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奉俊昊的新片告訴你,養豬業如何混跡在娛樂圈

奉俊昊的新片告訴你,養豬業如何混跡在娛樂圈

養豬業,娛樂圈。這兩個相隔甚遠的辭彙怎麼會產生聯繫?沒錯!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上,這位以《雪國列車》《母親》和《殺人回憶》得名的韓國導 ...

養豬業,娛樂圈。這兩個相隔甚遠的辭彙怎麼會產生聯繫?沒錯!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上,這位以《雪國列車》《母親》和《殺人回憶》得名的韓國導演,再度攜帶新片《玉子》來到戛納。這位專註於社會現實題材的電影人,這一次更是讓人瞠目結舌,讓養豬業在娛樂圈散發了無盡的光輝,同時又引發了人們對於生態、全球化、精英主義和媒體操控,這些全球熱點問題的思考。

玉子是十年前誕生在一家美國科技公司的轉基因「最佳母豬」,而公司的女負責人Mirando親自化身成為了轉基因豬的代言明星。「最佳母豬」大賽則是將27頭幼崽託付於27個國家的農戶家中進行飼養,十年之後,評選出一頭豬為超級明星。十年來Mirando一直向公眾隱瞞著「轉基因豬」的事實,將其包裝成為在南美洲發現的新品種,賦予了健康與環保的內涵,並通過傳媒運作使其家喻戶曉。玉子與Mija在韓國山區生活了七年,當科技的公司前來回收這頭最佳母豬的時候,意識到將與玉子分離的Mija摔碎了家中的存錢罐不顧一切的從大山深處跑到首爾,企圖從科技巨頭手中搶回屬於自己的玉子。

從《雪國列車》開始,奉俊昊不再僅僅將目光聚焦在韓國的社會現實,而是開始了試圖利用電影來探討更加深入和具有普遍性的全球化以及人類的議題。如同《雪國列車》對於全球變暖和人類末日的探討,《玉子》更是如同一則跨度十年囊括了當下幾乎全部熱門議題的大新聞,從自然到消費主義再到人類的未來,給予了大眾十分廣闊的思考空間。而整部影片則是順應了當下全球各地遍地開花的對於「精英主義」的反叛,徹底的顛覆了被認為是「已經僵化」了的社會秩序。

首先是人類、動物和自然的命題,在這裡豬不在是食物鏈下端的負責賦予人類營養的物種。在文學史和電影史上,豬也一直是被作者喜愛的動物,用來思索人類自身。奧威爾的《動物農莊》和今村昌平的《豬與軍艦》都是借用豬來表現人性和批判消費社會的代表之作。

而玉子更像是讓-雅克·阿諾鏡頭下的老虎和熊,通過與人類中個體建立起情感來對抗一部其對立面的人類建造起的社會機器和所謂的社會秩序。玉子、Mija和動物保護組織形成了聯盟,雖然他們對於彼此並不知道更多,玉子和Mija僅僅是單純的希望不要分離,而動物保護組織所追求的是揭發科技公司的黑幕和阻止這些轉基因豬成為人類的食物。然而他們基於信仰所組成的三方聯盟,最終完成了一次對於壟斷財閥和他們所建造的社會秩序的完美一擊。

本雅明在《巴黎,十九世紀的首都》中,揭示了世界博覽會將商品「娛樂化」的本質。繽紛的商品和娛樂,使得商品的「展示價值」代替了「使用價值」,並使其煥發了娛樂的光芒。而Mirando所製造的是一場轟轟烈烈的「造星運動」,母豬成為了電視競技場場的明星,Mirando成為了生態與環保的代言人,而公眾的關注點也早已從母豬最初的「食用價值」轉移到傳媒所製造的「娛樂屬性」之上。而Mirando同樣有著成為明星的強烈慾望,在發布會舉辦前的最後一刻,她感慨到,十年了,公眾的目標終於從「母豬」轉移到了她自己身上,她終於有機會成為超越「母豬」的超級明星。
是的,影片最後的慶典,使電影回歸到了對於娛樂本身的探討。這裡我們回顧藝術和娛樂的發展歷史,從繪畫時期的「集中」,到機械複製時代「消遣」再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分心」,娛樂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在人們的面前,而娛樂本身的實質始終是一種與社會權力機制的互聯。

而「反精英主義」則是大眾對於這種社會操控和文化操控的反叛。Mirando毅然成了健康、綠色與環保的代言人,她在世界各地巡迴進行演講,無疑是商業與文化上的精英。精英們創造了一個看似有著自由與民主的社會,人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總統和議員,可以尋找媒體去揭露對於自身權益的侵害。
可是,這在看似公正的社會秩序之下,所隱藏的確是精英階層對於這套社會規則的完美運用,他們太懂的如何利用這一套社會規則來為自身謀取好處。民眾的憤怒在大熒幕上出現了虐待動物的那一刻開始爆發,民眾要求釋放實驗室中的動物,停止這場欺騙的謊言。而回顧我們當下的世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人民對於朴槿惠干政事件的憤怒,無疑是對這「精英主義」的強烈反制。


《玉子》模糊掉了電影與新聞的界限,確切的話,更像是一場的科幻的新聞,而通過這則新聞,可以建立起聯結到現實社會的通道。它讓我們思索身邊的種種現象,財團背景下紛繁的慈善機構?電視中萬人矚目的電視明星?或是掌握著話語和權威的精英?總而言之,《玉子》告訴了我們如何去質詢這個世界。( 馬鵬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