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七年為誰癢

七年為誰癢

文/逄翠娟

字/梁紀友

1

「不可理喻!」徐麗娜憋了一肚子的憤怒和委屈瞬間爆發,她恨恨地甩出四個字,摔門而去。再過一周就是他們結婚七周年紀念日,終沒熬過七年之癢的詛咒?她耳邊嗡嗡響著幾個字:「變態!變態!離婚!離婚!」寂靜的街道上,冷風嗖嗖,烏雲壓境,山雨欲來……

街道上行人越來越少,徐麗娜踽踽獨行在這孤獨的夜色里,昏暗的燈光把她的的影子拉得好長。此時的她,已完全不顧忌單身女子走夜路的恐懼,反而想象此時還不如出現個壞人一刀捅死她算了,讓大偉這一輩子都處於無盡的痛苦和悔恨中。

一陣風吹過,麗娜身上不覺有了寒意,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到哪裡去,心裡就像雜草在瘋長,亂糟糟一團。手機鈴聲突然響了,在這寂靜凄冷的夜裡顯得格外刺耳,她掃了一眼手機屏幕,是閨蜜「二燕」。

「麗娜,你現在在哪兒呀?大偉都擔心壞了,他說你穿了件薄衫就出門了。現在什麼都別說了,先搭滴滴快車到我家,快點,給你留著燈留著門啊,要不我到小區門口等你。」二燕一著急說話就像炮筒子。「你別出來,外面冷,小心著涼感冒,我馬上去你家。」麗娜沒地方去,只能去二燕家。

進了二燕住的小區,只有三四戶人家還亮著燈,二燕家橘黃色的燈光搖曳在落地窗帘的淡綠色豎格上,顯得暖暖的,好溫馨。「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想起自己家那缺少溫暖的氣氛,下班回來仰望那燈光都感覺是冰冷的。

二燕老公和孩子早睡下了,兩個女人在客房嘀嘀咕咕,一夜未眠。「二燕,你命好……」話未說完,麗娜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滾落下來。「麗娜,怎麼會這樣啊?大家還都羨慕你呢,大偉對你多好啊!噓寒問暖,體貼入微,當初多少姑娘都眼紅你們的小情調呀!」「那都是以前了,自從他媽來,一切都變了。」麗娜擦了擦哭腫的眼睛。「唉!」提到麗娜的婆婆,二燕跟著長嘆了一聲!

2

徐麗娜找了個細心、體貼、帥氣、會疼人的老公,這在她的朋友圈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每當放學時間,在另一所學校教書的大偉都會打電話詢問麗娜想吃啥,於是麗娜一到家就能吃上可口的飯菜。每天早飯也是大偉早起張羅做好,伺候著麗娜出門,還不忘給麗娜包里塞幾個她愛吃的水果。沒有哪個女生不願意享受這種被寵的感覺,彼時麗娜感覺身邊飄過的時光里都氤氳著幸福的味道,周圍空氣里隨便抓一把都充斥著甜蜜和溫馨。

每次掛了大偉請示飯譜的電話,辦公室同僚們都會發出「嘖嘖」的讚歎聲,女人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因為這幸福是實實在在的,它就在身邊,不是虛無縹緲的。

不久,麗娜懷孕了,臨盆在即,麗娜有點緊張。大偉說:「不怕,明天我把媽接來,老人有經驗,也好有個照應。」

提到接婆婆來,麗娜心裡閃過一絲隱隱的不安,理不出原因。

談戀愛時,大偉第一次帶麗娜回家。大偉家說是在城裡,但實際上是在城郊,住得仍然是建於八十年代的那種小平房。大偉媽媽已經好多年不上班了,爸爸在給一家公司看大門。媽媽還不到五十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更年輕些,穿著很時髦,人長的很漂亮,公公長得很瘦小,不太愛說話,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中午麗娜幫著婆婆在廚房忙火,婆婆清了清嗓子,跟學生上課似的打開了話匣子:「我們家偉從小到大就優秀,老師朋友都誇獎他有能力、性格好、人緣好,學歷高,人又長得帥,前幾年他三嬸就給他張羅對象,都嫌人家姑娘大,這不還是找了個比他大的,看來這姻緣就是個緣分啊……」大偉插話:「俗話說得好,女大三,抱金磚。麗娜也很優秀,她的同事朋友也都整天誇她呢!」婆婆沒吱聲,氣氛稍顯尷尬。

