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本陶瓷茶壺的地域性文明比較真相對比

日本陶瓷茶壺的地域性文明比較真相對比

只有堅持才能獲得最後的成功。日本民藝運動的發起人之一柳宗悅先生,在其著作《工藝文明》一書中提到:「工藝之成立取決於製造、作者和作品。」而陶瓷文明的地域性研討必需是人與技術及地方原料相結合的產物。一旦如此,地域性的陶瓷文明也就能成立。因此我們試著以異常的論點來討論日本陶瓷茶碗的地域性文明。地域性陶瓷文明的發作,其先決條件是需求,也就是說應需求而生;其次,是用什麼土礦來製造茶壺的及應該採用什麼地方的材料;第三,從土礦到製成茶壺,是用手和工具來完成的,精巧的工具再展開一步就是機器;第四,是技術與技法,由此可以發作出作風之差別;第五,是休息,特別是休息及組織的外形,需求是有規模及一定範圍的。這裡的規模及範圍不是大而是多單位,不是偶發的而是耐久的;最後是傳統,民族的睿智與閱歷均躲藏於此。運用這六點來討論日本茶碗的陶瓷地域性文明,又由於日本陶瓷產地及品項過多,本文僅針對日本抹茶道運用的茶碗,羅列幾個筆者曾經親身造訪過的產區來做概略分析。

日本茶壺有許多方面是地域性的。特別是在古代,運輸不方便,茶碗的消費就是地域性的。這些茶碗的製造完全是用別的地方所無法失掉的特殊土礦材料來消費的。要是沒有,或難以失掉外地的土礦材料,就無法消費地方茶碗。日本茶碗是地域性、材料性的,只需這樣才會如此多元而且豐厚,就從外地原有的土礦中發作出地方的茶碗。而且,原料的地名往往成爲茶碗的品名。市出產的「燒」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再向南去一點到了九州島,茶壺的稱號就變成「有田燒」及「唐津燒」了,由於是以有田町或唐津市爲中心產地的。

(1)燒

豐臣秀吉出兵朝鮮,這場戰爭最終失敗,但關於日本茶碗文明來說卻是大歉收。在各地轉戰的武將,四處搜集高麗茶碗和招募各地的陶工,並將他們帶回日本,在自己的藩屬地製造陶瓷。燒也就是在這個時代背景下末尾的茶碗製造。

燒茶碗的主要產地是山口縣市和長門一帶,市曾經是毛利輝元的古城所在地,地理位置在本州島最南端,緊鄰日本海,所以很早就和朝鮮有了往來。從歷史的角度來說,燒的陶祖是李勺光、李敬兄弟,最初的燒叫做高麗左衛門,說明了原本是高麗傳來的制陶技術。經過四百年來與日本文明的融合,燒已經成爲日本特殊的地域性陶瓷文明。首先,材料是工藝文明的基礎,燒運用的土礦不時是地方土。燒茶碗運用的土礦是市附近防府市台道(舊名大道村)及鑄錢司所產的特有土「大道土」爲主,另外還有真砂土及見島土。土礦質地粗糙,是砂礫很多的淺色黏土,土中的氧化鐵含量在2%左右,配合這樣粗糙的土礦製造的茶碗以手捏成型爲主,搭配少許的拉坯茶碗作品。是三島手、粉引、及刷毛目,這些是燒的地域性陶瓷技法與技術。爲了使含有鐵分的粗糙大道土看起來與白瓷相反,便運用毛刷在土坯的表面塗上白色化裝土,而這些毛刷往往是稻穗的尾端綁束起來製成的。以此種毛刷沾上白色化裝土塗刷,會構成極具特徵的紋理,再上一層草本類的透明灰釉,這就是燒的刷毛目茶碗。

皇室御用品

(2)有田燒

有田燒是佐賀縣有田町一帶燒制的陶瓷器總稱。地理位置在日本九州島西北地域,以伊萬里爲港,是日本最早出現瓷器的地方。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時帶回陶工李參平,之後發現泉山的瓷礦,在元和二年(1616)召集在日本的朝鮮陶工移居有田,有田白瓷因而降生。江戶時期的瓷器製品稱爲「伊萬里」,因由伊萬里港輸出而得名,后以產地命名而改爲「有田燒」。有田燒最具代表性的式樣可分爲柿右衛門、古伊萬里及色鍋島三種式樣。

柿右衛門式樣是由陶工酒井田柿右衛門所創立,有田的陶工會在瓷石中摻入岩谷川的石料及骨灰,添加磷酸鈣的成分使瓷質有所變化,上釉燒成后,成乳白色,稱爲濁手,其特徵是濁手赤繪,在乳白色素坯上施以紅、黃、藍、綠之釉色,畫上花草鳥獸,以切割面的構圖方式爲其特徵。

