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冰火科普系列坦格利安家族與教會的恩恩怨怨

冰火科普系列坦格利安家族與教會的恩恩怨怨

在權力的遊戲第五季中,瑟曦為了搞垮玫瑰家,自作主張扶植了極端宗教分子大麻雀。瑟曦以恢復教團武裝的條件換取了大麻雀表面的「支持」。當麻雀們將百花騎士和小玫瑰打入監牢后,瑟曦滿心歡喜,本以為自己的計策已經得逞,但她卻在得意忘形之時被大麻雀突然抓捕,並經歷了恥辱的「贖罪之旅。」瑟曦似乎忘了,當年的教團武裝為何會被解散,而她和當時教會敵對的坦格利安家,似乎有著「微小」的相似之處。

一、忌恨亂倫的教會與族內通婚的坦格利安

當伊耿和他的姐妹帶著三頭巨龍征服維斯特洛時,舊鎮的七神總主教將自己鎖在聖堂里,閉門不出七天七夜,以求得到七神的指引。最終,總主教在權衡利弊后,決定向伊耿屈膝臣服。雖然教會表面上臣服了坦格利安家,但是這種臣服更多是武力威逼下的無奈選擇,教會其實打心底里就瞧不上坦格利安家,而瞧不上的原因,自然是坦格利安家那遺留的瓦雷利亞傳統——族內通婚。

(伊耿的巨龍暫時嚇退了教會)

我們知道,維斯特洛七神教的原型,就是現實中的天主教,七神並不是七個神而是一個神的七張面孔,即七位一體的神,和天主教的三位一體相對應。與天主教一樣,七神教也有著極為苛刻的教規,其中就包括對於婚姻的嚴格規定。

(伊耿和兩個妹妹)

那就是七國奉行堅決的一夫一妻制,而且堅決禁止亂倫行為的發生,而坦格利安家不但是一夫多妻,而且竟然還實行兄妹姐弟之間的近親結婚。伊耿迎娶他兩個妹妹的行為在教會看來就是大逆不道的瀆神行為,是應該下七層地獄受盡永世之苦的。雖然伊耿依靠龍焰懾服了他們,但只要有機會,教會就決不能饒恕此等敗壞綱常的行為。終於,他們等來了機會。

二、教會的反叛

雖然伊耿是個雷厲風行、不怒自威的國王,但是他的繼任者長子伊尼斯卻是個溫和有禮的學者。剛開始,伊尼斯與教會關係良好,由於伊尼斯沒有姐妹,因此他娶了自己的表親阿萊莎.瓦列利安,阿萊莎雖有著銀金色的頭髮,但實際上只有母親出自坦格利安家族,因此,不算是嚴格意義上的族內通婚。伊尼斯的行為因而達到了教會的讚賞。但是好景不長,伊尼斯先後產下女兒雷尼絲和兒子伊耿,並決定將女兒嫁給自己的兒子。此項決定一出,教會頓時炸開了鍋,氣急敗壞的教會立即宣布將國王開除教籍,並斥責國王為「怪物」,同時號召七國的善男信女們拿起武器,反抗國王的褻瀆行為。

(柔弱的伊尼斯國王)

很快,教會的武裝戰士之子和窮人集會便組織起來威脅國王,他們先是將國王之手莫米森剁成肉醬,然後聚眾佔領了君臨的思懷聖堂。有些窮人集會成員甚至潛入紅堡,刺殺王室成員。面對教會武裝,伊耿的姐姐、國王的姑姑維桑尼亞勸國王動用巨龍,將教會成員殺個乾乾淨淨,但是軟弱的國王一直沒能下定決心,相反,他拋棄了都城,白白把君臨送給了教會。

失去都城的伊尼斯一病不起、奄奄一息,當他得知連自己的兒女都被教會圍困時,頓時急火攻心,一命嗚呼。國王一死,維桑尼亞便自作主張,將自己的兒子梅葛從龍石島接回,並加冕他為國王。梅葛剛一登基,便決定啟用巨龍,將叛亂的教會成員燒個乾乾淨淨。

