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水金九礦業遺址 看見驚心動魄的採礦歲月

水金九礦業遺址 看見驚心動魄的採礦歲月

「據說現在基隆河裡還有金砂,礦區還有黃金。」金瓜石附近居民說。九份、金瓜石、水湳洞一帶,曾經是東亞地區最大的金礦床,全盛時期黃金年產量高達2公噸,有「黃金城」的美譽。

百年前兩個日本人沿著基隆河淘金,在大粗坑溪和基隆河會流處,發現含量很高的沙金,於是溯溪而上尋找礦脈,開啟有聲有色的黃金歲月。

 


▲盤踞在山頭的九份,紅色的燈籠高掛,點亮了曾經的風華,也是日本著名動畫導演宮崎駿創作《神隱少女》場景的靈感來源。

 


▲舊礦坑本山五坑開放民眾參觀。


 

訴說山城往事

所有金、銀、銅、煤礦石,都是礦工們冒著生命危險從地下挖出,帶動了經濟的發展。九份和金瓜石的礦業歷史,可說是二十世紀初的庶民史,演繹了台灣經濟起飛時期的景象。 

多數人知道九份和金瓜石盛產礦石,卻不知道兩地的礦山、人文風景都不相同。九份礦區可以看到金子與石英脈共生,金瓜石則以深色礦物為主,冶煉、開採的方式不同。

當初由於瑞芳(九份)礦山不利於大規模開採,日人於是將礦權讓渡給台人顏雲年的台陽礦業株式會社,金瓜石依舊由日本田中長兵衛管理經營。因此,生活環境也區分台人和日人,日本人主要住在金瓜石派出所附近,順著山坡一層一層往下;最下方勸濟堂附近的祈堂老街,則是台灣礦工的聚落,兩地風情各異。

九份是作家兼導演吳念真的故鄉,《這些人‧那些事》書裡說九份繁華一時,他的家鄉大粗坑很早就有電了,每天還有早中晚三班客運。當時家家戶戶依礦為生,生活安樂、經濟不虞匱乏。

當年的金瓜石同樣人口稠密,生活機能一應俱全。1930年代全盛時期,據說7公頃的面積,日籍員工包含家眷可以住達2萬人,聚落內有日本小學、醫院、神社、日式宿舍、墓園等設施,幾乎成為頗具規模的日本移民村。

 


▲日治時期,為招待日本皇太子視察金瓜石礦業興建的太子賓館。

 


▲1930年代由日本鑛業株式會社興建的四連棟日式宿舍,內部保留完整日本風味。


 

黃金博物館 體驗坑道

日治時期之後,接收金瓜石礦權的「台灣金屬礦業公司」辦公室舊址與廢舊的礦坑,現在整頓規劃成為「黃金博物館」,內部展示品都和黃金有關。

走進博物館,一樓展示九份與金瓜石的舊時文物,以及本山坑道的剖面模型,將鑿岩、架設牛條,到收集礦土、吊井等過程清楚展列,讓人清楚體認礦工縱向深入地底600公尺的隧道淘金,環境是何等惡劣。二樓則以黃金的歷史為主題,展示藝術家製作的黃金藝術品。

金瓜石附近有許多礦坑,其中的本山五坑至今保留較為完整。「黃金博物館」位於本山五坑口旁,部分坑道開放遊客參觀體驗。走入坑道,彷彿那些小說、電影裡的故事都歷歷在目。

黃金博物館附近座落有保存完整的四連棟日式宿舍,民國96年對外開放。由四個相同規格宿舍相連建為一棟的日式宿舍,當年由日本高級幹部居住,是目前全台灣在空間呈現上最完整的日式建築,也是與過去生活最接近的日式宿舍。


 

辛酸血淚成歷史記憶

台金、台陽公司都停止採礦之後,繁華的山城有了不同面貌,改由許多文史工作者進駐山城,與礦業歷史為伍。

土生土長的瑞芳人黃克峻是礦工之後,收藏研究稀有礦石文物多年,對山城有獨特的情感。他在老家設了陳列室展出礦石,如同世代奉獻給這座山城的人們,說著一個個不忘本的故事。

九份與金瓜石人,認為黃金歸土地公管,有福氣的人才能得到,所以礦工們大都認分且知足。礦工的工作都是用生命換來的,漆黑坑道中環境不好,除了灰塵外,礦山越深會越熱,有礦工說帶下去的便當還能因此保溫。去到像金瓜石一樣金銅共生的深坑,礦石因為接觸氧氣,產生的40度高溫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在嚴苛環境工作的礦工,每十幾分鐘就要換人,立刻到一旁的水窪中泡水冷卻。

在礦坑內工作,職業病很嚴重。有時炸藥炸完就趕著入坑,礦工一面鑽一面吸入大量粉塵,長久以來就變成矽肺病(肺塵病)。除此之外,岩石落磐、煤炭坑的沼氣和粉塵,都有可能造成閃燃,在礦坑裡面工作,想躲也躲不掉。

繁華背後的辛酸史,隨著礦坑塵封,早已成為歷史記憶。蛻變之後的「水金九礦業遺址」,保存完整的產業面貌,舉凡聚落景觀、民俗祭典、地形資源、礦業文化等,寫下台灣礦業發展史驚心動魄的一頁。換個角度看九份,從礦業了解金瓜石,小城故事讓人惆悵不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看雜誌 提供 原文連結

看雜誌
寫了6072篇文章,獲得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