」有田燒「人工繪壺

(3)信樂燒

信樂燒主要產地是滋賀縣信樂町一帶,始於平安時代的末期,聖武天皇於公元742年興建紫香樂宮,需求的屋瓦建材是信樂燒的根源。信樂町是四面環山的一小窪地,卻是日本六大古窯之一。

如今假設你到了信樂燒產區的信樂町,會發現街上滿坑滿谷的信樂狸及各式各樣的日常生活器皿,這些陶塑狸貓的消費方式與茶碗的消費方式是完全不同的。這是信樂地域的陶瓷匠師與燒及有田燒特徵不同的地方,信樂地域的陶匠講究用不同的消費方式去面對不同的商品。信樂燒是日本六大古窯之一,信樂土礦主要來源是三鄉山和山新田的黏土,是花崗岩分解生成的含砂黏土,其中含有大小不一的硅長石。

法國著名品牌日本庫山窯代工

燒的陶瓷工坊在消費規模基本上都不大,以家庭式及小工廠爲主。但對休息組織的向心力是非常的強。燒地域的陶瓷工坊普遍以爲,陶瓷的展開並不是集團的,而是區域的、社會的。假設不經過共同興盛的途徑,陶瓷的展開就沒有保證。若是將一切的陶瓷展開活動都寄予於集團的自由,地方的陶瓷展開就會走上絕路。陶瓷的展開是勾搭的範圍;不是發作於集團的力氣,而是由眾多的力氣協調而成。這也是燒茶碗耐久展開的主要要素之一。

燒產業協會在每年的五月初,會擇期舉行燒陶瓷祭。說是個祭典,不如說是陶瓷展售嘉年華會,時期全地域舉行各式各樣的節慶活動,一切的產銷協會都會動了起來,共同爲燒而養精蓄銳。

有田燒有明白的休息組織。義務不是集團的作品也不是單個品種,工種是多方面的。這些事情總是要求自身的協作,進而有組織的必要。集團的美術選擇了一條路途,而有田燒的陶瓷工藝則行進在多層次的路途上,作者是許多人,他們之間假設沒有協作,力氣就會顯得弱小。他們事前區分中止製造,然後把這些區分製造的半成品中止綜合,進而消費出成品。分工是企業及地域性的基礎,假設不互相協助就會失掉合諧,有田燒的陶瓷消費義務要求經過集團來完成,是有組織的。這種基於協調而又契合理性的組織是非常緊要的,它能給予地方以生命。

這裡所說的組織,並不單指師傅與徒弟間聯絡的義務、教授和奉工,這種制度也是保證良好義務的力氣之一。全家協力而作,並不是單指某個家庭工藝的狀況,在這裡所說的組織主要還是指許多作坊的組合,各地域陶瓷產業協會就是一個典型。這種組織有三種功用,可以舉出由此發作出的互相協助的事例,他們勾搭互助;其次是由此而來的利益分配,大致還是合理的;第三,就是使工藝的各部門之間構成綜合性的聯絡,這就發作了一切作風的分歧。組合的確立,在材料的配及、人員的統轄、消費的工藝進程、質量的維護、彼此之間有著密切聯絡、技藝水平的提高以及合理的價錢、商品的銷售等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並使之結實。有田陶瓷產業協會在每年的四月底至五月初,舉行一年一度的有田燒陶瓷祭,是有田町全體發起的活動。

伊萬里燒

關於地域性陶瓷文明的研討,主要的研討方法是「尋求特定地域範圍內陶瓷文明自身展開的特殊規律」,將地域陶瓷文明的展開劃分爲若干個階段,研討各個階段的主要特徵,進而剖析其材料、技術及文明背景,並且以一批具有鮮明作風顏色的陶瓷作品爲地域性特徵的代表,再逐一詳述它們各自的代表性現象及地域的差異和有關的構成緣由,最後確信這些特徵就是各地域地域性陶瓷文明

研討日本茶碗所呈現的地域性文明,要能詳細地完成,還必需建構在地理環境之上。善用理想環境存在的各項條件,以理論可行的技術,去達成研討的目的是正確而且必要的。就陶瓷而言,地域性的發作可區分爲有形的與無形的兩方面,有形的是指造型上所用到的形、色、質等詳細的物質材料或質感,而無形的是指陶瓷義務者本身的文明背景、性格特質及思想感情所衍生出的文明方式。釉藥及黏土是陶瓷器有形的物質材料,而陶瓷全體中所表現的內涵,是陶瓷義務者的文明背景、性格特質及思想感情所衍生出來的意象,再經由陶瓷義務者的取捨、組織及戰略的運用而建構完成。

地域環境中有形或無形的條件運用與良好的成形技術,將是決議陶瓷茶碗最後文明表現的重要要素。陶瓷義務者如何從有形的物質材料及無形的文明層面去完成陶瓷,對陶瓷的地域性有絕對的影響。、成功是一種觀念,成功是一種思想,成功是一種習慣,成功是一種心態。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3篇文章,獲得23212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