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走遍2306座中國高鐵站

走遍2306座中國高鐵站

「明天,我將從北京南站啟程近5年之途,前往境內所有車站。12306網站查到的目前有2299個,加上上海金山鐵路和北京的黃土店站,目前境內車站約2306個。」

4月17日中午,傳媒大學副教授馮琰(David Feng)通過新浪個人微博,發布了這條消息。

痴迷鐵路的他,想完全用自己的腳步丈量、用自己的相機記錄,再用自己的視角,向海內外網友講述高鐵網及其背後的社會。

作為歸國讀書、執教的瑞士籍華人,馮琰眼中的高鐵速度,代表了當代的發展速度。他想把這股神秘東方的現代化魔力,分享給世界。

馮琰給自己這項「類似網路紀錄片」的宏偉計劃起了個頗有文藝范兒的名字:Next Station:China(下一站:)。

「從列車和站台旁發現原汁原味的」

馮琰身材高大,總是笑眯眯的,像個大男孩兒。選擇4月18日啟程,是他特意為之。因為這一天,是和諧號列車正式載客運行十周年。

2007年4月18日零時,鐵路實施第六次大提速。

在前五次提速(分別是1997年4月、1998年10月、2000年10月、2001年10月和2004年4月——記者注)的基礎上,品牌高速列車CRH誕生;同時,首次開行時速200公里及以上的城際鐵路動車組212對。

「我們已經走到高鐵門口了。」彼時,有評論這樣歡呼。

10年過去了,高鐵網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布局成熟,新的線路仍在不斷開通。

去年12月28日,滬昆高鐵貴陽北至昆明南段正式開通運營。開通當日,馮琰採用直播的方式,通過微博、Twitter、Facebook等國內外主要社交平台,全程用英文拍攝了從自己的購票、候車、檢票、上下車的全過程。

「這更像是一種個人的感受秀。但我後來發現,放到網上去,有很多人喜歡。」4月26日下午,馮琰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採訪時說道。

今年4月18日啟程拍攝的《Next Station:China》,則是正式計劃的開始。這一天,他選擇的列車是G1次列車。

作為目前國內、也是世界範圍內運行速度最快的列車之一,由北京南站開往上海虹橋站的G1次列車,被馮琰作為了首發短片的「主角」。

「Welcome onboard!」隨著站在G1次列車車頭旁的簡短介紹,馮琰的近五年征途就這樣開始了。

8時51分在北京南站上車;9時啟程;10時26分穿越黃河;10時31分穿過濟南西站;11時29分路過徐州東站;12時32分駛過揚子江;12時40分到達南京南站。全程1023公里,用時3小時40分鐘,平均時速279公里/小時。

出站后,馮琰將攝像機對準了捷運轉乘標識、高鐵車站設計、周邊環境和候車大廳。對於乘客而言,高鐵車站只是平日里匆匆路過的地點;而在馮琰的鏡頭下,這些車站似乎立體豐富了起來,它們似乎也有著自己的故事。

南京南站的下一站,是馮琰最喜愛的車站之一——合肥南站。之所以選擇合肥,也是由於今年4月18日,是合寧鐵路正式開通十周年的那一天。傍晚18時17分,他乘高鐵返回北京。一日三站游,在車廂里的廣播聲中結束。

「3 stations done,2303 more to go...!」短片結尾,是這樣的「總結」。

馮琰野心勃勃,他想要前往「所有對公眾開放且售票的車站」;同時又冷靜務實地計算過,「到2022年年初、也就是冬奧會那年全部走完,應該說是可行的,主要多在寒暑假坐車出行」。

「我將以完全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眼光,從列車和站台旁發現原汁原味的真實的,並通過網路用英文講述此程。」他在微博中寫道。

在這位講授英文、西方文化和傳播學理論的大學青年老師看來,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是新聞工作者,自己也可以「在這方面做一些事情,出一些傳媒產品」。

高鐵,是他選擇的鏡頭焦點。

「的高鐵像飛入22世紀那樣」

十多年前,馮琰在北京四環拍下過一張高鐵鐵路橋在建的照片。那時,他並不知道這將對於個人、對於國家意味著什麼,「純屬個人愛好」。

從小在瑞士德語區長大的馮琰,對於鐵路有著「迷之熱愛」。

「可能是因為從國小到高中,很多時候我都是乘火車出行。」他笑著調侃道,「不少學業上的好分數,都是在火車上複習出來的。」

2000年高中畢業后,家人一句「先回國,把中文補起來」,讓他回到北京,成為了大學里的海外生。

乘火車的出行習慣遭到了挑戰。

「當時我聽人說,的火車老、破、慢、舊,不方便。我自己看了看,不敢坐。而且,買票還得排特別長的隊。」於是,他只好去考了個汽車駕照。

轉眼7年過去,馮琰的中文早已熟練,他突然聽說了「要建捷運」的消息。

「當時還不叫高鐵,但我覺得已經很高大上了。」他說。

2008年8月1日,京津城際開通。抱著好奇與某種期望,馮琰趕到北京南站,買到了當天的車票。

「超出我的想象。感覺列車插個翅膀就可以飛起來了。」當他看到車廂前部電子屏幕顯示的運行時速超過300公里/小時,那感覺像穿越了一樣,「的高鐵像飛入22世紀那樣,太難以置信了。」

