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什麼細思極恐的小故事?

有什麼細思極恐的小故事?

原作者@得了吧

(一)
我從小就發現我有一個秘密,那就是我可以在眼睛里看見數字。
小時候我並不以為然,直到我七歲那年。
那是在某個小巷的拐角。
我每往前走一步,眼睛里的數字就會急劇下降。
在最後只剩一秒的時候,就在那個拐角的盡頭——
我停下了腳步。
呼嘯而過的汽車,擦著小巷的牆壁,卷著濁白的水泥粉末,從我眼前飛馳而過,撞上了另一邊的高牆。
而我毫髮無傷。
我眼裡的時間又開始倒轉,重新回到了密密麻麻的數字。
(二)
我長大了一點,開始讀書了,並學會了加減。
我開始試著理解我眼睛里的數字,卻發現這遠遠不夠。
我也曾經問過別人,他們的眼中有沒有數字。
但他們都覺得是我調皮,在跟他們開玩笑。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這個秘密我就只能藏到了肚子里了。
直到我學會了乘除。
一分鐘六十秒。
一小時六十分。
一天二十四小時。
一年也就是31536000
眼睛里的數字這一秒是2365278281
2365278281除以31536000約等於75年。
這莫非就是我的壽命?
(三)
說來好笑。
我發現很多潛移默化的東西也會改變我眼睛里的東西。
比如考試——
這題選C反而快速下降了十秒。
擦掉選B又退回了七秒。
按照損失最少時間的辦法,我不管對錯,塗塗改改的完成了試卷,
揭曉成績時卻只考了65分。
數字少的卻不一定是正確答案。
我還以為數字能幫我作弊呢,可最後卻發現,考試只能老老實實靠自己。
那年中考——
那張試卷我認認真真的做了一遍。
在算最後一題時,卻發現,我的眼中,少了一大堆數字。
我以為我算錯了。
可答案驗證了三次都是對的。
我在紙上稍微換算了一下少掉的時間,是五年。
我將題改成了錯的,時間卻漲了回來。
好的成績換五年的生命。
我苦笑著。
真是諷刺。
猶豫不決的我為了高分,扣去了五年的時間。
我沒有改答案。
所以我考了高分。
中考成績下來的那天。
我考上了市重點。
回家路上因為太開心,踩空骨折休息了三個月。
我似乎明白了什麼。
(四)
當然意外也有很多。
「停下,聽我的別進這個隧道了。」我大喊道。
「你瘋了嗎?沒事發什麼瘋?」我的朋友一臉不滿的看著我。
「停下,我不去了。」我再次大喊。
「你說什麼?」朋友的臉上逐漸有了怒氣:「這是高速公路!」
我看了眼儀錶,車速稍微減慢而沒有停的意思。
而我眼裡的數字越來越少。
我不知所措,開始發慌。
於是,我瘋狂的撲了上去,拉起了手剎。
車散著白煙,尖叫著停了下來。
「你瘋了嗎?神經病!」開車的朋友回過頭,大罵道。
「對不起,我不去了。你們不用管我。」我打開車門,下了車。
「這裡是高速公路呢,你發什麼瘋?」
朋友氣憤的推開車門,罵道。
而我卻沒有理他,只是低頭行走,向著來時的方向,越走越遠。
安全了,眼中的數字回到了正常的水平。
我鬆了口氣。
朋友「咣」地關上車門,把車開走了。
之後迎來了一場山體滑坡,整段隧道全部被吞沒。
無人生還,而我不知所措。
(五)
自那以後,我開始逃避,我害怕眼睛里的數字減少。
我開始沉默寡言。
開始一分一秒的按照我眼睛里數字要求的去做。
但時間一直越來越少。
也必然越來越少。
二十歲的我。
眼裡,現在只剩下了三十五年。
我明明什麼也沒做。
我開始逃避人群。
實驗室是這所大學最安靜的地方。
我的成績不錯,我覺得我應該可以當一個科學家。
因為每當試管要爆炸了,不管是我的還是隔壁同學的,我都能提前知道,跑的遠遠的。
(六)
畢業。
這是一家保健品藥物的製造公司, 而我是這裡的首席製藥師。
不是因為我的聰明,而是我能避開危險。
葯的成分我也不太清楚。
但每次實驗時,我都選擇給自己來上一針。
不是真來,每次剛放到皮膚上。
我就能看見時間是否減少。
減少就說明失敗了。
沒減少就是成功。
(七)
直到那一天。
我調試著藥劑,無意間將試管打翻,朝向了自己。
我嘆了口氣,想要將試管扶正,卻愕然的發現,眼裡的數字居然在增加!
它多了!
它居然多了!
它總算多了!
我狂喜著,忍不住大笑起來。
周圍人異樣的看著我,而我卻絲毫不覺。
從那一刻,我記住了成分,開始不停的試驗——
每放一樣藥劑就用針頭沾上一點,對準自己。
我欣喜若狂的添加著各種藥劑。
如果減少我就回到上一個配方。
就這樣一直下去。
可無論如何,時間只有一秒二秒的增加。
我開始憤怒。
我開始絕望。
我開始不顧一切。
起先加的是各種有機材料,化學試劑。
後來,加入的材料,變成了各種提取液,組織液,乃至明令禁止的生物製劑。
為了躲避著他人的目光,我只能躲在深夜裡,不停的做著實驗。
哪怕熬夜會使眼中的數字減少。
老闆自然喜歡我這樣的員工,於是我得以不停的實驗。
在我的努力下,時間終於開始幾十、幾百的增加。
一直加到了∞。
我發明了長生不老葯。
(八)
我欣喜若狂的抽了一管,注射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神清氣爽。
同時,我眼中的數字也飛速的增長。
一直增長到了∞。
我再一次的狂喜,大笑著,抱住了旁邊的助手。
「怎麼了?難道又成功了?」 旁邊的助手也有些欣喜:「看看把你累的,眼睛都紅了。」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呵——」 我笑著說道。
恍惚間,我聞到一股香味。
那是成功的香檳味。
.......
(九)
「大家好,我是前線記者小美。我們接到消息,稱這家製藥廠里,出現了暴亂。」
畫面中,一個記者拿著麥克風,臉上帶著微笑。
「大家不用擔心,目前,警方已經掌控住了局勢,出行和和上班都不會出現問題。」
突然,畫面的角落中,出現了幾個警察。
警察的眼睛發紅,腳步也有些踉蹌。
「攝像大哥這邊啊?你怎麼走了?啊——」
雪花的屏幕出現在了各家各戶的電視之上。
家家戶戶整理著衣服和食物,準備逃跑。
因為喪屍來了。
——節選自《輕,短,散。》

(這裡正式和大家道歉啊啊啊啊!本人冒失冒失冒失絕對的冒失沒有表明出處!!!

@得了吧 這個是原創!!! 全是原創精妙的構思.....我只是一個魯莽的搬運工....真的抱歉。並沒有想要抄襲或是冒犯的意思。見諒。)

在發現評論區並非是因為作者原因后。我才後知後覺發現原來早在知乎上已有@風一樣的瀟洒作答過。真的抱歉。沒有註明而給大家帶來的困擾。

其實我是在QQ空間看到的...

....真的沒有冒犯抄襲的意思.....我只想分享這個故事...太年輕了........抱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