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薛之謙:「我願與你共度餘生」,你這個深情的病人

薛之謙:「我願與你共度餘生」,你這個深情的病人

6月10日,上海世博文化中心,台下尖叫聲一片,她們神情專註地望著台上那個光芒萬丈、害羞而又深情款款的男人。

而他站在舞台上,雙手藏在衣袖裡,掌心沁出了一層又一層的汗水。

這不是他第一次開演唱會,卻是他最緊張的一次。

「今天我要做一件在其他演唱會上沒有做的事情。」

「我有一句話想對一個人說,我覺得她雖然沒有聯繫過我,但我覺得她應該來了,高磊鑫。」

十年之前,薛之謙還沒有像現在這樣大紅大紫。當時,他向妻子高磊鑫許下了這樣一個承諾:總有一天,我會在自己的演唱會上,親自為你彈唱一首歌。

誰料,這個承諾就這樣遲到了整整十年。這十年裡,他經歷了人生的起起伏伏,從一首歌紅遍大江南北,然後又迅速過氣,蟄伏十年,涅槃重生。

他們,也從熟悉走向陌生。一紙離婚協議書,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然而,這個承諾,薛之謙卻始終沒有忘記。

十年後,他站在上海演唱會的舞台之上,彈起了吉他,為她演唱了一首宋冬野的《安和橋》。

「我知道,這個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遺憾,所以,你好,再見。」

「一晃如今已是十年前的約定,我答應過你會在演唱會上為你彈琴,就讓我的歌陪著你遠行,一路讓你聽。」

那個彈吉他的人還是他,那個聽他唱歌的人也依然是她,承諾沒變,只是變了結局。

1

說出口即是釋懷,唱出來不過緬懷。

2009年,高磊鑫與薛之謙開始交往。2012年,兩人攜手邁入了婚姻的殿堂。

2015年,薛之謙與妻子高磊鑫協議和平離婚,薛之謙當時幾乎是「凈身出戶」:不僅付給高磊鑫1000萬,還把房子給了她。

面對外界對於前妻的各種中傷和抨擊,薛之謙在微博上發了長長的離婚聲明,獨自一人攬下了所有的責任:

「我們是和平分手,離婚的任何的條件都是我提出並且自願的,畢竟女方用青春陪我走過一段美好的時光,希望大家不要對我的前妻有任何的攻擊。」

深情如薛之謙,他從來都沒有忘記過那個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女人。

參加節目的時候,當被別人問道,「你最無法忘懷的異性是誰?」老薛的回答是,我的前妻,高磊鑫。

她的名字,始終刻在他的心房,莫不敢忘。

「我們的愛情到這剛剛好,剩不多也不少,還能忘掉,我應該可以把自己照顧好。」

從此,他深情苦楚的歌聲里,他寓意深長的歌詞里,有了那個念念不忘的她。

很多人說也許紳士這首歌才是薛之謙真正想要對前妻說的話:

我想摸你的頭髮,只是簡單的試探啊。我想給你個擁抱,像以前一樣可以嗎。

你就當是個紳士,鬧了個笑話吧。

一個在台上一個在台下,他沒說他要唱,她沒說她要來,即使沒有說出口,也全部都能懂。

而他終究沒有說出口的那句話,或許就是,「我是真的想過和你過餘生,現在只能用完成承諾來懷念了。」

2

越有禮貌我越害怕,紳士要放得下。

薛之謙說,用力愛過的人不該計較。

深深愛過一場,快樂過,也痛苦過,擁有了這些珍貴的回憶,結局就已經沒那麼重要了。

因為在我心裡,我早就已經跟你過完了這一生。

有人說,分手見人品。很多人在分手的時候,恨不得與對方鬧得天翻地覆,也恨不得用盡一切手段整死對方,看看誰能給對方帶來更深的傷害。這樣互相折磨致死的分手方式,或許可以用「愛得越真,恨得越深」這樣的道理來解釋。

但是,或許那些能夠放手並且默默祝福對方平安喜樂的人,才是真正愛過的吧。

不打擾,是我最後的溫柔。

那個曾經付出整個青春去愛的人,我在把最美的年華、最純真的感情給你的時候,也把最敏感猜忌、最衝動任性、最粗心大意給了你。

我愛你,但我不會愛你。

就像電影《一代宗師》中的那句台詞:我心裡有過你,喜歡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或許,每個人的一生之中都會遇到這樣求而不得的人。曾經,你設想過的所有未來都是關於他的,你想和他結婚生子,想和他一起從日出到日落,從青絲到白頭。

他走了,你的整個未來也都隨著他的離去一同崩塌了。

但是,沒有誰離不開誰。時間是最好的解藥,它讓慘痛變得蒼白,讓執著的人選擇離開。

即使他沒有留下來,那份遙遠的未來,還是會如期而至。

只是,還是會有點兒遺憾,偶爾的瞬間,發現你不在。

曾經,我們都看見過愛情。

最後,我們卻沒有在一起。

電影里說,「你我之間本無緣分,全靠我死撐,我明白的。」

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吧,反正一輩子也沒有多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