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振興伊利締造蒙牛卻兩次被踢出局,乳業教父為一瓶水再出山

振興伊利締造蒙牛卻兩次被踢出局,乳業教父為一瓶水再出山

文|AI財經社 李玲

編|嘉辛

隱退多年的乳業巨頭牛根生要復出了?

8月1日,59歲的牛根生身著黑色襯衣西褲,笑容滿面地出現在西藏水資源有限公司的一場發布會上。這是繼2016年9月,蒙牛管理層發生變動,牛根生的名字出現在蒙牛戰略及發展委員會名單中之後,牛根生的第二次公開官宣出現。

在會上,牛根生擁有了另一個身份——西藏水資源首席戰略顧問。

時隔三聚氰胺事件之後8年,牛根生的露面,看起來沒有了早年的威嚴。一代乳業教父與合作夥伴笑著握手時,牛根生顯得愈發的平和近人。

「西藏5100這個水從一出生就是水的冠軍!」對於將和自己聯繫緊密的產品,牛根生自信滿滿。但對於公眾來說,牛根生賣什麼水一點都不重要。大家關心的是,在離開公眾視線這些年,這位乳業教父級人物到底在做什麼?

命運多舛自幼年

1958年,牛根生的生命開始於內蒙古。世界對於這個小生命,並不友善。在他出生一個月後,被以50元的價格賣給了一戶養牛人家。養父想讓他傳遞香火,因此取名為「根生」。

牛根生的養父身處動蕩不安的年代,被抓過壯丁,檔案又被按上「警長」頭銜,日子自然不會好過。更糟的是,養母曾是國民黨高官的姨太太,雖然解放戰爭期間養母曾把財產散發或寄存給別人,但在生活困難時卻難以要回。

特殊年代出生,又有著這樣曲折的身世,牛根生似乎命中注定不會擁有平凡的一生。

1983年進入內蒙古伊利集團,9年後年僅34歲的牛根生便擔任了內蒙古伊利集團生產經營副總裁一職。在擔任伊利生產副總6年後,牛根生主管事業部創造伊利80%以上營業額,以其卓越的領導和銷售才能牛根生在員工中建立起威信。

但命運的齒輪似乎在此處突然卡住了。

兩度「被踢出局」

隨著業績的不斷向好,牛根生明顯感覺到伊利總裁鄭俊懷對自己日漸疏遠,並且在工作上多加設防和制約。

在業務受阻、許可權削弱的情況下,牛根生被迫提出辭職。前兩次辭職都被鄭懷遠「勸回」,最終在鄭俊懷的「伊利有他沒我,有我沒他」激烈言辭下,牛根生抱憾離去。

被「踢」出伊利后,牛根生一頭扎進了北京大學。總是騎著一輛老舊腳踏車穿梭於各個教室之間的牛根生,在北京大學吸取養分的時間裡重新審視了在伊利的16年。在總結了經驗和教訓,又受到高等學府的滋養后,恰逢伊利的老部下被掃地出門找老領導牛根生東山再起。於是,牛根生真正的乳業生涯自此拉開帷幕。

賣了伊利股票的錢,籌集了100萬,牛根生和老部下們創建了蒙牛。

創建新企業並非一帆風順。辦公地點被舉報為非法集資窩點、廣告牌被砸毀、牛奶被倒掉以及面臨以伊利為首的數百家乳品企業的競爭,牛根生「拉扯」起蒙牛可謂是歷經艱辛。

據媒體報道,牛根生回憶往事時用了四個字"不堪回首",他說:"企業新生時,每走一步都非常艱難。"

所幸,一切都熬了過來。

至2002年,牛根生用不到24個月,將蒙牛營業額從4000萬元提升到85個億,創造了令人驚嘆的「蒙牛速度」。

一年後,蒙牛豪擲3.1億元標得央視2004年黃金段位廣告,奪取「標王」。2004年,牛根生攜蒙牛赴港上市。在香港股市普遍低迷的情況下,蒙牛跑贏大盤,牛根生也因此身家過億。

而此時,2004年12月,時任伊利集團董事長、將牛根生踢出伊利的鄭俊懷,帶著下屬走進呼市麗山湖度假村,開啟了4年牢獄之災的大門。

從2002到2007,連續5年穩居國內乳業市場佔有率、銷量全國第一雙寶座的蒙牛大概是牛根生輝煌人生的最好的見證。但僅1年後,三聚氰胺事件使得這位蒙牛元老再次被迫退出。

2008年,由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爆發引起的輿論譴責使得的蒙牛一蹶不振。據證券日報報道,「牛根生一方面必須防止老牛基金會抵押給摩根士丹利4.5%的蒙牛股份落到他人之手,另一方面他還要找更大的戰略買家,幫助蒙牛解決日漸枯竭的現金流。」

