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除了會計法修法 你還被犧牲掉多少利益?

除了會計法修法 你還被犧牲掉多少利益?

5月31日,立法院在該會期最後一天的夜晚,在黨團協商下迅速通過了《會計法》第99條之一修正案,內容是將民意代表支用公款除罪,被稱為「顏清標條款」。此舉引起社會公憤,視為民代修法自肥。

外界本來以為教授也在除罪之列,但隔個週末發現該修正案中並無「教」字,也就是民代除罪,而教授被排除在外,此舉更加引起民眾的憤慨,堪稱烏龍立法。

在眾怒下,國、民兩黨主席接連道歉,行政院由原本的不覆議,在馬英九總統道歉後大逆轉提出覆議。結果,覆議在立院竟是「全數反對」維持原決議(即行政院提出的原案不予通過),創下立院處理覆議案唯一無異議通過的紀錄。兩黨自己做出的決定最後卻不敢支持,荒謬程度令人傻眼。

其實,這次《會計法》修法引出的爭議,只是國會亂象中的一部分而已。意外引發全民憤慨後,藉由全民目光轉到立法院的機會檢討立法院亂象,無疑是個好時機。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簡稱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開玩笑說,黑道都還懂得藉由推出自己的立委人選來代表自己的利益,大部分民眾卻不關心藉由議會政治維護應有權益,比「黑道」還不如。

到底人民不重視監督國會損失了多少利益?又該怎麼監督立法院?

 

立院掌握7兆預算審查 卻把關不力

張宏林演講時,常用的投影片裡列舉了一長串國會亂象,如政黨惡鬥、利益分贓、作秀文化、黑箱協商、立法粗糙等,他感嘆道:「罄竹難書!」

但張宏林特別強調一點,一般民眾容易忽略、卻又和公眾利益息息相關的,那就是──立委預算把關不力。

他比喻,國會就像是沙漏的中間處,所有中央預算如同沙子般都得流向位於沙漏中間的國會。而中央政府總預算一年就高約2兆,加上國營事業預算5兆,立法院所能掌握的審查預算總計高達7兆,這些都是人民的血汗錢!

單以中央政府總預算1兆9,339億元來看,除以立委總數113位,每位立委至少掌握了171億元的預算審查權。但在台灣國債高築的今天,每年立委在總預算審查把關上,刪減的數額卻少得可憐,讓人民負債年年增加。

以今年預算為例,約2兆的政府預算,立院僅小刪21億。公督盟表示,這樣相當於1,000元刪1元,許多爭議預算甚至一毛未刪。而自2003年度以來,若不看2012年度、1998年度這兩個「大選前」的預算審議狀況,往年平均刪減金額約為250億,21億連往年平均刪減金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2012年更是創下刪減預算新低。以2012年的總預算來看,歲入1兆7,298億元,歲出卻高達1兆9,390億,國家馬上負債2,092億,平均每人多負債9,095元。而立院僅刪減1億3,587萬元預算,平均每位立委只幫人民省下115萬元,還未達立委年薪250萬元的一半!

更誇張的是,國營事業與非營業基金加起來約5兆的預算,往往都過了該年度審查時間才審完,根本無法監督這5兆的人民血汗錢!

按照《預算法》,立法院必須在前一年年底的11月30日審完次年度的國營事業預算,若不能如期審完,按照《預算法》規定則是沿用前一年的預算使用。但往往立法院都是在該年度中才審完預算。去年國營事業預算審查更是嚴重延宕,2012年度的預算在該年底12月14日才完成審查,整整晚了380天。張宏林痛批:「所以喊監督是喊假的!」

 

「黨團協商」黑箱作業 立院帶頭違法

此次《會計法》修法是採用「黨團協商」方式通過,也就是跳過各委員會的審查與立院的三讀表決,藉由黨團幹部協商所達成的決議。「黨團協商」這種少數人就可決議的制度,在這次《會計法》的爭議中引起討論。

