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什麼有時候哭點變得很低 -- 自律神經與內在小孩 | 李政洋身心診所

為什麼有時候哭點變得很低 -- 自律神經與內在小孩 | 李政洋身心診所

自律神經與內在小孩


Arielle Schartz博士是EMDR治療師,同時也在治療中結合身體心理學(somatic psychology)、瑜珈。在線上研討會中,她分享整合的模式,來協助遇到心理創傷的案主。有幾個很實用的觀點,在門診看診也可以增加對於患者的了解,以及協助患者了解自己的身心狀態。




為什麼有時候哭點變得很低?

交感神經不只是戰與逃,也對於日常生活中的運動、尋求刺激的活動有所幫助。只是超過了容納之窗時,會進入戰與逃的狀態,情緒上也會比較容易波動。這個時候,可能就會有不自主流累的情況。像是最近在看復仇者聯盟4,情緒在三個小時的觀影時間中隨著劇情起伏,到英雄做出犧牲時,不禁跟著流淚。可能在劇情充滿張力時,稍稍超過了容納之窗。


容納之窗



為什麼莫名覺得很厭世?

因為情緒部分(Emotional Part,EP)被推出了意識之外,那些讓我們覺得自己活著,讓我們覺得充滿活力、熱情,這些事因為我們有情緒。當我們壓抑自己的情緒,看似正常的部分(Apparently Normal Part, ANP)以與自己的情緒隔離的方式生活,其實是很痛苦的事情。另一個角度來看,當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要來了解/承擔,情緒部分的自我替我們承擔的記憶,那貿然的接觸可能會是很嚇人的經驗。所以自我的防衛機制的工作,就是來保持讓負責日常生活的部分,與負責承擔情緒部分,兩者不要接觸。而Van der Hart的結構性解離,與Richard Schartz的內在家庭系統,就是在描述這樣的情況。


結構性解離



身體心理學-- 為接觸做準備

當一些感覺卡住時, Arielle提供了一些身體重整的方法做參考:

·       如果感覺可以移動,它可以如何移動

·       這個感覺,有沒有聲音或語言

·       將手放在有感覺之處,將呼吸帶到這處

·       允許你的手來表達感覺

·       允許整個身體來接納這個感覺

·       像父母伸手去接小寶貝的動作 (Arielle提到,很多案主沒有來自父母這樣的經驗,總是把伴侶推開。)

·       你可以不用語言,告訴我發生甚麼事嗎?


EMDR--在準備期/歷程更新階段採用調整的步驟

·       有時候治療的標的,可以是<感覺> 例如:疼痛

·       在困擾感覺與內在資源間來回 (Pendulation)

·       在內在感覺與外在環境刺激間來回 (Pendulation)

·       在歷程更新時結合成人自我與部分自我

在來回時,一開始與結束都要在平靜/安全的地方。如果在回到平靜處,可以注意到正向狀態的改變,可以加入幾次眼動做增強。


Arielle在自己的治療中,會以建立關係、與不同部分自我工作、與身體工作,最後準備好才進入EMDR。心理治療學習歷程中,我從開始與創傷解離案主工作時,注意到要跟不同部分自我溝通,不然會不知道在跟誰做治療。開始有方法溝通時,也遇到許多還沒有辦法承受的情緒、感覺,這個時候先允許身體做好準備。在身心可以接受,不同部分自我都同意的情況下,再以EMDR工作。期待10月上身體經驗療法(Somatic experiencing ,SE)後,能夠有更好的經驗,來照顧自己,協助別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李政洋身心診所&包子居家護理所 提供 原文連結

李政洋身心診所&包子居家護理所
寫了478篇文章,獲得2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