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揭保健品「神醫」:有專門經紀人 工資3千至8千

揭保健品「神醫」:有專門經紀人 工資3千至8千

原標題:揭保健品「神醫」:有專門經紀人 工資3千至8千

近年來,隨著人們對健康、養生愈發重視,推銷保健品的電視廣告層出不窮。而「廣告神醫演員」劉洪濱、胡祖秦的相繼曝光則暴露出該行業中隱藏著的亂象。

澎湃新聞登錄裁判文書網,以「電視購物+保健品」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梳理出利用電視廣告、以電視購物為名進行詐騙、非法出售保健品的刑事案例共17起。

在這些案例中,一條利用電視購物進行詐騙的利益鏈條浮出水面:被告人從供貨商處獲得產品、宣傳片資料甚至詐騙話術材料;而後聯繫廣告公司製作廣告,或直接套用現成廣告,並尋找媒體播出;再雇傭接線員工進行話術培訓,在明知其產品為食品、保健品的情況下,冠以「專家推薦」、「祖傳藥方」的虛假名號宣傳產品的療效;賣出產品后還會有二次詐騙,引誘消費者購買更貴的產品。還有的被告人直接通過網路、電視購物平台獲取顧客信息,虛構身份以「隨訪」、「回饋」為由撥打電話進行詐騙。

這17起案例中,共81名被告人中,5人被判銷售假藥罪,76人被判詐騙罪,對至少1735名受害人受騙造成了約2389萬餘元的損失。

套用現成廣告片,供貨商提供詐騙話術資料

虛假廣告是如何登上電視購物或廣告平台?又是怎樣製作的?

在澎湃新聞統計的17起案例中,多名被告人取得貨源后,從供貨方獲得相關產品的生產資質材料、話術資料、廣告宣傳片等,再尋找廣告公司加工或製作,有些廣告套用模版,更換熱線電話后即在媒體平台播放。播出平台不乏各省級衛視:遼寧衛視、新疆衛視、內蒙古衛視、西藏衛視、甘肅衛視、河南衛視等。

河北省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曾於2015年6月1日判決一起銷售假藥案件,三名被告人在2013年11月至2014年3月期間,在未取得《食品流通許可證》和《醫藥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銷售食字型大小「青海、新一代冬蟲夏草含片,苦瓜桑葉片」的產品,並通過廣告宣傳稱該產品具有治療心腦血管、糖尿病等方面疾病的作用,以非藥品冒充藥品,累計銷售金額為人民幣154900元。

在該案中,楊某甲於2013年得到煙台某生物有限公司生產的冬蟲夏草含片貨源,后其為了銷售貨物,通過北京某廣告公司在遼寧衛視、新疆衛視、內蒙古衛視、西藏衛視等電視台做廣告,推銷青海冬蟲夏草含片和新一代冬蟲夏草,其供述稱:「廣告內容是我套用別人的廣告片,然後讓廣告商把聯繫電話改成我公司的(400-6991XXXX),客戶看到我們的廣告就會和我們聯繫,我們的員工也通過電話向客戶推銷冬蟲夏草。我們銷售的兩種產品都是食品,不能治療疾病,我在廣告里宣傳可以治療疾病是為了增加銷售量,賺取利益。」

經檢驗,上述冬蟲夏草含片,並未見冬蟲夏草顯微特徵。最終,三名被告人被判處犯銷售假藥罪,分別被判處一年至二年有期徒刑。

在另一起2016年年底由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法院判決的案件中,被告人則是向產品供貨商購買全套宣傳資料,包括詐騙話術資料,再通過固定的廣告公司,向各電視平台投放虛假廣告。

判決文書顯示,2014年7月,張某丙自行聯繫購進湖南嶽陽今華醫療器械有限公司生產的批號為湘岳食葯監械(准)字2014第16400009號的「御醫風濕痛走珠給葯器」、貴州省大方縣貴州奢香葯業有限公司生產的批號為黔衛計健用證字[2013]第0009號「清椿堂藥王風痛方活絡祛痛酊」,及兩種產品的廣告宣傳片樣片,話術、產品資質材料等。

后在明知上述兩種產品為非藥品的情況下,張某丙為牟取非法利潤,通過北京央廣聯合傳媒有限公司、中視藍海(北京)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在甘肅衛視、河南衛視、山東教育電視台等電視媒體以養生節目「御醫健康匯」和「藥王養生匯」的形式對上述兩種產品進行宣傳,稱產品為「御醫風痛方」和「藥王風痛方」。被曝光的電視購物廣告「四大神醫」之一的劉洪濱也是「代言人」,宣傳「藥王風痛方」是「劉洪濱教授」祖傳的秘方,「給骨頭吃藥」等。

在澎湃新聞統計的案例中,未見詳細描述廣告的製作、生產流程。上海法制報於2017年7月3日發文稱,醫藥廣告專題片多由廣告公司進行製作,客戶大部分是藥品代理商,大都自帶「專家」拍攝,有時廣告公司也會幫客戶找「專家」,「專家」都有自己的經紀人,每次拍攝,「專家」的工資在三千至八千元不等。

接線員接受話術培訓,偽裝專家按照話術單推銷

在電視媒體上對推銷的保健品、產品進行宣傳后,被告人會等待患者打進熱線電話。澎湃新聞獲得的裁判文書顯示,所有被告人都會雇傭接線員接打患者電話,這些接線員上崗前,均會接受數天的「話術培訓」——即學習廣告中的話術內容,練習電話詐騙話術,將保健品、食品宣傳為可以「葯」到病除的藥品。