原本為了藉由政黨組織的力量,整合不同意見推動議事順利進行,「黨團協商」1999年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中正式明文化,以避免個別委員拖延議事,賦予黨團協商結論極大的效力。在實際執行中,好處是立院小黨可藉由黨團協商發揮一定作用;壞處是少數人就能決定議案。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助理教授陳耀祥就表示,黨團協商有其優點,但若被惡用,就有惡果。陳耀祥認為,政黨政治不論明文規定與否,都會有政黨互相間的協商出現,所以操作過程要大幅度改革,因為明明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中規定,黨團協商必須錄音、錄影、做紀錄,但立院在黨團協商時都沒遵守該規定,等於是帶頭違法,因此容易成為黑箱政治。

公督盟曾經針對立法院的某一個會期,經由媒體報導找出該會期進行過的七、八次黨團協商,藉由這些資料向立法院索取應該公開的影音紀錄,但立法院的回文,不是表示「無從辦理」,就是「沒有紀錄」,甚至還表示有一次的黨團協商因沒達成結論所以沒紀錄。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協會會長許偉群表示,這次黨團協商修改《會計法》,可以看到民主審議精神遭受戕害、透明性不足、無法咎責等問題。要解決這困境,他認為黨團協商不可越過立法院各委員會直接進行,同時為了避免密室政治,必須在協商中加入聽證或公聽原則,讓公民在爭議問題上瞭解各黨派的立場;另外,必須能追究黨團協商的責任,若協商沒按照程序,協商結論必須失效。

 

立法院資訊透明性不足

重要的是,國會的資訊公開透明,民眾才可知道民意代表們在議會裡怎麼維護人民的利益。但是,台灣立法院的資訊透明度仍有待加強。

拿成熟的民主國家──美國的國會為例,有線電視裡有專門的國會頻道,透過即時轉播,國會開會的情況隨時可以讓民眾看到。

反觀台灣立法院,現在雖然有議事轉播IVOD(Internet Video on Demand,網際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系統),可以在網路上觀看立院開會的轉播,但這是公督盟在第七屆立法院據理力爭一年才得到的,而過程之艱難令人難以相信。當時立法院曾多次跳票,說要在何時完成IVOD的設置但都沒達到。好不容易設置了,竟然規定當天民眾線上收看必須限定在30分鐘內,超過30分鐘後當天就無法收看!在公督盟多次抨擊下,才爭取到目前無限時數的觀看。

目前可以觀看的國會開會內容有院會、委員會、程序委員會的議事轉播,但黨團協商還是不轉播,所以公督盟仍在持續爭取中。

雖然有IVOD,但只限於網路上觀看,不善於使用網路的人就被排除在外。此外,轉播系統不如國外的國會頻道清晰,院會表決時到底是哪位委員舉手支持都看不清楚,監督的能量還是無法到位。

張宏林特別強調,目前台灣已經有超過百萬的智慧型手機用戶,但立法院網站仍然不提供手機瀏覽,「這真的是很荒謬,好的委員應該巴不得大家隨時看到他很好的表現,結果他們竟然沒人推動讓行動裝置可以看到!」

關心社會 從國會源頭監督最有力

對於立法院的監督,張宏林提到,最好是從議案的源頭與預算把關最有力。他舉「阿朗壹古道」的案例說明,當初公路總局要開發阿朗壹這個台灣最後所剩的百分之一的天然海岸,公民社會極力反對。

於是就有團體透過立委向交通部要了預算書,查看公路總局針對開發阿朗壹的預算,當時的想法是從預算上阻擋。一查後發現,原來沒編該公路的預算。所以張宏林提醒:「最理想的狀態是民眾或團體從源頭的預算或法案箝制、影響,這是一勞永逸的方法,而不是事後再去監督,那樣很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看雜誌 提供 原文連結

看雜誌
寫了6072篇文章,獲得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