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十大幻想文學中的虛構世界

十大幻想文學中的虛構世界

如果提及出類拔萃的想象力,就當下的文壇而言,我們實在是有太多的選擇了。JK·羅琳、錢納·米維埃爾(China Miéville)、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K Le Guin)、羅伯特·喬丹(Robert Jordan)、布蘭登·桑德森(Brandon Sanderson),他們僅僅是這種欣欣向榮的虛構文學的一部分中堅力量,這種文學還衍生出了無數的亞文學流派。想象是一片擁有無儘可能的疆域,在這裡想象力不受約束,我們瞥見萬鏡之屋中自我的投射。

當我開始創作我的第一本小說《骨頭的季節》(The Bone Season)時,想象力就成為了根植於我內心的一種藝術形式。我開始描繪我們世界的景象,那個世界由魔幻體系建構而成,在那裡讀心術是真實存在的。在第三本連載小說《四面楚歌》(The Song Rising)中,我的女主角從危險的倫敦逃到了讀心派掌控的曼切斯特。從曼城她又鋌而走險逃至愛丁堡,但讀心派的思緒已經追蹤到了南橋(he South Bridge)拱頂上。在這個虛構的世界中依然存在規則,但是我制定它們時從未受到現實世界的束縛。以作者和讀者的雙重身份來推薦它,真的沒有比它更令人興奮與沉醉的故事了。

很多優秀的虛構類創作存在於青少年文學領域,不僅青少年而且成年人都廣泛地閱讀這些作品。我還有許多熱愛的世界沒有發現——但這幾年我一直出於喜愛堅持閱讀著——以下是幾個我最愛的虛構世界。

1.阿卡蘭(Akaran),選自羅莎妮·查可欣(Roshani Chokshi)的 《摘星女王》 (The Star-Touched Queen)

以印度神話中的地獄為原形,阿卡蘭是印度神話版珀爾塞福涅和冥府的完美設定。想要進入這座地下城的人必須遊盪著穿過狂歡夜的市集。在這個集市上來自另一個世界的鬼怪販賣著各種各樣的珍奇異寶,從用於水晶占卜的五彩水果和骨頭到愛情魔咒和白日夢。而遠處,在阿卡蘭統治者的宮殿里,無數的秘密藏在緊鎖的城門背後。以及一隻食肉的怪物捉弄你,你不知道你該做些什麼。

2.阿爾達(Arda),選自《指環王》(The Lord of the Rings)及托爾金(JRR Tolkien)的其他系列作品

托爾金的中土世界和不死之地

一個世界統治了所有人。那麼多作者將托爾金視為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作家是有理由的。我們知道中土世界只是阿爾達的一部分疆域,阿爾達是托爾金傳說故事集中的地球,而反之阿爾達也只是一個更為宏大的想象中的宇宙的一部分。托爾金不僅僅創作了一個複雜瑰麗的異想世界,這個世界擁有悠久豐富的歷史和形形色色的人物,而且他還發明了他自己獨有的語言和方言。真是絞盡腦汁啊。

3. 埃里茨(Eretz),選自 萊尼. 泰勒(Laini Taylor)的《煙霧和骨頭的女兒》( Daughter of Smoke and Bone)

埃里茨隱藏在人類的眼睛里,它被毀於吐火獸和六翼天使之間爆發的一場血腥戰爭。有很多大門通向這個世界,其中包括一個布拉格的小店,那裡有一個神秘的悍婦,她出售願望並收取牙齒作為報酬。泰勒用魔法為我們召喚了一個戰爭和舞蹈的世界,在那裡長著羚羊角的女人手捧香爐,香爐里關著無數靈魂,上面刻著六翼天使圖騰,他們手指數量提示著他們所殺戮的靈魂數量。這是一個以天使和惡魔間古老的衝突為靈感所創作的故事。

4.艾里利亞(Erilea),選自沙拉·瑪斯(Sarah J Maas)的《玻璃王座》(Throne of Glass)

不同於其他樂忠於以中世紀為歷史背景進行創作的奇幻文學作家,瑪斯的《玻璃王座》系列小說更有十八世紀的風韻。當我閱讀這本書時,我常常想到喬納森· 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筆下的女更衣室——他的西莉亞會契合瑪斯作品中所營造的氛圍的。在《阿達蘭》(Adarlan)的一個章節《里福特霍德》(Rifthold)中,美妙的幻景下隱藏著一個滿是犯罪與淫蕩的幽暗地帶。里福特霍德本身是一個極致撲朔迷離的地方,但是艾里利亞的領土是廣袤的,而且在這個系列的每一卷新書中她依然繼續拓展著她筆下王國的疆域。

5.金絲街(Filigree Street),選自娜塔莎·普利(Natasha Pulley)的《金絲街的鐘錶匠》 (The Watchmaker of Filigree Street by Natasha Pulley)

