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電競種族歧視:遊戲中的平等價值在何方

電競種族歧視:遊戲中的平等價值在何方

為什麼種族歧視敗壞至極?

在1968年,Jane Elliott,一位來自於美國愛荷華州的國小教室,與她的學生們一起做了一項實驗。她依照自己學生的眼睛顏色,將他們分為兩組,然後他宣布藍色眼睛的學生「優於」褐色眼睛的學生。褐色眼睛的學生需要佩戴一個項圈,來表示自己是「下等人」,而藍色眼睛的學生們則對他們受到優待感到非常滿意。

很快,孩子們適應了這種情況。藍色眼睛的孩子會避開褐色眼睛的孩子,而「褐色眼睛」成為了一種污點。第二天,Jane Elliott宣布她搞錯了「優等」學生,因此顛倒了兩邊的身份。瞬間,局面天翻地覆,而藍色眼睛的學生也感受到了褐色眼睛的學生曾感受到的事情。

Jane Elliott的「藍色-褐色眼睛」實驗,其實是由馬丁·路德·金(美國民權運動領袖)在自己被刺殺前所設計的,參與實驗的學生之一曾問過為什麼「金」被槍殺了。這個實驗的目的之一,就是教導學生馬丁路德金是因為什麼而犧牲的。通過這個實驗,學生們意識到了偏見可以多麼輕易地紮根在人們內心深處,而歧視又可以多麼輕易地讓人們失去理智。一個班級,就因為眼睛顏色差異,變分化為兩個群體並開始互相對抗。

平等是人類歷史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而這隻有在一個人不帶偏見地尊重其他人時才能做到。托馬斯·傑弗遜(美國國父,第三任總統)在《獨立宣言》中堅決地寫下「人人生而平等。」亞里士多德也在他的《政治學》中為平等而辯稱:「……因為人人享有平等的自由,他們因此要求完全地平等。」莊子也認為人類可以通過「齊物」來獲得逍遙快樂。不同文化差異下的學者們都有同一個價值共識,那便是平等。

舊日榮光的污點,普利策獎獲獎作品

歧視是低劣的,而種族歧視則是其中最嚴重的厄一種。已經有無數案例證明,種族歧視是恐怖襲擊的根本原因。猶太人大屠殺,南京大屠殺,911襲擊,盧安達種族大屠殺,達爾富爾危機——成千上萬的人們因此而犧牲,就因為他們生而為一個被其他人認作下等的種族。

在全球社會中,種族歧視一直是一個大問題,而電競也不例外。在4月27日,英雄聯盟巴西聯賽的RED Canids戰隊成員Felipe"YoDa"Noronha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對日本選手進行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描述,後者正在巴西參加2017季中冠軍賽。他的言論迅速發酵傳播,而拳頭遊戲很快便對其進行了2000美元的罰款,而且做出了禁止參加2017季中冠軍賽三場比賽的懲罰。

這並非是電競選手第一次陷入種族歧視的漩渦中。現任TSM戰隊打野選手Svenskeren,在他昔日為SKG戰隊效力的期間曾被禁賽。他在台服備戰2014世界總決賽時,用戶名中包含了帶有攻擊亞洲人民意味的字眼。人們也沒有忘記他之前將某個民族比較為癌症細胞。

在2016的全明星賽上,兩位來自拉丁美洲的解說Diego Ramirez和Bastian Guzman,由於在官方解說時針對韓國選手Bengi發表種族主義言論。拳頭遊戲立即禁止這兩位解說繼續參與工作,隨後迅速開除了他們。

歧視的行為並非會因為施暴者本身是不是長期受害者而發生改變。來自LPL賽區Imay戰隊的韓國選手Road,曾因在韓國及北美伺服器時發出種族言論而被懲罰。援引拳頭的條例,他被禁賽一場,並且罰款2000美元。

受到歧視對待的TerrenceM

其他的電競項目中同樣存在類似的粒子。Toronto Esports的守望先鋒戰隊選手Dellor,反覆在直播過程中使用貶低性的種族言論。Toronto Esports緊急宣布Dellor違反了合同,強調俱樂部「建立在包容之上……對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採取零容忍。」

在2016年舉行的DreamHack奧斯丁站選拔賽上,爐石傳說選手TerrenceM在參加總決賽的期間,必須忍受來自直播平台Twitch中的種族歧視言論。暴雪CEO——Mike Morhaime毫不掩飾他對Twitch聊天觀眾們的失望之情。

「我們對DreamHack奧斯丁站比賽過程中,某些網路觀眾發出的帶有仇恨性以及攻擊性的言論感到非常失望……我們只希望當這樣的事情發生時,可以促使人們更加理性,更加客觀,並且全身心地抵制這種卑劣的言論。」

KeSPA和選手們開設關於價值取向的研討會

有些人覺得這樣的歧視言論只不過是無害的玩笑。對於那些經常出現種族歧視事件的國家來說,他們對於這樣的無聊「玩笑」更加寬容。但是,別弄錯了——這樣的玩笑不管是對於民族還是種族來說,都是不可忍受的。電競選手可以直接與自己的冬粉,無論老少,進行直接交流,因此更需要注意他們向外傳達的價值觀。

改善基礎同樣也是必要的。電競選手通常都非常年輕,許多選手第一次登上職業舞台時甚至都沒有完成高中血液。這些選手同樣需要一個傳授基本價值觀的渠道,就像學校教育年輕學生一樣。為了使這樣的教育有效實施,同樣需要一個能對各大電競項目負責的權威組織。

韓國電競協會(KeSPA)擁有教育韓國職業選手的義務。KeSPA和拳頭韓國正在進行關於這項課題的研討會。英雄聯盟,FIFA,星際2,爐石傳說,風暴英雄——大約有100位選手會一年兩次參加研討會,不管他們來自於何種電競項目。在研討會上,選手會被教導關於打假賽的危害,退役后的人生,道德準則以及倫理觀等知識。

而在其他賽區,還沒有任何組織能夠作為一個可以代表職業選手的利益與責任的主體來有效實行這些舉動。有一個各大電競項目的協會,但是能力和職責都非常有限。北美擁有職業電競聯盟(PEA),但是PEA在沒有獲得有效的成績后便銷聲匿跡。拳頭遊戲曾宣布在參加2014世界總決賽時,有一個就文化敏感問題傳達給選手的簡述,但之後再沒出現過類似的簡述報道。

「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與自由, 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在1948年12月,聯合國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上面如是寫道。

在遊戲之中,每個人的確有資格不受偏見地享有所有權利。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和其他身份並不會使某位選手強於他人。每一個人都應自由地享受遊戲之趣,同時獲得滿足與快樂感。而玩家,以及那些應對創造玩家文化負起責任來的主體應該開始思考,遊戲中所應該蘊有的平等價值應該是什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