三、梅葛與教會的膠著廝殺

梅葛騎著黑死神貝勒里恩飛到了君臨,並公開號召支持者反對教會。教會由此提出用七子審判的方式結束爭端。梅葛同意了,他與自己的御林鐵衛與戰士之子的七位騎士展開了決鬥,最後,只有梅葛一人倖存了下來,教會遭遇慘敗。但教會並未信守承諾,梅葛在一個月之後康復,隨即率領貝勒里恩沖向思懷聖堂,用龍焰將整個教堂和其中多達700人的戰士之子燒為灰燼,據說被焚之人的慘叫傳遍全城,有學士稱濃煙籠罩君臨多達七天才消散。戰士之子的精華在這次突襲中損失殆盡,一直沒能恢復元氣,直到瑟曦允許大麻雀重新成立這一組織。

(梅葛焚燒大聖堂)

雖然教會武裝的精華戰士之子近乎被全殲,但是教會的主力窮人集會依然毫髮無損。梅葛因此號召七國的貴族們協助他平定叛亂。雙方的第一場大戰在河灣地的石橋展開,9000名窮人集會穿著殘破的鎧甲、帶著破爛的武器迎戰貴族騎士的鋼鐵洪流,最終,窮人集會慘敗,血水染紅了大河。但是教會並未善罷甘休,很快,一直更大的教會軍隊出動了,他包括13000名窮人集會和200名剩餘的戰士之子以及近7000名貴族的軍隊。梅葛率領2萬聯軍趕赴戰場,梅葛本人則騎乘黑死神貝勒里恩在空中助戰。雖然交戰時下起了大雨,抑制了龍焰的發揮,但巨龍依然殺死了成千上萬的人,巨龍撕開了陣線,騎士們則尾隨其後,很快,教會的抵抗被粉碎,教會再一次全軍覆沒。

四、教會的妥協

經過多年的廝殺,教會同意解散教會武裝之一的聖劍騎士團以作為妥協,但是衝突並沒有結束。當時,伊尼斯的兒子伊耿突然像叔叔梅葛要求本屬於他的王位,教會抓準時機,和伊耿聯盟,共同掀起了反叛大旗。梅葛殺死了自己的侄子伊耿和他的龍,並再次鎮壓了叛亂。但是梅葛因為頻繁的暴行已經不得人心。

最終,教會和貴族們扶植了伊尼斯的三子傑赫里斯來對抗梅葛,之後不久,梅葛在鐵王座上暴斃而亡,全國陷入一片歡慶之中。傑赫里斯王子順利繼位,成為第四任國王。但是教會沒有料到的是,傑赫里斯並未向教會做出大的讓步,而是進一步完成了梅葛的事業。雖然傑赫里斯和梅葛有著殺兄之仇,但是他也十分肯定梅葛的判斷,那就是教會武裝確實是一支威脅王權、破壞社會穩定的動亂之源,為了國家的穩定和坦格利安家的統治的延續,有必要讓教會成為一個沒牙的狼,一隻為坦格利安王室所用的狼。

傑赫里斯要求教會解散教會武裝,並交出司法審判權,作為回報,王室將負責保衛教會。雖然教會極不願意交出武裝權,但無奈大部分主力已被梅葛消滅,自己實在沒有本錢和坦格利安家討價還價。礙於形勢,教會無奈的同意了協議,這是維斯特洛歷史性的一刻,這清楚的表明王權超過了教權,成為了維斯特洛至高無上的權威。他清楚的告訴七國子民,教權不過是王權的附屬,王權才是統治一切的力量,所有人都應該以效忠坦格利安家作為第一準則。

(自作自受的瑟曦)

傑赫里斯的決定由此讓七國不受極端教權之苦長達數百年,直到瑟曦愚蠢的提出:「王權與教權,同為支撐世界的兩根立柱。」扶植大麻雀和教會武裝的瑟曦最終嘗到了她自己釀出的苦果。他或許忘了,他的那點恩惠,在教會看來,還遠遠抵不上他亂倫通姦的大罪。在劇中,瑟曦已經復了仇,但是在書中,他已是眾叛親離、必敗無疑,現在教會只知道他和表弟藍賽爾的姦情就做出如此舉動,要是知道了他和詹姆的關係,不知道教會還會做出什麼。這一點,想必現實中中世紀的宗教審判以及今日的isis已經告訴我們太多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