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互聯網+,讓鄉村春晚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互聯網+,讓鄉村春晚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遼寧盤錦太平新村春晚

福建武平「元初客家歡」鄉村春晚

新疆天山南北鬧新春

浙江麗水鄉村春晚

寧夏「新春樂」社火巡演

吉林百姓春晚

廣西北海「暖冬遇見北海」鄉村春晚

2017年廣東東莞市產業工人新春歌會

安徽宿州泗縣鄉村春晚

從1月12日(臘月十五)至2月11日(正月十五),在大江南北,一場聲勢浩大的網路大聯動點燃了全國鄉村春晚演出的激情。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聯歡,它藉助「互聯網+」的力量,以網路直播的形式,實現了一地演出、多地同時收看,共有90餘萬名觀眾通過國家數字文化網和文化共享工程·文化網路電視收看了演出;這是一次基層群眾歡慶春節的表達,它歷時一個月,為節日增添了熱烈祥和的氣氛和濃濃的年味;這是一次接力式的文化傳遞,源於浙江麗水30多年前的鄉村春晚,它像一粒種子,如今已在全國各地發芽。

這就是由文化部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以下簡稱「發展中心」)、文化館協會聯合策劃實施的「百姓大舞台——2017年全國鄉村春晚網路聯動」,它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聯動全國9個省區參與,組織了15台鄉村春晚,為老百姓營造了普天同慶、合家團圓的春節氛圍。

線上線下互動

傳播效應倍增

2016年,為貫徹落實中辦、國辦《關於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意見》精神,充分發揮文化館(站)等公益性文化設施的陣地作用,依託文化共享工程公共數字文化平台渠道,深入推進全民藝術普及,開闢文化惠民、精準扶貧的互聯網新渠道,發展中心和文化館協會提出《全國文化館(站)「全民藝術普及技能提升計劃」》,集中創建百姓大舞台、全民藝術普及大講堂、公共文化交流平台3個數字化服務品牌。其中,「百姓大舞台」項目以人民為中心,以需求為導向,以「互聯網+公共文化服務」的形式,創新公共文化資源供給方式,增強群眾文化活動品牌的輻射力和影響力。

全國鄉村春晚網路聯動是「百姓大舞台」的重要內容之一,它將發源於浙江麗水月山、傳承了36年的知名鄉土文化活動品牌通過系列推動、提升,在2017年春節期間,以全國聯動的形式,把9個省區的15台鄉村春晚通過文化網路電視串聯起來,開展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直播、點播和互動服務。線下,遼寧、吉林、浙江、安徽、福建、廣東、廣西、寧夏、新疆九地的鄉村百姓自編自演的特色鄉村春晚,你方唱罷我登場;線上,「東南西北中——全國百縣萬村鄉村春晚」分別於微信客戶端、網路電視互動播出終端上線,並在百縣萬鄉展開聯動,觀眾通過網路就能收看到各地精彩的鄉村春晚節目。

據統計,該活動包含的15台鄉村春晚,共吸引了90萬名群眾上網點擊觀看,相關文章網路點擊率達2萬餘次。其中,在浙江麗水縉雲縣舉辦的鄉村春晚網路聯動活動開幕式吸引了約16萬名觀眾在線觀看,收穫了1.1萬餘個節目點贊,各地群眾留下了500多條熱情的祝福和留言;在福建龍岩武平縣,「元初客家歡」鄉村春晚通過跨平台直播共享,觀看人次達到了歷史新高,傳播效應倍增。

涵蓋東西南北中

五湖四海共歡騰

近些年,一台台由村民自編自導自演的鄉村春晚,因貼近生活的草根屬性而深受人們喜愛。然而,這些各地的鄉村春晚都具有相對分散、輻射範圍受限等情況,在一定程度上制約著鄉村春晚的發展。發展中心為改善這些情況,進行了一系列的推動工作:2016年2月,浙江麗水最具特色的4台鄉土民俗春晚面向國際「一帶一路」21國直播;5月,組織專家赴麗水調研;9月,特邀麗水參加寧夏銀川文化館年會及論壇;11月,在麗水舉辦有全國11省百餘位文化局長、館長、站長參與的全國鄉村春晚百縣聯盟單位骨幹培訓。此外,還支持浙江麗水、浙江溫州、福建武平、安徽池州、河南鄭州五地發起成立了「全國鄉村春晚百縣聯盟」。而此次全國鄉村春晚網路聯動即是對推動鄉村春晚發展工作的進一步深化和提升。

為了充分展示全國各地鄉村春晚的不同特色,「百姓大舞台——2017年全國鄉村春晚網路聯動」從東西南北中5個地區選取了9個省區的15台節目進行展示,分別代表了不同地域、不同風格特色的鄉村春晚的面貌。

在遼寧盤山太平新村,一台辦在村委會副主任家裡的鄉村春晚以年集、年味、年祭、年戲四部分向觀眾展示了東北地區的過年習俗。在年集單元,在嘈雜的集市上,老奶奶帶著孫女一起趕集的場景,反映了當地人置辦年貨的熱鬧情景;年祭單元則充分體現出在東北一些鄉村過年祭祖的習俗。

在廣西北海,鄉村春晚的節目以南北融合為主,演員中,既有本地市民,也有來自五湖四海的「候鳥」一族,既有國小生,也有年逾花甲的文藝愛好者,真正體現出鄉村春晚的群眾性和草根性。

