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只是在完成一首詩歌的過程中漫步

我只是在完成一首詩歌的過程中漫步

個人專欄丨江西詩人彭德英

存在

暗夜的寂靜,滲入我的內心

在不遠處的遠處,似乎很近

我影子上的浮華,是一盞路燈

無論季節熾熱或寒冷

每一個文字都有它存在的意義

就像剔骨的刀,頭頂走過

暗示的膽怯被虛偽掩蓋

停在半空的霧,找不到安身的居所

或者,我將赤足浪跡江湖

長安城的護城河邊,蝴蝶依然和我親密

一部分名字註定熟悉抑或陌生

沉重與輕鬆同在

眼淚流盡以後,重生並蘇醒著

我看到四月的麻雀

以及無人問津的小草

意昧深長,經過空明路

那時的季節,臨近愛情

似乎存在的一線亮光,點亮失眠已久的雙眼

死亡的謠言,在不相干的句子中不攻自破

我再一次想到龍形背山嶺的鬱鬱蔥蔥

以及泉塘下的水,一樣的痛

消失,當然也會不復存在

平民的語言,在沉重中尋覓輕鬆

偶然串聯的氣息,印滿記憶

向前走的人,足音永遠充實

所有的肩膀聳立,以一枚落葉的方式

陽光下清晰的面孔

托起詩歌的黎明

也許,我不再感動

花開的聲音,有著貴族的氣息

我知道,彩虹原來就是一個傳說

繞過死亡,深入文字的荒野

迴旋的音符永恆復返

語言人跡罕至,曆數劫難

我只是在完成一首詩歌的過程中漫步

生命的沉香,在空氣中瀰漫

靈魂,回歸於零

(文/彭德英;圖/網路)

江湖

閉上眼睛,聽風辨影

踏露而行,陷阱的表面

時針指向午夜零點

詩人們正在閉關修鍊,絕世武功

蜇伏於一個成語的光影

焚毀的大旗只剩下旗杆

沙石呼嘯,有一匹快馬經過

酒肆的招牌金光閃閃,空氣

被大刀割裂

螳螂在前,黃雀在後

一劍一行囊

一人一江湖

只是,高山流水

昨夜星辰,烈酒過後

橋頭和你相遇,今夕是何年

(文/彭德英;圖/網路)

在火車上

時間,被擠出水滴

綠皮的火車,讓數字清哳

親切的大地與白色的陽光融為一體

速度後退,此時,此刻

我無法想像出某些事物的真實性

一隻過路的鳥,從車窗旁飛過

拉遠目光,比遠山更高的樹

以及每一片樹葉

開始喘息,註定的過程

在我們心裡,否定了另一個自己

棲息在山腰上的靈魂

無力挽留某些已經的存在

穿過沉寂,我體內的溯流

跟隨鐵軌的延伸而延伸

一言不發的孤獨

就像我抖索的手,點燃一根香煙

然後掐滅,再次點燃

只有,沿途的江山

匆匆而過

(文/彭德英;圖/網路)

作者簡介:

彭德英,江西萍鄉人,網路詩歌學會會員、先鋒文藝協會會員、九江鋼鐵文協會員。作品散見於《長江詩歌》、《萍鄉日報》、《九江日報》、《安源詩刊》、《方大文化》、《詩》等紙媒和網路,入選過多種文學類選本。

2016年獲「中華文藝全國文學大賽」二、三等獎,「我心中的毛澤東」全球徵文三等獎,在2017年太湖風「黿渚春濤」詩歌徵文大賽中榮獲「新銳獎」。著有個人文集《行走的石頭》。

詩觀:懷著對生活傾訴於筆端而寫詩;因為有詩,生活才如此多姿多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