彼時,若開車從北京到天津,在高速公路不堵車的前提下,需要大概兩個小時。乘坐京津城際,只需半小時。

「當時我覺得特別解氣。」馮琰對記者說,「之前老看到有人說這個不行那個做不好,讓他們看看這個(城際列車),也許就不會說了。」

回想當時,馮琰依然忍不住他的激動。

「在國外,時速200公里/小時的列車我也坐過,但京津城際當時直接就開到300公里/小時。我也不是不適應,而是覺得太超前了。但我特別喜歡這種感覺,非常方便、高效。當時我就想,要是全國都能開通這樣的列車就好了。」

接下來的幾年時間裡,如他所望,高鐵網迅速在全國範圍內鋪開。

又用了僅僅6年時間,高鐵運營總里程就已相當於世界其他國家總量之和,排名世界第一,同時實現了「走出去」戰略零的突破。2016年,高鐵運營里程超過2.2萬公里,佔全球運營里程的65%以上。

同時,運營時速最高、輪軌試驗時速最高、單條運營里程最長、交會速度最高試驗等「世界之最」,不斷被「逆襲」的高鐵刷新。

馮琰想拍下這一切。

今年年初,他看到在英國,有鐵路愛好者打算拍攝關於英國鐵路的紀錄片。4月18日,他決定自己先開始,「我就不等你們了」。

「想把每個車站都好好看一遍」

早在《Next Station: China》計劃之前,馮琰就已「試驗」過數次與高鐵有關網路短片的拍攝與直播。

今年春運,全國選擇了乘過半出行旅客坐高鐵。春運首末日,自稱曾是「互聯網直播外行」的他,在高鐵車站和車廂里進行了全程直播。

在擁有30餘個站台的鄭州東站,馮琰拍攝到7次高鐵列車同時檢票的「盛況」。

「這樣的效率,老外都看傻了。」他說。

而對於合肥南站,不少外國網友的評價是:一座有藝術中心的高鐵站。

也因此,在首發短片中,馮琰專門借道合肥。

「我以前乘車時,有鐵路工作人員告訴我一定要去合肥南站看看。後來我去了,一看:嚯,這還能叫車站嗎,這就是一個景觀大廳啊。」他對記者說。

在馮琰的鏡頭下,這座高鐵車站的候車大廳里,不再是旅客們關心的取票機、售票口、指示標、檢票口、小商店和快餐廳,而是「小花園一般的綠植」、精巧的廊檐設計、以及陳列在旁的當地文化元素展示。

除了合肥南站,「好看」的車站,馮琰能一口氣說出一串:昆明南、太原南、杭州東、西安北、安陽東、邯鄲東、武漢……

「崑山南站的設計最有未來感,無錫東站是最便利的高鐵車站之一,蘇州站最漂亮,濰坊站的站廳里都是風箏……」他對記者說,「我想把每個車站都好好看一遍。」

馮琰覺得,車站要有藝術范兒,要獨一無二。對於在建的新車站,他調侃道:「合肥南站和蘇州站就是你們的榜樣。」

與法治周末記者約定的採訪時間是下午四點半。馮琰匆匆又準時,提著拍攝設備,從軍糧城北站趕了回來。

「軍糧城北站很有特色。」坐下不久,他便滔滔不絕地講起來,「車站的一二站台是一條高鐵線,三四站台又是另外一條高鐵線,但兩條線路共享二三站台。同時在候車大廳和高鐵的一站台之間,還有條普通鐵路,所以很有趣的是,你在高鐵站的候車大廳里,透過窗戶先看到的是普通鐵路線;而從地下通道穿過去后,看到的才是高鐵線……」

在馮琰的觀察里,包括樞紐車站和中間車站在內許多高鐵車站都各有其設計風格與特點,偶然一些中間站會「長得一樣」。

高鐵車站,成為他感受當地風土人情最為直接的途徑。出站后,若可直接換乘捷運,他還會選擇到城市裡去轉一轉。

「從北京到南京,我會選擇『捷運——高鐵——捷運』的出行方式,非常方便,而且舒適。」他對記者說。

如何拍攝車站,馮琰堅守一條原則:一定要出站看看。

他不同意一些「停靠過就算去過」的觀點。「要下車出去看看,看看車站周圍的環境,看看候車大廳,否則,不能算是去過。」

「鐵路英文一天一句」

馮琰是「看著高鐵迅速成長」的數億人之一,但海外成長的背景給了他觀察事物的雙重角度。他知道「外國觀眾想看什麼」,也懂得在國際上真正的「閃光點」。高鐵,當之無愧,一舉兩得。

