國前七八個月的集訓中,將23個科目全部訓練完畢。

到了國外,特種兵們發現比賽是從23個科目中抽取13個科目,另外再隨機抽取3個科目,一共是16個,在一天一夜的時間段里完成。

「當時為了比賽確實吃了不少苦,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自己軍旅生涯中濃墨重彩的一筆。」對於吃過的苦,張金濤不願多提,一笑而過。所有的軍人,都是把苦往自己肚子里咽,刻在記憶里的是榮耀與自豪。

「安德魯·波伊德」國際特種兵比武。

讓張金濤現在想起來仍引以為傲的是500米障礙跑的比賽科目。在國內只訓練過300米障礙跑的特種兵遇到了難題:沒有跑過500米,並且還是夜間負重,要兩人合作扛著一根40公斤的圓木。

「當時確實比較擔心。如果其他科目落後,落下的分數不多。如果這一科目落後了,就得落1000分。看其他國家跑的時候,感覺確實難度不小。」一個一個國家代表隊跑過去了。美國隊跑過的時候,憑藉出色的表現讓其他國家的領隊、記者在旁邊不停地鼓掌,「越鼓掌我們心裡越玄乎,壓力越大。我們跑的時候就什麼也不想了,圓木掉了,趕緊返回來撿起再跑。」

越是關鍵時刻越頂住了壓力,特種部隊的小夥子們拋開一切雜念,悶著頭往前沖,不保留一絲力氣。衝過終點之後,漆黑的夜裡傳出嘩嘩的掌聲。這些小伙們一直到有記者上前採訪才知道發生了什麼——特種兵兩個小隊打破了組織方保持了六年的紀錄!

比武的最後一個課目是6.5公里越野,而國內最常見的訓練是5公里越野。沒準備怎麼辦?還能有什麼辦法?跑吧。張金濤他們按照要求把背包、電台等裝備都背在身上。「旁邊通過的美國特種兵戴著大耳機,對我們說hey,hey,China, go, go!」張金濤提起來的時候仍然滿臉興奮。那是特種兵身上獨有的雄鷹在高空看到獵物般的興奮,記者覺得他的雙眼都在冒光。

最後結果公布:6.5公里負重越野隊用時18分57秒。

這個結果讓比賽的組織方傻了眼:這是不可能達到的速度,比其他的隊伍快了將近五六分鐘!「這裡面有鬼。」裁判團給特種兵留下這樣一句話,帶著質疑甚至帶著點偏見。

「我們中方代表團聽見這樣的話肯定不認同,我們的成績絕對是實打實的。」裁判團提出了要求:檢查裝備。中方的武官堅持著底線:「我們是一個堂堂大國,你說檢查裝備就檢查嗎?」雙方堅持不下,中方提出:「檢查可以,如果檢查證實我們一切都符合要求,你們必須承擔責任!」

「我們還都在旁邊慶祝呢,把外套一扒,只穿著裡面的短袖,身上全是汗。邊揮舞國旗邊喊『第一,萬歲』。」正在慶祝的特種兵們被叫到了裁判團前,打開自己的裝備接受一一檢查,結果是一個裝備都不少。

「他們裁判長對我們道歉,武官說道歉也不行。我們揮著、喊著的時候沒有哭,給我們道歉的時候才覺得真委屈。當著那麼多外國特種兵的面,我們都抱著哭。我們的領隊、大校級別的軍人都哭了。我們的武官是武官團的團長,他說很多國家的武官都會告訴他:(你們)軍人真硬氣。」

在沒有訓練過的科目中拿第一,憑藉的不是一時的僥倖,而是日積月累的厚積薄發。每個第一背後都是特種兵汗珠和淚珠的凝結,閃動著最耀眼的光芒,這是軍人表達對祖國敬意最獨特的方式。穿上特種兵的衣服,這一輩子都得對得起這個錚錚稱號!

在特戰旅的營地,惹人矚目的莫過於雄鹰鵰塑:兩隻即將捕獲獵物的雄鹰鵰塑氣勢兇猛,骨勁有力的雙爪突出,犀利敏銳的眼睛緊緊盯著獵物。

雄鹰鵰塑的前方是營區功臣園,功臣園記錄著特戰旅的每一位精兵強將,特戰旅的每一位精兵強將都是雄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