在電話中,這些接線員有多種身份,時而為「專家」,時而為「醫生」,時而為「健康顧問」。

河北省三河市法院於2016年1月4日判決的一起案例中,被告人蔣某某通過電視台專家講座、專題廣告等電視購物方式,宣傳青錢柳降糖茶、藥王山瑪咖(即瑪卡)等保健品。后指使話務員虛構青錢柳降糖茶健康中心健康顧問、藥王山瑪咖健康中心主任的身份回撥曾打入的客戶電話。

其中一話務員的證詞顯示,上崗前蔣某某在公司對她進行了面試,後由公司的計某某給她培訓話務內容,7天左右她成為話務員上崗工作,計某某發給她一個話術單並讓她照著話術單接打電話。在推銷中他們自稱是青錢柳健康康復中心或瑪咖康復中心健康顧問, 「然後根據話術單上寫明的問題向對方進行問診,后根據客戶描述的癥狀,宣揚保健品有改善客戶描述癥狀的功效,再客戶的反應在話術單上找相應的應對方式方法」。

在這起案件中,進價為35元/瓶的藥王山瑪咖保健品,以近20倍的價格賣出,售價為599元/瓶,兩瓶790餘元,1297元三瓶贈一瓶,兩名被告人違法所得五萬餘元。最終,兩名被告人被判犯詐騙罪,分別獲刑一年八個月。

(2015)長刑初字第55號判決顯示,電視購物接線員接聽消費者電話的固定「套路」是先掛斷,然後再以「顧問」身份回撥,按照列印出的電話敘述流程把產品功能念給顧客聽,病情分析也均是提前培訓好的固定說辭,「根據客戶的病情,向客戶推薦購買的療程和藥量,告訴客戶服用我公司的產品可以軟化身體血液中的微型血栓,增加血管彈性,改善身體血液微循環達到對客戶所患病的治療效果……其實就是一種欺騙行為」。

在案號為(2016)蘇0804刑初6號的案件中,被告人將患者打入的電話分線給各區長、組長,公司話務員以「健康顧問」、××患者銷售「御醫風痛方」和「藥王風痛方」,在電話中宣傳時亦稱兩種產品為藥品。判決書顯示,該產品邏輯話術主要內容為,先介紹自己為「健康顧問」,詢問患者病情,敘述病情成因及危害,最終闡述該產品療效。

售賣后二次詐騙:回訪稱可退款或推薦更貴產品

當話務員成功向患者售賣出產品后,並不意味著詐騙行為的結束。

多份裁判文書數顯示,當顧客購買過產品后,公司的員工會隔段時間,再次更換身份,以售後「助理」、「專家」、「主任」等身份進行回訪,謊稱可退款,要求顧客繳納手續費、會員費;或指導顧客使用產品,如果沒有效果,即幫忙找指導老師,將顧客介紹給其他員工,該員工遂以指導老師的身份與顧客溝通,推銷更貴的保健品。

2017年3月13日,安徽省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皖03刑終376號判決顯示,6六名被告人通過電視廣告推銷「999藍荷減肥茶」,其員工被劃分為「一線」、「二線」,一線員工負責接電話,向顧客賣減肥、祛斑、生髮產品,二線員工負責接手一線員工的下一步工作,以不同身份和顧客打交道,讓客戶將使用產品后的效果拍成照片發過來,后給客戶打電話說身體狀況很糟糕,如果不及時治療會有很嚴重的後果,誘使顧客買更多產品,以便多拿提成。

該案中,6名被告共詐騙至少十名被害人162萬餘元,其中一個被害人先後向指定賬戶匯款十餘次,共匯30萬元,「2013年11月在珠江電視台看見廣告介紹一種豐胸葯,聯繫對方詢問產品情況,開始是葉主任聯繫,后講前面的產品不要用,讓拍胸透,用手機發過去,說有乳腺癌,要換藥吃,每次都是先匯錢再寄葯」。

最終,該案六名被告人被判處犯詐騙罪,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十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除此之外,還有兩起案件的被告人直接通過電視購物平台等途徑獲取客戶數據,然後繼續對消費者進行詐騙。山西省稷山縣人民法院於2017年5月判決的一起案例顯示,被告人冒充專家、教授身份,利用編造的話術向全國各地患者打電話推銷偽劣保健品,之後通過物流寄送、貨到付款額方式騙取患者的錢款。其詐騙手段主要有兩種,第一種是冒充北京護國寺中醫院高振宗教授、301醫院王建國教授等知名專家、教授的身份,給客戶打電話聯繫購買藥物或詢問喝葯后恢復狀況,從而取得客戶的信任,促成訂單成交,詐騙客戶錢財;第二種是如果客戶沒有購買需求,就詢問之前買過藥物的價值,並且告知客戶可以為其辦理醫療補助、貧困戶補貼、返款報銷等,取得客戶信任,讓客戶交納一些保證金、擔保金、手續費、稅費等騙取客戶錢財。自2015年4月份至案發時,被告人先後詐騙全國30個省市700餘人次,共騙取被害人616617元。

在另外一起(2014)霍刑初字第00277號案件中,被告人以網購的「美容保健品」如效果不好可以辦理退款為由,騙取被害人信任,然後以退款需辦理個人稅票、會員卡、客戶檔案等為由,讓其中一位受害人先後18次共匯款41萬餘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