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科研又幹了件大事,外媒終於說出這四個字:「你們贏了!」

中國科研又幹了件大事,外媒終於說出這四個字:「你們贏了!」

最近,又低調地搞了件大事。在一個國內外炙手可熱的科研領域,歪果仁可能又要被「虐慘」……

他就是「量子加密通訊」,這個科研項目或許聽起來有些陌生。

不要緊,你可以這麼理解:

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序幕由蒸汽機打開,那麼下一場技術革命的起點則必然是量子通信科學。

而量子加密,就是點亮量子通訊科技樹的密鑰。

作為安全等級最高的加密技術,量子加密早已成為各大國爭相追逐的目標。早在10年前,IBM、微軟等國外企業就率先在量子科學應用上投入重金,風光一時無兩。但由於成本原因,國外僅用於個別科學實驗。

如今已是量子通信領域領軍人物的中科大潘建偉教授,那時還在奧地利留學。有次在實驗室里,當他自豪地概述了量子通信這個想法,維也納的同事都很尷尬:他們不忍心告訴潘,他以為這個點子是他的創意,實際上早已經是同事們的日常工作。

可想而知,10年前,在該領域的起點有多低。

誰能想到呢,只用了10年,在這個領域已經變成了當之無愧的大麥克。

2015年,科學技術大學合肥微尺度物質科學國家實驗室潘建偉院士、陸朝陽教授等完成的「多自由度量子隱形傳態」名列2015年度國際物理學領域的十項重大突破榜首。英國物理學會(Institute of Physics)新聞網站《物理世界》(Physics World)將其評為「年度突破」。

就連國外權威媒體都不得不承認:是的,你們暫時贏了……

美國華爾街日報:

今日俄羅斯:

英國鏡報:

美國福布斯:

說了這麼多,量子通信和量子加密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量子通信涉及的現象遠遠超出了我們對於宇宙的傳統理解,愛因斯坦稱它為「幽靈般」的現象。因為它假定現存的粒子可以瞬間將信息「傳輸」到另一個糾纏的粒子,並且這種糾纏似乎是超越時空的。

如果你的加密措施使用了量子通信,那基本意味著永遠無法被對手破解。原因有二:

其一體現在量子加密的密鑰是隨機的,即使信息被竊取者截獲,也無法得到正確的密鑰,因此無法破解信息。

其二,分別在通信雙方手中具有糾纏態的2個粒子,其中一個粒子的量子態發生變化,另外一方的量子態就會隨之立刻變化,並且根據量子理論,宏觀的任何觀察和干擾,都會立刻改變數子態,引起其坍塌,因此竊取者由於干擾而得到的信息已經破壞,並非原有信息。

也就是說,使用了量子通信,對手對我的信息始終處於一臉懵逼的狀態:要麼他根本不知道我在說什麼;要麼他竊聽到的有關於我的任何信息,都是錯的……

這對於用戶而言,就意味著兩個字:安全

隨著斯諾登「監聽門」的曝光,信息安全的議程再一次擺上檯面。任何對於信息安全有著迫切需求的國家部門和企業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鞏固自己的護城河。

而信息安全,正是量子加密通信的用武之地。

直白說,量子通訊利用量子力學原理,採用量子糾纏效應進行密鑰分發,做到數據傳輸的絕對安全。所有涉及敏感信息網路傳輸的行業,如金融、政府、大小企業,都對量子加密有強烈的需求。

而在眾多對信息安全有迫切需求的機構中,網商銀行就率先採用了量子通信技術。3月29日,國內雲服務商阿里雲在深圳透露全球首個雲上量子加密通訊案例,網商銀行採用量子技術在專有雲上完成了量子加密通訊試點。

簡短新聞背後意義不可小覷,這裡有兩個信息點:

1、阿里雲成為全世界第一家可以提供量子加密信息傳送服務的雲計算公司;

2、這一雲上量子加密由阿里雲、科大國盾量子緊密合作實現。

這裡再介紹一些與阿里雲合作的科大國盾量子團隊,觀察者網曾採訪其總裁趙勇先生,探究「黑科技」量子通訊的應用。

科大國盾量子公司官網

工信部副部長、黨組成員陳肇雄也曾經親臨國盾量子公司產品線視察~

知識點來了啊同學們!趕緊划重點~

如上文提到的,科學技術大學在量子信息技術上的科研實力處於國際前列,被美國列為重點關注的量子技術研究機構。科大國盾量子就是以潘建偉院士團隊實用化量子通信技術為基礎,由科學技術大學發起組建的第一家從事量子信息技術產業化的企業。量子通信產業化方面已經走在美國的前列,並在國防、金融等領域鋪開。

媒體此前已紛紛報道,2015年10月,阿里巴巴投資的「科學院—阿里巴巴量子計算實驗室」成立僅3個月,阿里雲與科大國盾量子就曾聯合發布量子加密通信產品--量子加密通道,使量子加密技術成為一種共享資源。

1年多之後,全球首個雲上量子加密通訊案例的公布,預示一個新的開始。

在這個市場最大、資源最雄厚的地方,量子科學勢必如野火一般燒遍各個領域,為焦土中的萌芽積攢下最肥沃的養料。

這簡直就是代表了先進位造的生產方向啊……

別忘了在高科技江湖,永遠流傳著這樣一個恐怖的傳說。

只要自己想做,有能力把所有高精尖的科研成果「徹底白菜化」,成為全民共享的成果。

頁岩氣鑽探設備的核心部件,橋塞,原價20萬,一做,不到2萬:

昂貴的碳纖維,一做,一公斤不要998,只要200!

水泥廠的磨機用減速機,國外1000萬一台,一做,300萬不到您隨便拿:

哪怕只是通信行業交換機的一塊板,國外賣20萬,國內生產後都能直接跌到1萬:

以前國際上5000元一克的石墨烯,只賣3元一克。

跟白撿的有什麼區別……

現在,想象一下,把這樣的速度,再用到量子加密通信的實用化和產業化上……

嘿嘿嘿,多年以後,外國人肯定會再次想起,當初在量子加密通信領域被人支配的恐怖——「我們這邊還沒研究出來,你這邊就開始飛入尋常百姓家了么……」

可把世界甩在身後,並不是真正的目標。

正如阿里巴巴集團首席技術官、科學家王堅博士所說:

「以前我們國家在科學技術發展方面在世界總是處於比較落後位置,我們總是在享受世界科技發展的成果。往往是我們遇到了問題,然後向世界去尋求答案。

但這次是我們的一個機會,一個給世界一個答案的機會。」

央視網官方賬號
@網路新聞聯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