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陳奕迅被質疑新歌抄襲:接受批評的聲音但希望用詞不難聽 – SheSay

陳奕迅被質疑新歌抄襲:接受批評的聲音但希望用詞不難聽 – SheSay

陳奕迅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憑借自己深厚的唱功,搞怪的作風,幽默的為人很多膾炙人口的歌。如《紅玫瑰》、《愛情轉移》、《好久不見》、《浮誇》、《最佳損友》、《你給我聽好》、《穩穩的幸福》、《單車》等等。不僅僅是粵語歌還有國語版的唱作,使得陳奕迅不僅僅是收獲兩廣地區的粉絲,還迅速在大陸收獲了大批的粉絲,讓Eason的歌迷是遍布大江南北了,很多像我一樣的喜歡粵語歌的一開始可能不會念不會唱的,都是看著諧音標註再慢慢練習唱起來的吧,畢竟確實粵語歌很有魅力。我雖然不是廣東人不會說粵語,但是我很喜歡粵語歌,聽起來很有味道。

陳奕迅的新歌可一可在,是收入在今年的新專輯《L.O.V.E》中,專輯里有粵語歌、有國語歌、又有英文歌;有雷鬼、有說唱、有很多不同的曲風,一共十二首歌

記得在訪談中,陳奕迅說到,在創作中,,其實中間停了一段時間。「DUO」巡演結束後,他突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平衡自己的情緒,公司很嚴肅地建議他放個假,所以那時候他把專輯擱置了,去了英國,打算好好放鬆。但是到了英國之後,整個星期都呆在房間里看視頻,完全不出門,狀態其實更不好了。所以就又回來了,開始新一輪巡回、參加音樂節目等等,同時也重新開始這張專輯的錄音。

他說到有時候覺得自己不是the Duo Band的領隊,而是其中一分子。有朋友說,這張專輯最好的是把陳奕迅的位置擺在了很後,每個成員各自精彩。本來,希望這張專輯的演唱者可以直接寫成「the Duo Band」,但是後面發現是很複雜的,公司說這樣在音樂軟件上搜「陳奕迅」就搜不到這張唱片了。所以現在就變成了「陳奕迅 Eason & DUO band」……表示很無奈。

DUO BAND之間有一種平衡,BAND里有前輩也有後輩,大家有溝通、沒有隔閡。所以專輯中一首《敬煙》就講了這種薪火相傳的感覺。你會發現新專輯的歌曲很多元,我們希望通過這張專輯告訴大家,其實社會也可以這樣。

此外專輯里有粵語歌、有國語歌、又有英文歌;有雷鬼、有說唱、有很多不同的曲風。阿妹(盧凱彤的昵稱)與孫偉明寫的那首七拍子的歌曲也很有趣。e神也寫了《可一可再》,放在專輯最後一首,比較溫暖的感覺。

寫《可一可再》的時候是2017年。陳奕迅回想到那時他已經完成了手頭上所有的工作,正在放假。有一天早上起床,聽到風聲、鳥聲,覺得好舒服,突然想到,咦,L.O.V.E.計劃也已經該繼續進行下去了。之前寫過了兩首歌,但一直覺得不夠好。就在這時,他情不自禁地哼出了《可一可再》的主歌旋律。

他說自己的確比較少寫歌。不是那種沒事就寫寫歌的人。不用工作的時候他喜歡就攤在沙發上,看電影、看電視、聽歌……經常娛樂別人,他也需要娛樂一下自己。

寫歌的確比唱歌壓力大。他說他是個很好的朗讀者、演繹者,他的責任就是把歌曲「讀」得動聽,不管它寫得好不好。他不是很擅長用文字表達內心,但是用聲音、感覺來表達,還是很懂的。

之前有個歌迷問過他,為什麼聽你唱歌的時候,我覺得你唱出了我的故事?陳奕迅的第一反應就是:「我怎麼知道?」哈哈。他說其實就是純粹在唱自己的感受,粉絲會有這種體驗,或許就是他說的用聲音、感覺來表達太直入人心了,很有代入感。

他解釋道:「不過,其實如果你重新聽我早期的歌會發現,那時我只是跟著節奏把歌詞唱出來而已。但現在經歷多了,的確會更有感觸。在生活中,我很留意每一個人的感受,我把這些感受儲存起來。可能某一天遇到某首歌,我就從體內的「圖書館」里抽出某種感受,放入歌中。其實情感是可以相互交流的」。

最近呢隨著《可一可在》上線,風波也是來了,有網友認為陳奕迅新歌《可一可再》與韓國歌手尹鐘信2013年作品《From January to June》非常相似。質疑他是否抄襲。陳奕迅回應說著:「我也聽了那首歌,很好聽。」也認為第三句幾乎一樣,但自己確實事前沒聽過,亦接受批評的聲音:「但希望用字不難聽。」其經紀人表示音符就這麼多,難免會有相似的。我自己也去聽了這兩首歌,發現就是前面幾句比較像,後面就很不像啊,不知道這位質疑的網友是指怎麼考慮的,僅僅是第三句比較像,前臉部分有相似的地方就質疑抄襲,不說陳奕迅需不需要抄襲這回事,光光這質疑的點來說,小編就覺得有些站不住腳,希望大家理性看待,同時雙方都是優秀的歌手,雙方歌迷不要盲目對噴,理性對待。你們怎麼看呢?歡迎在底下留下評論進行討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shesay 提供 原文連結

shesay
寫了21498篇文章,獲得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