結婚後,麗娜才知道原來大偉的工資卡是由婆婆保管支配的。結婚前大偉首付買了個套二的房子。婆婆拿著大偉工資卡負責還貸款,幫大偉攢錢。麗娜幾次提出結婚了大偉應該自己拿工資卡自己還貸。但是大偉不好意思跟母親要工資卡,他勸麗娜:「反正媽拿著工資卡又不會亂花,還不是給咱攢錢?」麗娜想想也有道理,並且看大偉也難張口,就沒再提工資卡的事。

3

麗娜生了個大胖小子,婆婆樂得合不攏嘴,悉心照顧月子里的麗娜和大胖孫子。

三個半月的產假倏忽而過,麗娜本是個知識女性,上班后就離不了網路。回家逗逗孩子之餘不忘翻翻手機。大偉還是早起做飯,有時還承包了喂孩子輔食的任務,孩子睡著了大偉就坐在電腦桌旁玩玩遊戲。

一天早上,麗娜剛要坐下吃飯,婆婆坐在麗娜對面,清了清嗓子,麗娜不自覺緊張了一下。因為麗娜早就發現要是婆婆「吭吭」兩聲,那準是要講大道理訓話了。果然,婆婆發話了:「我得跟你談談,沒有你這樣當媽當妻子的,早晨不起來做飯,孩子不管,整天抱個手機玩……」麗娜腦子還沒轉過來,婆婆這是在訓我?「我看手機有時是家長跟我在微信上交流學生情況,再說我看大偉玩電腦的時候,你從來沒說他,還給他倒杯水端過去,怎麼我看會手機就不行呢?」「大偉是男人,女人跟男人不一樣,女人就要照顧好家照顧好孩子。」「可我跟大偉幹得是一樣的工作,甚至比他的工作量要大。」「女人在外面工作大差不離的就行了,還得以家庭為重,得努力做賢妻良母。男人是搞事業的,不能老讓男人在家圍著廚房轉,圍著老婆孩子轉。男人是天,你搶了男人的風頭,男人在外面就會很窩囊……」被婆婆劈頭蓋臉訓了一頓,麗娜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很傷自尊。大偉替麗娜開脫:「媽,她不是上班遠嗎?」「你閉嘴,看你成天那個窩囊樣,能有什麼出息!」大偉從小就知道母親的強勢,便不敢再吱聲。

麗娜胡亂地往嘴裡塞了幾口飯,差點沒噎著,憋了一肚子氣上班去了。

路上徐麗娜想了想,婆婆也沒說錯,她確實早晨沒起來做早飯,晚上她有時備備課,又有瀏覽手機的習慣,多數也是大偉搶著給孩子喂輔食,這樣一想麗娜心平氣和了。

此後,在婆婆的監督下,麗娜不是學著蒸包子,就是做花捲,甚至縫被子,學會了很多家務活。每天忙碌到很晚,大家睡了之後,她才拿出手機粗略瀏覽一遍,有時竟抱著手機睡著了。

有時麗娜找二燕訴苦,二燕勸麗娜,小不忍則亂大謀,孩子明年上幼稚園了,婆婆回去之後一切就都好了。

4

孩子終於上幼稚園了,幼稚園就在她家旁邊,隔大偉單位不遠,麗娜單位也有接送孩子的照顧。麗娜還挺羨慕去幼稚園接送孩子的那種感覺:媽媽張開雙臂喊著寶貝,兒子喊著媽媽飛奔而來,撲進自己的懷抱。

但是婆婆一直送孩子,接孩子,看不出要走的跡象。

麗娜沉不住氣了,晚上她偷偷地問:「媽什麼時候回去?」大偉說:「媽不放心孩子,離不開孩子,不回去了。」見麗娜好長時間沒做聲,大偉討好地語氣說:「我是獨子,家裡撫養我,供我上大學不容易,爸媽願意跟我們住在一起也挺好,互相有個照應。」

麗娜囁嚅著:「爸媽老了需要照顧的時候,我們會接他們來的,現在他們身體還好……」

「爸爸這幾年腿不好,過幾天就把看大門的工作辭了,過來跟我們同住。」

麗娜心裡五味雜陳:婆婆一心一意地幫著看大了孩子,大偉又是獨生子,提出跟他們一起住並沒有錯,錯的大概是當初找對象竟然找了獨生子。麗娜覺得婆婆身上具有「獨生子女母親綜合征」的所有特徵:強勢,戀子情節特別嚴重。

