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城市地圖集成》首發:217幅古輿圖解讀上海空間變遷

《上海城市地圖集成》首發:217幅古輿圖解讀上海空間變遷

昨天,《上海城市地圖集成》在上海書展上首發,這一圖集被視為至今為止關於上海空間變遷最為完整的地圖文獻集成。記者從主編方上海師範大學都市文化研究中心和光啟國際學者中心了解到,該書編撰過程耗時五年,大大超出預期,其中地圖搜集是最為艱難的一環。

主持該書編輯工作的專家學者告訴記者,圖像文獻正成為當下學界的研究熱點,而地圖正是其中一個重要門類。地圖攜帶了豐富的歷史信息,能夠勾勒出特定時期特定空間的真實狀況,反映特定空間的變遷過程。然而,與其他圖像文獻相比,地圖的重要性尚未引起足夠重視,成為相關領域的明顯牽掣。

距今近500年的古舊地圖定位「上海源」

《上海城市地圖集成》由上海師範大學教授孫遜、鍾翀共同主編,共收錄了217幅上海古輿圖和近現代測繪地圖,時間跨度從1504年一直到1949年。這些地圖中有不少是海內孤本,比如一幅1888年的《上海城廂內外租界全圖》,十六鋪的每個碼頭都標出了名字。這些地圖為我們重新想象過去的上海提供了依據;一些以往研究中難以下定論的問題,更是因此有了明確的答案。

▲《上海城廂內外租界全圖》(1888年)。清祝永清繪,彩色石印本。日本天理圖書館藏。

比如,儘管青龍鎮的考古發現將上海作為商貿中心的起點定格在了唐代,但關於上海城區的歷史,此前一直眾說紛紜。在搜集地圖的過程中,鍾翀發現在1504年的明弘治《上海縣地理圖》,即迄今發現的最早的上海縣城地圖上,雖然尚未築造城牆,但已經出現了「上海縣衙」及諸多行政設施,並顯示城內主要河網體系彼時已經形成。20年後,即嘉靖三年的《上海縣市圖》上,多數街巷已經可以和近現代上海老城廂里的道路一一對應。鍾翀說,這兩張圖為復原未築城時期上海縣城的歷史形態提供史料依據。

▲載於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刊《上海志》,為現存最早的上海古地圖,框定了16世紀初上海縣城及縣域範圍。

而更重要的學術貢獻在於對「上海源」的確認。近年來,「外灘源」「徐家匯源」等話題激發了人們對於上海早期歷史越來越濃厚的興趣,但相比「外灘源」近一個半世紀的演繹和「徐家匯源」三個多世紀的成長,上海的早期聚落核也就是「上海源」到底在哪裡,卻始終沒有定論。基於文字文獻的史地學分析,僅能推測出上海城市核在今天的方浜中路小東門段的舊城廂內外地帶,卻無法確定具體位置。而得益於《上海城市地圖集成》的編纂,循著一張張地圖構成的脈絡,並結合歷史文獻的比對分析,鍾翀得出結論:今天的方浜中路與東街交叉口一帶,在宋代「上海鎮」時期已經可以確認為「一市闤闠之所」,從城市核理論來講應該就是「上海源」所在之處。

艱難的地圖搜集過程凸顯研究空缺

《上海城市地圖集成》的出版,彌補了上海城市史研究在古舊地圖上的不足。孫遜告訴記者,與文字文獻相比,圖像文獻以往給人缺少內涵的錯覺,因此在很長時間裡並不受到重視。然而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圖像文獻其實承載了有別於文字文獻的細節和信息,當人們對於文字文獻的研究已經再難有新的突破時,圖像文獻打開了另一扇窗口。學術界因此出現了一股圖像研究的潮流,古代小說戲曲中的插圖、現當代文學作品的封面設計和連環畫等,都成為新的研究視角。

然而,在這股關於圖像文獻的研究潮流中,人們往往關注那些有人物情節的圖像,比如《列女傳》《紅樓夢》等小說的插畫,卻忽視了圖像文獻中另一個特殊但重要的門類:地圖。就拿《上海城市地圖集成》來說,該書立項於2012年,原先預期兩三年之內可以完成,沒想到搜集地圖的過程異常艱辛。這一方面是因為城市體量大,涉及的地圖文獻數量多,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很多相關機構在這方面缺少系統性搜集以及整理著錄的專業人才,導致有效編目的欠缺,甚至造成嚴重的散失。鍾翀告訴記者,他們去很多地方的圖書館查找所需要的地圖時,發現那些地圖都被直接堆放在紙筐或者角落裡。

▲上海地圖,附杭州蘇州南京長江地圖(1924年8月)

孫遜說,地圖之所以不被重視,很大原因是在很多人眼裡,地圖有時效性,因此更多被認為只是一種隨用隨棄的實用工具,既不像藝術品能夠給人帶來審美愉悅,也沒有多少文化價值。但事實證明,地圖是區域研究不可或缺的文獻資料,大有文章可做。當更多人意識到地圖的重要性時,地圖研究的「冷」局面或許可以打破了。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