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入獄已10年還有一個女人在等,從棚戶區地痞到「上海首富」再到階下囚——「混世魔王」周正毅前半生 丨積極人

入獄已10年還有一個女人在等,從棚戶區地痞到「上海首富」再到階下囚——「混世魔王」周正毅前半生 丨積極人

作者 | 燕秋,來源 | 商界洞見(ID:biz998)

2007年11月,曾經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再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在那之前,他已坐過3年牢,坐牢期間他嫌上海提籃橋牢里太熱,「自費」給每個牢房裝了空調。

再往前倒的2003年初,他那當了一輩子產業工人的父親去世,葬禮以賓士車開道,300輛轎車外人聲鼎沸,上海各界名流到場,先父因他享盡哀榮;

也是那一年,他被《新財富》雜誌評為「400富人榜」第13名,資產為25.8億元,他手握上海香港4家上市公司,正處在人生的巔峰時刻;

上海棚戶區出身的窮小子,在1989年—2002年短短13年間,周正毅與「妻子」毛玉萍(未註冊)通過房地產與股市,這兩樣上世紀末最「暴利」的行業,實現從底層到富豪階層的極速飛躍;

即使到2016年底,其繼子(毛玉萍之子)結婚,劉嘉玲、關之琳、林建岳、楊受成、向華強夫婦等名流還到場祝賀;

收購爛尾樓獲取暴利、投機炒股狂賺數十億、與銀行家「稱兄道弟」行賄、在證券市場和房地產行業之間構築「圈地-借貸-圈錢」鏈……

儘管只有國小學歷,周正毅卻成為改革開放經濟發展中,最懂利用漏洞投機,最懂利用人心的「混世魔王」。

最終聰明反被聰明誤,名利在一夕間煙消雲散,他的輝煌與覆滅卻是40年來商業制度建設歷程中,不能繞開的一段往事。

「我家阿弟」

1961年,周正毅出生在上海楊浦區「下只角」一戶普通工人家,那裡的棚戶區、黑水河曾是長時間的傷心記憶。

家中兄妹5人,他排行老四。周父是翻砂工,一人工資要養一家;周母祖籍蘇州,性格潑辣能幹,曾開小餛飩店補貼家用。

周正毅從小長相俊秀,說話做事機靈但讀書不用功,17歲就外出打工了。

1982年,周正毅通過接班的方式進入了父親退休前工作的輔機廠,工作是在倉庫當搬運工。

一位廠里的工友說,周在廠里是拈輕怕重、好吃懶做之徒,表現不好受到處分,做一年多他就離開了工廠。

80年代中後期,上海掀起一場去日本「扒分」(上海話「掙錢」之意)的風潮,周很快抓住了機會,通過父親「找人」以到日本留學為名,順利赴日闖蕩。

在日的四五年間,其本人說法是「帶貨到日本賣,當時帶的貨很多,記得好像有一個國內的101生髮水。」

但當年熟悉他的人說,周最掙錢的「生意」是用手段幫人「偷渡」到日本。後來,他到深圳闖蕩,也做過把內地人弄到香港的「生意」,還曾被警方羈押。

總之,在真正發跡前周就是個「靈泛」的生意人,做過「蛇頭」、走私過電子產品、開過煙草店、KTV歌舞廳等。

「我阿弟老聰明的。公司里5000多個員工,腦子一個也不及他。」周的姐姐曾這樣誇耀。

相見恨晚

生於市井、成長於文革期間,周身上具有「流氓地痞」氣質,卻又遠不止這些,他在生意上的「野心」要大得多。

他小打小鬧,直到遇到影響自己一生的女人:毛玉萍。

毛玉萍是上海黃浦區人,面容姣好擅交際、人脈頗廣,做生意是一把好手。她曾嫁給一名俞姓香港船員,生有一子。

二人具體相識時間不詳,一說是89年,一說是93年。

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相見恨晚」「志趣相投」,在通過裝修、餐館等生意積攢一定財富后,於1994年在上海美食街黃河路,開設了當時名噪一時的「阿毛燉品」。