可是自己的父母呢?自從公公婆婆來,小兩口就很少回娘家了。剛結婚的時候,爸媽偶爾還來看望他們,就在不遠處上班的小弟也偶爾來蹭個飯聊聊天。自從婆婆來了之後,爸媽再沒來過,小弟也再沒到他家吃過一次飯,只因婆婆臉色不好看,不好相處的樣子。

5

跟婆婆相處久了,麗娜早發現了一個規律:只要婆婆不滿意,一家大小必須討好她,或語言上或行動上給婆婆消火,那個惹婆婆不高興的主要人物必須向婆婆道歉,然後嚴格遵守她老人家定出的《二十一條》等等,於是,煙消雲散,日子繼續過下去……

這樣有規律的磕磕絆絆的日子不緊不慢地過著,孩子上國小了。偶有矛盾發生,吵架了,和好了……日積月累,總是醞釀著大的爆發。

年前寒假,婆婆偶然知道麗娜竟然在商場辦了一張美容卡,心下不悅:「這不是燒錢嗎?敗家啊!就不能本本分分的過個日子?」婆婆不明說,話語里臉色上都帶著暗示。

傳統習俗,正月初三初四走娘家門。婆婆也是心裡藏不住事的人,總要找一個突破口來發泄自己的不滿。麗娜正在忙著給孩子換新衣服,婆婆「咳咳」兩聲,麗娜對婆婆的清嗓子早已不再敏感,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你們回去別帶孩子去親戚家串門,人家還得給壓歲錢,背後還得戳我脊梁骨罵我。」見麗娜不搭話,婆婆加了句:「大偉也別去。」婆婆劍鋒直指娘家人,麗娜實在憋不住了:「誰戳你脊梁骨了?我們不經常回去,大過年的回去趟親戚之間的能不走動一下?」「去了親戚家別要人家壓歲錢,要不孩子就別回去了。」「親戚給孩子壓歲錢也是我媽還,也沒用你還啊!」「是你媽還嗎?不用你還嗎?掙幾個錢就不知道怎麼顯擺了!」婆媳兩個大正月的吵起來了。大偉想打圓場,卻控制不了局面。

從娘家回來,見婆婆躺在床上生悶氣,麗娜做好飯後喊婆婆起來吃飯,婆婆沒好氣地說:「我不敢吃你做的飯,用不起你!」於是不準帶孩子去親戚家的爭吵又上演了一遍,愈演愈烈。孩子瞪著一雙驚恐的小眼睛說:「媽媽奶奶別吵了。」婆婆厲聲指揮孫子:「回屋看書去,不準跟她說話!」孩子跟奶奶習慣了,不敢不聽奶奶的。大偉更不敢說什麼,那是他的媽媽,她只有勸說麗娜跟母親服個軟,但是麗娜這次一點不想妥協,越說越氣:「每次吵架就不吃我做的飯,你做了飯我也不能吃。老公不是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家都不是我的,乾脆離婚吧!」婆婆說:「離婚了你會一無所有,孩子也不親你,也不會跟你。」「幾年來你是故意這樣教育的吧,不讓孩子跟我睡,不願意讓孩子跟我玩,讓孩子疏遠我……」婆婆不甘示弱:「是的,我就是這樣計劃的。」於是,出現了文章開頭一幕。

「這個婚遲早是要離的,」麗娜悠悠地說。「為了孩子,一般不要走這一步,」二燕自己都感覺自己的勸說那麼蒼白無力。正如徐麗娜所說,孩子不敢靠近媽媽,不敢跟媽媽說話,這還是自己的孩子嗎?這個能成為挽住這場婚姻的理由嗎?都說七年之癢,一直以為是夫妻兩個之間的矛盾危機,像徐麗娜這七年的婚姻走到今天,搖搖欲墜,是為誰癢?

文/逄翠娟

昵稱毳毳,家住長江路街道轄區。喜歡習作卻苦於辭不達意,為堆砌文字常做無病呻吟;無恆心沒毅力,辦事常半途而廢;「減肥」掛在嘴邊卻越減越肥;雖善於感動,卻常隨遇而安,所以至今一事無成。

字/梁紀友

家在黃島。河北書畫協會會員,師從當代軍旅書法家張濟海。

投稿:jiazaihuangdao@163.com

校稿:shitoulpr001(若蘭)

聲明:文中插圖來自網路

家在黃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