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學小築·泰安史話 |泰安重臣「福神」蕭大亨與《夷俗記》

國學小築·泰安史話 |泰安重臣「福神」蕭大亨與《夷俗記》

生於咱泰安的明代重臣蕭大亨的生平之前已經給大家介紹過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蕭大亨曾寫過一本非常有名的遊記式著作《夷俗記》。下面就來和大家介紹一下蕭大亨與《夷俗記》的故事。

在介紹《夷俗記》之前,先給大家介紹一個地名,叫宣府。宣府為京師北部的門戶, 乃軍事重鎮, 明九邊之一, 設重兵駐守。萬曆中期, 蕭大亨任兵部右侍郎任宣府巡撫和總督達5年時間,「所至調度井然, 恩威並著。……威信服邊庭」,因此蕭大亨有「福神」之稱。

是時, 蒙古土默特部勢盛, 明將史二叛降, 引蒙古兵屢犯明境。兵部尚書石星以宣大危急, 召鄭洛等商討和戰大計。萬曆二十年(1592年)十二月, 鄭洛至大同, 與總督蕭大亨、巡撫王世揚、邢價等研究對策。肖大亨堅持遵守隆慶五年( 1571 年) 明廷與土默特部首領俺答汗訂立的和議。他在上疏中說: 絕不可「以一人之罪,概絕諸部,消往日之恩,開將來之隙」,並建言第三代順義王拷力克縛獻叛將史二,然後酌議市賞。既而,掩力克果然縛史二來獻,於是雙方和好如故,蕭大亨以功加太子少保。

蕭大亨著有《今古文鈔》、《文章正宗》 、《兩鎮奏議》、《藩封紀略》、《夷俗記》、《北虜風俗》等書,其中以《夷俗記》為代表作。

《夷俗記》,是蕭大亨於萬曆二十二年(1594年)十一月在總督宣大任內寫成的。在書中,他把蒙古人稱之為「夷人」、「 北虜」 ,當作「 異類」 ,視為敵方。他寫此書的基本宗旨在於: 若想戰勝他們, 必須深入地研究他們,甚至採納他們的「 長技」 , 以補自己的不足, 即所謂「棄我所短, 習虜所長, 而日陰山不可掃, 賀蘭不可登, 吾不信也」。

蕭大亨在明朝北部邊境長期擔任要職, 通過和蒙古人的廣泛接觸, 對他們的風俗習慣、宗教信仰、社會組織、耕獵牧養、教戰陣法、貢市活動等都有所了解。作者在實踐中搜集資料, 整理所得, 用筆記體裁, 敘述簡明扼要, 史料比較真實, 具有原始資料價值, 在明人所描寫的蒙古人的著作中較為珍貴的一種。

《夷俗記》一書10 余萬字, 包括序言、匹配、生育、分家、治奸、治盜、聽訟、埋葬、崇佛、待賓、尊師、耕獵、食用、帽衣、敬上、禁忌、牧養、習尚、教戰、戰陣、貢市20 類, 對蒙古社會狀況進行全面論述,茲分類敘述如次。其主要內容主要是關於生產、戰爭、貢市方面、法律、社會生活等方面。

《夷俗記·生育》篇書影

《夷俗記·聽訟》篇書影

《夷俗記·尊師》篇書影

《夷俗記·敬上》篇書影

《夷俗記·戰陣》篇書影

《夷俗記·牧養》篇書影

蕭大亨的《夷俗記》一書, 是明人詳盡的記述蒙古人生活習俗的重要著作。是書不僅對蒙古人的衣食住行等生活方面的習俗, 而且對蒙古人的生產、戰爭、貢市等面都有所論述, 因此, 這是一部研究明朝時期蒙古歷史、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和風俗的全面著作。

明朝人記述蒙古的著作較多, 諸如瞿九思的《萬曆武功錄》、鄭曉的《皇明北虜考》、王世貞的《舜州史料》等。這些史料極其豐富, 但就其內容來說, 太多涉及明朝與蒙古政權的關係, 諸如軍事衝突, 封貢互市等活動,而對蒙古社會內部的詳情, 特別是對蒙古的風俗習慣方面則很少涉及, 缺乏充分的反映。《夷俗記》一書, 在這方面獨樹一幟, 它側重對蒙古的衣食住行、風土人情、生活習慣進行了細緻的闡述, 使身居大明本土的人們, 披閱此著, 如身臨其境一般, 給人以親切感。此外, 對蒙古的戰爭準備、戰爭陣法、戰略戰術也都有所記述, 總結歷史經驗, 使我們認識到蒙古軍隊的有關作戰優勢,達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效果。這也是《夷俗記》一書超越於其他相關著作的地方。

責任編輯:印象·栗子

< p>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