儘管這個故事是真實發生在倫敦和牛津這兩座城市的——以及對日本的明治維新時期匆匆一瞥——但你並不能在任何地圖上找到這條有名無實的金絲街。普利將現實和幻想編織進她眼中1883年的英國。內政部職員納撒尼爾·史迪普勒東(Nathaniel Steepleton)發現自己迷上了日本鐘錶匠凱塔·莫里(Keita Mori),他住在金絲街上,屋子裡滿是古怪的鐘錶裝置發出的滴答聲——外加一隻令人難忘的叫勝利(Katsu)的花枝。莫里擁有一種神秘的天賦:他能記起還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在滿是維多利亞時期生活的細節的基礎上這部蒸汽朋克風格的奇幻小說在以科學解釋神秘事物的邊緣搖擺,但從未讓人感到缺少想象力。

6.埃朗 (Herran),選自瑪麗·洛克斯基(Marie Rutkoski)的《贏者的詛咒》(The Winner』s Curse)將這部放在奇幻文學領域裡會讓人感到有點奇怪,因為不管怎樣它不包含任何魔幻元素。

埃朗是一個佔據優越的軍事地理位置、易守難攻的富饒半島,但它卻被瓦洛里(Valoria)一族攻佔了——一個與古羅馬相異的無情的帝國——自此三部曲開始了。洛克斯基有一雙洞察細節的眼睛,但是她從不漫無目的地和讀者分享信息——與之相反,她與我們分享足夠的細節讓我們了解她已經考慮到了方方面面,從飲食、音樂和紙牌遊戲到戰略、政治和貿易。

7.已知的世界(The Known World),選自喬治·RR·馬丁(George RR Martin)的《權利的遊戲》(A Game of Thrones)

如果你已經閱讀了小說或者看了電視劇你就會體會到《冰與火之歌》中的地圖是多麼地廣袤。儘管小說敘述是建立在維斯特洛和埃索這兩大大陸上,它們本身完全是兩個複雜的異想世界,但是馬丁的想象力繼續無盡延伸開去,到了未被發現的索斯洛斯大陸,遙遠且神秘的亞夏港口以及撒落在海面上無數島嶼。儘管馬丁將自己形容為一個園丁而視托爾金為一個建築師——一個建築師型的作家會在開始創作前規劃好一切——毫無疑問他有關自己筆下的宇宙的知識越來越深邃,而這使得這個宇宙愈發廣袤浩瀚。

8.地下倫敦(London Below),選自尼爾·蓋曼(Neil Gaiman)的《烏有鄉》(Neverwhere)

作為一個對自己的城市歷史抱有巨大興趣的倫敦人,我興緻盎然地讀完了《烏有鄉》。我們跟著多爾(Door)和理查德·梅林(Richard Mayhew)一起來到地下倫敦,或者說倫敦的陰暗面——在這個地方捷運站名和地名充滿了肉慾和生活氣息。黑人修道士執行宗教教規,伯爵統治真正的法院,天使伊斯靈頓(Islington)籌劃著回歸天堂。與此同時,戰士們在水上市場上打鬥,而你必須留意那些縫隙,以免自己一不小心被怪物抓走。這是一個獨具創造力的領域,滿是蓋曼型的幽默與黑暗。

從地下冒出來……羅伯·考茲拉里克 (Rob Kauzlaric)在芝加哥生命線劇院《烏有鄉》演出的舞台上。攝影:Suzanne Plunkett

9.洛寐(Lormere),選自梅琳達·索爾茲伯里(Melinda Salisbury )的《食罪人的女兒》(The Sin Eater』s Daughter)

洛寐屬於《食罪人的女兒》三部曲中三大分離的大陸之一,隨著本月《稻草人皇后》的出版這部三部曲也已終結。和它的更為科學化的鄰國塔里茨不同,洛寐建立在宗教和傳統的基礎上。在殘暴的女王海麗斯(Helewys)的統治下,它的子民崇拜天神Dæg和女神Næht。敘述主體,塔薇拉(Twylla)是天神Dæg和Næht孩子的化身,她被人尊崇為法庭上的女神。索爾茲伯里從點金術、傀儡和藥水中汲取靈感豐富她筆下的世界。

10.米拉吉(Miraji),選自阿爾文·漢密爾頓(Alwyn Hamilton)的《沙漠的反叛者》(Rebel of the Sands)

源於早期西部人傳說和《一千零一夜》的結合,米拉吉是由血和沙鑄成的沙漠民族。在飛塵(Dustwalk)的死水城裡第一代先民的力量——就像暴躁的布拉吉和冷淡的天行者——受到來自他們武器工廠的鐵灰的抑制。在遠方的光明城市伊茲曼(Izman)蘇丹們正在策劃控制不朽的神靈和他們半人半神的孩子丹姆吉(Demji)。漢密爾頓在所構建的世界中描繪了遙遠的西岔(Xicha)海岸和在亞米希人和珈藍人之間不間斷的宗教戰爭,非常值得一看。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