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產階級的性與愛:偽裝、焦慮和孤獨

中產階級的性與愛:偽裝、焦慮和孤獨

當前瀏覽器不支持播放音樂或語音,請在微信或其他瀏覽器中播放 Where Paths MeetKevin Kern - The Best of Kevin Kern: More Than Words

似乎每個人都能碰上幾個「出租屋裡的東北老娘們」,或在你隔壁,或住樓上樓下,她們的特色是夜夜笙歌,家裡床都能睡壞好幾個,每晚練習韻母發音經典誦讀freestyle,循環播放五十多次。

她們的性生活特徵很容易掌握,往往成為你茶餘飯後的談資,稍加描述總能引起聽者的好奇。而在座笑而不語的一大半,表面的不屑中都藏有一絲猥瑣的嫉妒:

勞資上一次啪啪啪是啥時候的事兒來著?

很多新銳中產城市精英住高檔社區大平層,開豪華轎車,孩子讀一年十幾萬的學校,保姆也不嗜賭不偷竊,生活光鮮令人艷羨,可他們的性生活質量還不如一條馬路之隔的農民房裡群租的快遞小哥。

在性與愛的話題上,兩者的剝離和將就可能是都市精英的焦慮之根本。

生活艱難的人也是有愛情的,但很少去細品愛情的味道。日子都過得緊,提褲子脫褲子都一切從簡,你儂我儂的細碎就幾乎沒了,性的本能特質霸佔了肉慾的全部,甚至有了宣洩和釋放的成分。而有權沉迷愛情的人彷彿只有兩種:一是荷爾蒙超標的青壯年,二是有錢又有閑的新貴。

精英有至少一半以上善於偽裝,性生活質量堪憂,假裝和諧的大有人在。

他們在日復一日的自我催眠中造成了信用坍塌,自己都信服不了這個擁有壯年的臉蛋卻和老年人一樣性無趣的自己。

前幾天我的一個微信群里發了個性生活頻率統計,統計數據從「每周三次以上」到「每年一次」的都有,甚至有人選零。投票數最多的是每周超三次的和零次的。

這就尷尬了。

群眾性生活的極端兩極分化令人髮指,荷爾蒙分泌周期從20歲至40歲之間發生了快速飽和又快速乾癟的過程,能擁有規律而和諧性生活的人寥寥無幾,也堅持不了幾年。

仔細分析下那些選「零次」的人,都是些平時在群里打嘴炮最兇猛的中年男。他們的選擇可能自謙了,誇大了,但不難看出他們至少是對自己的性生活不怎麼滿意的態度。

可不是嗎,有空在群里當老司機,卻不在家裡滾床單,性生活的黃金時間都花在了手機上,這個結論也是好理解的。

很多新銳中產和工作壓力較大的中年骨幹男,會在各種各樣的微信群里以老司機身份自居,扮演一個兩性關係大師,來緩解精神壓力,在口嗨中用意念戰勝下半身,達到靈與肉的升華,尺度之大,方式之多,不可言表。

通常在以老司機為主體的微信群里,會出現以血性筆名自居的各種現實中的精英混搭虛擬世界的憤青,比如「淫無際」、「悶騷是種病」、「老婆送我個飛機杯」……而聊天關鍵詞也無非就是那麼幾個:妹子,場子,黃段子……

能把性的體驗從肉體轉向精神,從線下轉到線上,也不知道是人類的進步還是倒退。

很多中年男們也懷念多年前不離不棄的左右手和電腦邊柔軟的五月花,那時候的和諧性生活自給自足源自強大的內心世界。後來有了伴侶,一切都朝著良性發展的態勢,可卻日漸涼薄,年輕時的幹勁消退很快。這是怎麼回事?

有調查說有72%的新銳中產睡眠質量一般或差強人意,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會出現輕微甚至嚴重的失眠現象。31%新銳中產性生活頻率低於每月一次。

奔四的新銳中產和偽中產的物質鏈碾壓精神追求毫不留情,除了還貸、購物、養車、教育子女、提升生活質量、給老婆買買買,剩餘的熱情大多用於加班、出差、應酬以及各種流於表面的裝逼。

健身房和戶外運動以及馬拉松外衣下,更多的是數不完的郵件和報告,更多碎片時間奉獻給了刷手機和帶孩子。儘管宅,卻宅不到床上。

就說加班這件事,一天各種消耗DNA的工作之後還有連軸轉的加班毀滅了本來就處於低值的荷爾蒙,三更半夜到家誰還能把同樣累了一天的孩子他媽拖起來纏綿?

說到孩子他媽,也是一個性生活指數拋物線極值的陪葬品。都市裡的媽媽們常常慨嘆,老外動不動都會抱著妻子親一下哄一下,這樣美好的鋪墊在我們家不存在,越來越沒有心情跟老公玩浪漫了,家務一大堆,孩子作業一大堆,煩心的事一大堆,誰有心情放下鍋碗瓢盆擦乾油膩膩的手脫下臃腫的秋褲換上性感的睡裙跟你玩過家家?