這家酒樓靠近市政府靠近人民廣場,裝修豪華,門口時常停著一輛大紅色法拉利:據說那是上海第一台法拉利,屬周正毅所有。

在阿毛燉品,二人結識了許多上海達官顯貴,許多上海「銀行家」在那吃過飯。

90年代中後期,他們找到了比開酒樓「來錢快得多」的兩個主要途徑:房地產和股市,「低買高賣」是他們在這兩個市場的共用邏輯。

在內地房地產低迷的90年代,周大舉進軍上海房地產。不過他不走他人常規走的「拿地-建房-銷售」路線,他收購的都是爛尾樓。

媒體報道,他的農凱集團投資物業達21萬平方米,投資額約14億,經他「包裝」后總估值可達25億元。

炒股是他「登天」的最重要一環。他後來回憶,1995年—1997年間,國內許多國企正排隊上市。他們用個體戶名義,收購這些國企的職工股。

「大概五六十家,有些公司花幾十萬,有些花幾百萬,最多的『福建九州』花了2000多萬。」

這些股票大多以2-3元的低價買進,上市后像搭火箭一樣地漲,有的漲幅多達十幾倍。他記得最厲害的是「格力空調」,股價從2元多升到20多元。

1998年後,周轉做銅期貨,銅市的套利也相當豐富,行情最好時回報率是100%,說是在「撿錢」是不為過的。

毛玉萍也承認當時在證券市場「賺到不少個億」。

聞達於港

沒什麼文化的二人,是如何知曉股市「秘密」,找到這條致富捷徑的?或許是與銀行家們「過從甚密」有關。

1997年,周正毅的「好友」、原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劉金寶離開上海,赴港擔任銀行香港分行行長、中銀港澳管理處主任。

巧的是,同年亞洲金融危機來襲、香港地產泡沫將破未破之際,周氏夫婦豪擲6200萬港元購入香港灣仔會景閣豪宅;

兩年後,他們又花費8600萬港元購入香港渣甸山獨立大屋,與港知名富商劉鑾雄做鄰居,並另外「花3000萬港元」豪華裝修;

這對出手闊綽的內地夫婦,成功勾起了香港商界和媒體圈的好奇心。2000年他們渣甸山的豪宅被盜130萬白花花港幣,2001年毛玉萍的頂級美容中心開業……這些都成功佔領娛樂版頭條。

還有傳其在亞洲金融危機期間,大量買入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實業、和記黃埔等藍籌股,「當時香港市場只有6000多點,誰敢買?我和太太就敢沖,買跌不買漲。」在金融危機過後,這些股票回升也讓他賺翻了。

神秘的「上海首富」夫婦開始聞達於香港,這些此後被視為是二人刻意為之,實則是為打開在港名氣,營造資產雄厚之感。

雙城故事

在那之後,他們開啟上海、香港雙城故事。

2001年-2002年,周正毅活躍於內地及香港股市,他的農凱集團頻頻一擲千金收購上市公司。

當時坊間編順口溜「英雄問世、海鳥欲飛、商貿開路、地產為王」,即指周正毅控股的四家上市公司:海鳥發展(現為「富控互動」)、英雄股份(現為「ST丹科」)、上海商貿(HK)和上海地產(HK,已退市)。

周正毅對外聲稱,除參與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產業外,金融、貿易、農業和高科技產業等只要能賺錢的,他都有涉足。其中,核心企業農凱集團2006年銷售收入達5.4億美元,員工有4000名。

炒股要跟證券公司打交道、做生意借貸要跟銀行打交道,他乾脆參股了銀行和證券公司。

例如,他通過旗下上海東宏實業投資有限公司(東宏實業)投資興業銀行,做了第3大股東,現在上海的興業大廈開發商即是農凱集團;

再通過農凱集團投資2.1億元到大通證券,以18.77%股份坐上第一大股東

巔峰時刻

2002年,周正毅拿到位於上海靜安區的「東八塊」房地產項目。「東八塊」17.64萬平方米地塊的舊城改造項目,是當時上海「最好的」房產項目。

作為房產界的後起之秀,周以「零價格」(當時許多地方政府的通用做法)拿到這塊地簡直羨煞旁人。周稱,他規劃在5至7年間開發建築總面積達82萬平方米的大型高檔居住區。

2002年6月,志得意滿的周正毅帶領香港媒體、投資基金經理暢遊上海,向他們介紹即將裝入上海地產的項目。

當時他帶著幾位香港大亨在上海灘轉悠,指著幾處樓盤說這都是自家的物業。

有人問:這些物業有幾成出售、幾成出租?周氣定神閑地回答:「沒賣、沒租,我不需要動用這些資金。」讓一眾大佬愕然。

2000年,《福布斯》大陸富豪榜估算周正毅當時資產有0.66億美元。周得知后氣憤地說:「不止這麼多!我家族總資產要近150億元人民幣!」

兩年後,周正毅在胡潤富豪榜上的排名為第11位。2003年,他被《新財富》雜誌評為「400富人榜」第13名,當時評估的資產是25.8億元人民幣。

2003年5月25日下午,周正毅在三天內第二次約見來自北京某官方媒體集團的主要負責人。在近一個小時的交談中,周豪氣衝天自稱資產有400億元。

轟然倒塌

那時,不知他是否有預感,巔峰和深淵之間原來如此之近。

就在自稱「有400億資產」后的第二天深夜,他被有關部門帶走。

2003年5月,周正毅因涉嫌操縱證券交易、虛報註冊資本被逮捕,后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在2006年新華社報道中,周憑藉旗下的4家上市公司,在證券市場和房地產行業之間構築了一條漫長的「圈地-借貸-圈錢」資金鏈。