在福建武平,一場體現客家文化的「元初客家歡」鄉村春晚為觀眾展現了客家人的生活場景。演出以春、夏、秋、冬四季篇章為主體結構,採用具有濃郁客家特色的藝術表現形式,展現了客家人自古沿襲下來的生活風尚。

在新疆阿勒泰和喀什,兩場鄉村春晚均以室內演出、室外舉辦民俗展示的形式進行,呼麥、摔跤、斗羊……每個節目、每個體育遊藝項目都彰顯著民族特色,為觀眾呈現了新疆地區獨具特色的鄉村春晚。

在安徽宿州泗縣,一場由佃庄村村民自辦的鄉村春晚吸引了眾人。演出包括了歌舞、戲曲、廣場舞、武術、非遺表演等,展現了當地村民豐富多彩的文化生活。

村民自編自演

體現地域特色

鄉村春晚以其村民自編自演的草根性打動了觀眾。有的節目雖然「土得掉渣」,但是因其接地氣、反映了百姓的真實生活和真實情感,並由身邊人或是採用地方方言表演,更能使人產生共鳴。

在福建武平上演的「元初客家歡」鄉村春晚,在網路直播中贏得了較高的點擊率,這與其充分反映了當地的客家文化息息相關。在情景表演《客家春早》中,演員均是當地土生土長的農民,自然的流露讓人們充分感受到一種久違的親切。來自下鎮村40多歲的朱麗萍說,由於自己一直喜好文藝,10年前她就帶頭成立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組織村民一起自編自演文藝節目。這些年每逢春節,不少村都在自發組織鄉村春晚,而她公司下屬的文藝團隊經常被邀請去演出。「因為我們編排的節目大多反映了村民的真實生活,大伙兒特別喜歡看。」朱麗萍說。對網路直播這種形式,她也非常讚賞,「這種形式非常好,原來我們只是自己演給自己的鄉親們看,通過網路直播,傳播範圍擴大了,全國的觀眾都可以看到我們的表演,非常開心!」

在浙江麗水縉雲縣,來自當地大源鎮小章村的村民們戴著斗笠、披著蓑衣、牽著山羊,演繹了草根味十足的《鄉村春晚大拜年》。看著台上熟悉的農家裝扮,觀眾們發出會心的笑聲。浙江麗水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文化藝術處處長林岳豹說,鄉村春晚就是由這些貼近生活、接地氣的節目組成的,這些節目通過展現農民生產勞作的特色特點,令老百姓更有親切感。

在新疆喀什,鄉村春晚辦在當地的農村小禮堂,雖然沒有暖氣取暖,但是座無虛席的熱鬧場面溫暖著每一位演員。「這些演員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表演熱情特別高,像這樣的演出要在零下20多度的環境下進行,條件比較艱苦,但是他們的熱情十分高漲。」新疆群眾藝術館館長艾尼瓦爾說。

搭乘互聯網快車

體現服務新模式

鄉村春晚逐漸成為當代鄉村群眾自辦文化迎接新春的重要內容之一,它以農民為主角,以舉辦時間的特殊性、參與群體的廣泛性以及紮根基層的草根性,受到群眾的普遍歡迎,同時也成為推動農村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轉變農村文化生活從「被動接受」到「自主創辦」的一個有效載體。

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專家委員會主任、北京大學教授李國新認為,鄉村春晚長盛不衰的內在原因是其體現了傳統文化的基因,又與經濟社會發展所形成的人際交流時空環境相適應。最早的月山春晚,就是村裡的父老鄉親聚到一起歡度春節的一個儀式。改革開放以後,人口聚居發生了重大變化,年輕人平常外出打工,只有春節是鄉親團聚的最好時機,繼承著文化傳統,適應著新的人群聚集特點,一年一度的鄉村春晚為鄉親們見麵糰聚、宣洩情感、追憶鄉愁提供了絕好的甚至也是唯一的機會和平台。於是,月山春晚由點到面、星火燎原,逐漸發展為麗水鄉村春晚。這一現象折射了鄉村文化建設的一個基本規律:地域文化傳統和現實需求有機融合,才能催生出有生命力的、屬於老百姓自己的文化形態;反過來說,只有老百姓自己是創造者、參與者、主宰者,鄉村文化活動才能長盛不衰。

通過「互聯網+」,將散落在全國各地的鄉村春晚組織起來,是「互聯網+公共文化服務」模式的一種創新。「百姓大舞台——2017年全國鄉村春晚網路聯動」充分發揮網路與新媒體的優勢,開展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直播、展播,通過全國「看」春晚、全民「夢」春晚、全球「連」春晚、全民「聊」春晚、「十台經典、百部精品」遴選等互動交流活動,廣泛調動了群眾的參與熱情,構建起線上線下聯動的新型公共文化服務模式。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專家委員會委員、上海社科院研究員巫志南對此給予了高度評價,他說:「這項活動吸引了基層百姓廣泛參與,激活了公共文化機構的資源存量,帶動了地方經濟、就業、旅遊等的發展,提升了基層百姓的文化素養和文化氛圍,是一項可以覆蓋全國、向國外拓展的群眾文化活動。」

如今,數字文化服務正面臨極好的機遇,此次活動正是通過「互聯網+」將各地鄉村春晚整合起來,抓住了群眾對數字文化需求的迅速增長和國家「互聯網+」的戰略,進一步豐富內容、聚攏資源、暢通線路、方便使用,變「政府端菜」為「群眾點菜」,是將數字文化服務做大做強的一次有益探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