至於李銀河和王小波式的激情虐戀,在廣大女同胞內心成了一件絕對的奢侈品。

沒錯,激情在婚姻里就是奢侈品。

儘管是個不光彩的話題,但是都市精英男尋求無愛之性的樂趣也從未止步過。甚至包括線上的口嗨,嘴炮等等,都是一種釋放,或多或少解除了內心的某些鎖鏈,讓自己片刻放鬆下來。

《霍亂時期的愛情》里描述了兩種類型的愛情。一個是費爾米娜和醫生,醫生能夠給她穩定的生活和物質保障,讓她很安穩的過完一生。另外一個是她和浪子,浪子會一直保有熱情的愛她。我們能夠想象她和醫生過一輩子是什麼樣,卻無法想象和浪子的一生是什麼樣。

都市人往往過著前者的生活,內心卻總是追求後者的激蕩,因為無法實現,所以夢寐以求。

現在不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但婚姻的結果卻不一定真比古代好到哪去。細看你周圍,離婚的,出軌的,互相傷害的,生不如死的婚姻何曾少過,將就多年的悲催夫妻大有人在。

兩個人一個天天想吃麻辣燙,另一個只想吃芝士蛋糕,本身就是一種問題。一個屬靈,每晚望月情話綿綿;一個重欲,直奔主題大快人心,怎麼和諧?

所以有人說了:「就該大灰狼揍大灰狼,小白兔搞小白兔。」

可是快節奏的現代生活,來不及讓大灰狼和小白兔各自找到合適的,很多都都湊合了,既沒有大灰狼的野性,也沒有小白兔的膩歪。

連90後年輕人也開始頻繁遭到家庭催促的相親了,越來越多的80后則開始認為「我到了不得不結婚的年齡」而必須組建一個家庭。沒大問題就結婚,這就是都市普遍認可的幸福。你擁有了一個生活伴侶和一個穩定的性伴侶,這就符合社會準則,這就是安全感,你不再是一個孤島。

當我們用幸福這個詞去質疑婚姻的時候,恰恰有一批人覺得追求一個安穩的狀態,就是幸福。

然而這就像把一個快熟的瓜吃到嘴裡感覺湊合,那是因為你沒嘗到真正熟透的瓜。婚姻的不牢固是性與愛的不匹配的原因之一。

《失樂園》里兩人用性的釋放與愛的融合最終死於一體,這是最徹底的釋放和圓滿。都市人在壓力之下可以到達的最高性與愛的境界莫過於此。但現實生活中,誰能真的做到?

無趣的婚姻演化為無性的婚姻,這種例子在我們身邊成堆成堆地出現,與此同時,無愛的性也在遞增。

很多都市裡的婚姻在過了十年八載之後還是渾渾噩噩,避免不了婚外的渴望。出出軌,養個孩子,讓他改變一下你的生活。這不是個例。

我的一個男性朋友,在30歲的時候和第一次和一個網友開房,問其是不是想談戀愛,他的回答是「老大不小了還沒打過炮,太丟人了」。

現在的性體驗來得容易去得容易,出於虛榮都可以隨遇而安,這麼便利的生活環境,很多人對婚姻的渴望真的越來越小了,至於可遇不可求的愛情,更是呵呵噠了。

城市裡的誘惑太多,道德的契約也約束不了婚姻里的所有男女。絕不要去探究對方的心思,既然人性是複雜的,那就不要去探究人性。

你們沒法做到像隔壁東北娘們那樣高調地釋放性生活,不代表各自沒有回歸原始衝動本能的慾望,沒有強大的愛的維繫,原始本能會逐漸開枝散葉。先愛上別人的一方,比先肉體出軌的一方更幸運,起碼有感情的寄託了。

這個雖然弔詭,令人心碎,但卻是個事實。

50年前的人要出軌,他們先向家裡人坦白,然後再跟別的女人生活去。現在是兩人早就把該辦的事都辦了,再說其他。哪種更好呢?沒法說。

這就是都市人感到孤獨的因素之一,明明有一個應該將愛與性融為一體的對象在身邊,卻時常因為自身或對方的原因感到不安全和困惑,直至孤獨。

解剖完畢,做個調查。

記者論壇(reporterbbs),20萬+媒體人社群;已受邀入駐今日頭條、、網易新聞、新浪財經、阿里UC、騰訊快報、百度、界面、脈脈等。

①有情懷的社群,有深度的閱讀,有角度的觀察,有態度的互動。②部分文章轉載網路,標註來源作者,只為分享價值,無關商業利益。③如有異議,請聯繫:reporterbbs@163.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