但在2012年和2013年,他發現了「瑕疵」。

「不少高鐵車站的英文翻譯是錯誤的。而且每個車站的翻譯方式也不一樣。光是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就能一站一個版本。」

於是,他在從新浪個人微博上開通了「鐵路英文一天一句」專欄。

不久,竟有車站方面主動聯繫他,請他到當地給工作人員講授英文課;同時,還會請教他個別詞語的恰當翻譯。馮琰覺得,這是他應該堅持做下去的公益項目。

同時,他還抽時間整理了一套鐵路標牌英文規範化。在他看來,現在英語標牌改善的比較好的車站,有曲阜東站、濟南西站和徐州東站。

在英式用法和美式用法之間,馮琰選擇了前者。「這個問題我專門請教了國外的語言專業人士並查看權威資料,之所以我這麼決定,是因為從世界範圍內來看,有近30億人使用英式用法,人數比美式用法要多得多。」

作為大學副教授,馮琰的學術研究也與高鐵產生了交集。2012年傳播學博士畢業后,他留校任教。

2000年回到讀書時,馮琰的計劃是大學部畢業就離開。有人問他「對2001年北京申辦2008年夏季奧運會怎麼看」,他想了想其他參選城市——大阪、巴黎、多倫多、伊斯坦布爾,然後說「我不是特別相信北京能勝出」。

結果深深地刺激到了他。

「從那一刻,我就打定主意,無論如何,我哪兒都不去,就在北京,等2008年奧運會之後再說。」接下來的劇情,是他一直在這座城市學習工作生活至今。

對於北京、對於,馮琰最感雀躍的,同樣是如高鐵一般的效率。

他指著窗外國貿地段的高樓群對記者說:「2013年,這裡什麼都沒有。2014年,樓體搭起來了。2015年,商城、寫字樓就建成了。這速度是英國、美國這些西方國家沒有的。」

「希望在12306網站上可以自己選擇座位」

在啟動走遍高鐵車站的項目之前,馮琰已經舉著攝像機和照相機,走遍了北京捷運和倫敦捷運。

「無論從總里程數還是載客量,北京、上海捷運都要遠超倫敦、香港捷運。」他對記者說。

馮琰拍片,有著自己的原則——「必須是第一人稱,自己拍攝、自己買票、自己乘坐,完全是自己的視角,獨立完成。但可以有開放式的鏡頭,可以與車迷和其他朋友們一起出行。第二,是相關數據都要從權威部門和網站上了解。」

為了製作《Next Station:China》系列短片,馮琰準備了兩台電腦:一台剪片子,一台存照片。光是照片,就已經拍了20多萬張。

「我哪張都不想刪。發展太快了,這些照片都是見證。」他說。

已經發布到各網路社交平台的短片,短短十餘天,就已累計近百萬人次觀看。有些網友還激動地在下面留言:「到我家車站來,我接待!」

在三至五分鐘不等的短片中,馮琰突出了速度、便捷與設計。這也是他本人最看重高鐵的「三大賣點」:安全、高效、智能。

「現在國內出行,我一般都會選擇高鐵。因為乘坐高鐵不需要關機,能上網;商務座舒服極了,還可以辦公,舒適度、特別是效率都非常高。若是飛機,晚點幾個小時很正常,可無論你在頭等艙、貴賓休息室,還是普通候機大廳等著,都是煎熬。而高鐵,幾乎很少晚點。」他對比道。

過去十年間,馮琰深深感受到了,高鐵給社會帶來的巨大改變。

「現在在的社交平台上,高鐵已經成為一個躲不開的話題。從國家層面,高鐵也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核心內容之一。現在的京津冀一體化建設,同樣提到到2020年,三地將建成一千公里的城際軌道,其中有不少時速300至350公里的高鐵線路。」

而對於「除了英文標識,高鐵還需改進哪些」的問題,馮琰稍作思考,給出了答案:

「一是在12306網站上可以自己選擇座位。我聽說有的車站已經開始嘗試了,希望能夠推廣開來。二是像我這樣的海外旅客,也能憑護照或綠卡到自助設備上面取票,或者可以實現刷卡進站。三是每座車站的藝術范兒,一定要顯現出來。」

這個「五一」小長假,馮琰選擇了「哪兒都不去」。之後,他將繼續啟程,沿著密麻交錯的高速鐵路線,走遍的每一座高鐵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