嚴重的資金流斷裂迫使牛根生寫下萬言書求助。最終,中糧集團原董事長寧高寧救了他,也開啟了蒙牛的國有化之程。

事實上,當時的中糧想要打通從田間到餐桌的全產業鏈,但唯獨乳業鏈條沒有打通。在接盤岌岌可危的蒙牛品牌和創立全新的企業中,沒有任何乳業企業經營管理經驗的中糧選擇了前者。

在蒙牛被寧高寧「拯救」的同時,牛根生成功套現9.55億元。

2009年8月,牛根生辭任蒙牛董事長一職,中糧集團總裁於旭波接任。對於牛根生的辭職,蒙牛乳業在公告中宣稱牛根生將投入慈善工作,但將保留非執行董事一職,並繼續參與集團的策略規劃。

而據證券日報曾援引知情人消息稱,「辭職只是讓他體面的離開,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回事,如果讓一個人心甘情願離開原因只有兩個:第一,我沒有這個能力;第二,我知道整個內幕在引爆之前必須離開,暴風雨來之前必須找個避風口。」

回鄉做慈善

如果說牛根生的前半生以功成名就圓滿落幕,那麼牛根生的後半生則以放權蒙牛奏響了序曲。

在成為捐股第一人、全球華人捐股第一人後,2011年辭任蒙牛董事會主席一職時,牛根生捐出持有的全部蒙牛股份。暫時畫上了與蒙牛故事的句號。

離開蒙牛後,牛根生開始了他的慈善事業。

牛根生家的大門上貼著一副對聯,上聯:傳家有道唯存厚,下聯:處事無奇但率真。橫批:家系國運。對於財富,牛根生貌似看得很開。

從企業家轉型為慈善家,早在2004年牛根生創立「老牛基金會」時就已埋下伏筆。成立老牛基金會時,牛根生捐出的蒙牛股份市值超40億。

牛根生的老牛基金捐贈範圍囊括國內外,主要以文化教育和環境保護為主。至2015年8月,老牛基金項目捐贈,環境保護項目佔比28%,文化教育項目佔比31%。

在呼和浩特正南方40公里處的山區處,原先退化嚴重的土地現已被鬱鬱蔥蔥的樟子松、油松、杏樹等植被覆蓋。這個計劃30年完全、耗資34億、面積近四萬畝的近自然生態系統,——「內蒙古盛樂國際生態示範區植被恢復項目」如今已經成為當地「吸金」的招牌。中糧、康師傅、燕京啤酒等知名品牌入駐在周圍的園區里,阿里巴巴等移動力聯網巨頭計劃在這建立雲計算產業基地。

而不遠處,是老牛基金會捐贈近1.4億元的內蒙古師範大學附屬盛樂實驗學校。這所佔地約300畝,總投資超2億元的十二年制學校,老牛基金會捐贈佔比70%。

牛根生出山再創業?

沉默的幾年慈善生涯后,牛根生又回到了他闊別已久的商界。

牛根生在「跨界賣水」的受聘戰略會議上說過一句話:「公益的初心,市場的手段」。也許,他從未想過退出市場。

2016年9月,牛根生以戰略及發展委員會成員身份重回蒙牛,但仍未在公開活動中露面。而此次為西藏水資源「站台」,是時隔8年牛根生首次參加公開活動。

有媒體報道曾這樣分析牛根生淡出公眾視線原因:一、用心發展基金公益項目,重樹正面形象;二、低調進軍乳業上游供應商,與蒙牛繼續保持強關聯。

事實上,離開蒙牛後,牛根生一直「潛伏」在商圈裡,為「出山」做準備。

2012年7月,受英國首相卡梅倫邀請,企業傢俱樂部成員圍繞「工商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的主題與英國政商學界進行交流。這其中,就有牛根生。

企業傢俱樂部於2006年創辦,牛根生是53位理事之一。通過俱樂部,淡出公眾視線后的牛根生不僅參加了2016年與加拿大總理的交流訪談活動、2015年對德國和義大利的訪問活動、2014年對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的訪問活動等國際化商業訪程,還參加了內部的理事互訪等活動。

牛根生說:從無到有,是件快樂的事,而從有到無,同樣是種快感。

牛根生在慈善事業上的投入,對其本人形象是否重塑暫未定論,對蒙牛的正向積累也值得商榷。

但是,能確定的是牛根生的蒙牛時代已經過去了。畢竟,牛根生與蒙牛所隔著的,不只是2008年的三聚氰胺,還有市場的選擇和企業的運營。

【想看更多,請移步「AI財經社(ID:aicjnews)」微信公眾號】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