他用銀行抵押貸款收購爛尾樓,通過上市公司來套現,將風險轉嫁給銀行。周出事後,錢永偉等地產富豪相繼「出事」,他們都是利用銀行業風險內控機制不健全的漏洞。

而《財經》的報道統計,周落馬後,經查共有六家主要銀行在上海分支機構陷入對周正毅下屬公司多達100億至120億的貸款資金鏈里,堪稱「銀行之劫」。

周的好友、原中銀香港分行行長劉金寶則在2005年被以貪污罪判處「死緩」。

2006年5月,周正毅刑滿釋放。當他幻想可以東山再起時,2006年12月,他再被上海檢察機關採取「強制措施」,后再被以行賄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挪用資金罪,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16年。

在這次審判中,人們才知道原來支撐周早期在股市和爛尾樓上的大筆資金並非他做酒店而來,而是另有捷徑。

雖然在電解銅生意中沒有賺到錢,但通過電解銅交易為幌子,虛開增值稅發票貼現,周從銀行獲得80餘億元的周轉資金,得以開始轉動自己的資本魔方。

「苦命鴛鴦」

周鋃鐺入獄,「妻子」毛玉萍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同在2006年,毛玉萍因串謀造市 等罪名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刑3年半。

說起來,周和毛就像共生的槍蝦與蝦虎魚,說不起多少是愛多少是利,只是攜手一起在白夜中行走。

變得富裕后,周也曾放縱自己與楊恭如、章小蕙等女星傳出曖昧。其中,與楊恭如的一段情頗為轟動。

當年周每月花12萬港幣租下香港半山裕景花園豪宅「金屋藏嬌」。一次二人外出吃飯時,突然衝進一名少婦當眾把了楊恭如一巴掌,最後楊報警。此事震驚香港娛樂圈,據傳打人的少婦正是毛玉萍。

傳聞毛玉萍為人豪爽仗義,向來出手大方。早年和周開的「阿毛燉品」時,若有人上門拜訪,但凡沾點親帶點故,到上海的費用毛都承包了,還給人車開。

長袖善舞讓夫妻二人成功打入香港上層。在毛玉萍此前的微博中,可看出她與成龍、劉嘉玲、關之琳、英皇的楊受成等都是好友。

其出獄後人脈不減,資產仍然雄厚。還曾在微博中曬出印有五星紅旗的名牌包包。周入獄后,毛身邊不乏富商追求者。但其似乎不為所動,2013年曾在微博中公開遙祝獄中的丈夫生日快樂,並許他為自己心中「最美麗的神話」。(現在,她大多數微博已清)

「悲喜劇」

2017年,周正毅已入獄10年,在他之後商業社會還有許多如他一般的「投機」之徒上演了一出出悲喜劇:

他們都心思機敏,對財富的渴求如狼似虎,利用制度與監管的不完善,與權勢結盟,玩出一套套大同小異的「新財富炒作方式」。

他們是「流氓大亨」,是「強盜男爵」,他們在社會大變革中無所畏懼一夜崛起,卻又在頃刻間轟然倒塌。

他們都精力充沛,只管一心向前,卻忘了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如果沒有減刑,周要到2023年才能出獄,那時他已是年過六旬的老人了。

不過10年光景,商界被互聯網大潮席捲,互聯網的「陽光財富」造就無數億萬富豪,周正毅已鮮有人記起。

我們無法預測他最終的結局是什麼,只是希望隨著市場經濟和法治社會的逐步完善,像周正毅這樣的「梟雄」出現的機率越來越低。

聲明:本文不代表塔木德富豪會觀點,僅供讀者參考。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進行刪除。)

歡迎關注

塔木德富豪會(ID:tmdfhh)

《塔木德》(Talmud)是猶太智慧「聖經」,匯聚5000年文明基因。塔木德富豪會()分享全球智慧,傳播美好情懷!鼓舞積極人生!與塔木德為伍,您將在生活、生意、生命方面「三生有幸」:幸會,幸運,幸福!

關注我們

歡迎關注

塔木德領頭羊(ID:cscj66)

歡迎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