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國減稅能否促動中國減稅?

美國減稅能否促動中國減稅?

截至12月20日,美國參、眾兩院均通過《減稅與就業法案》。美國總統川普在競選時曾承諾將完成幾大任務:修改美國的移民政策、減稅、提振美國經濟、廢除歐巴馬醫保法案,現在不到一年,除了廢除歐巴馬醫改被國會兩度否決之外,其餘都基本成功。近年崛起的《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2017年12月8日發表文章,標題就是〈令人悲哀,川普行進在勝利之途上〉(Sadly, Trump Is Winning Zoom),無可奈何地承認川普一年來的勝利。

本文分析美國減稅及其傳導效應。

 

減稅法案通過:為「美國重新偉大」打造經濟基礎

共和黨人控制的美國參眾兩院敲定了稅改議案的最終版本。在這個妥協版本中,將在今後十年內削減1.5兆美元稅收,重點有三:處於工業化國家當中稅率較高的美國企業稅將從35%降到21%;收入最高階層的稅率將從39.6%降為37%;滿足了魯比奧(Marco Rubio)參議員要求的擴大低收入家庭兒童稅收福利的要求,把貧困家庭兒童免稅額從每個孩子1,000美元增加到2,000美元。

川普總統將法案稱為「史上最大幅度的稅改」,目的是要讓美國更加具有競爭力,阻止就業流向海外,並為中產階層減輕負擔。

美國曾在1981年和2001年進行了兩次大規模減稅,後來又在2003年、2009年和2010年進行了規模較小的減稅。幾乎每次減稅政策發布後,都會帶來一段時間投資增速上漲,企業信心指數也隨之上升的局面。

從輿論來看,在競選時對減稅持完全負面評論的媒體,現在基本承認減稅對美國有利,但會給各國造成壓力,其中受影響最大的是中國與歐盟。《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反對稅改的民主黨人士〉,該文稱,民主黨人不應該抵制這次稅改方案的通過。在經歷過緩慢的經濟發展和工資增長時期之後,美國人需要該稅改方案通過,民主黨人如果令其最終未能實現,將是十分羞愧的事情。

▲蘋果公司將把部分Mac電腦的製造從中國轉移回美國;圖為2017年6月川普(中)與蘋果執行長庫克(左)一起參與會議。Getty Images

 

美國成稅收窪地,將導致美國企業回流

企業所得稅稅率低是吸引投資的一個有利條件。美國減稅,在G20框架下業已生效的《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行動計畫》(BEPS)中,愛爾蘭、新加坡、盧森堡是稅收窪地。減稅方案通過之後,美國若是也變成稅收窪地,既能吸引海外投資,也能促進美國企業的海外利潤回流。

對於企業海外存留利潤的一次性收稅,可能促使一些海外資金大規模回流。據稅務專業人士分析,不少美國企業在海外囤積了很多利潤,還有企業想轉移至低稅率的國家。最近幾年,美國的公司利潤在外面也變得不安全,歐盟對蘋果公司開出巨額罰單後,法國、義大利相繼開出為數不菲的罰單,都在分吃美國企業的利潤。有統計顯示,當前美國企業海外收入預計在2.5兆至3兆美元之間,如果按照三分之一的比例計算,預計將有約8,000億至1兆美元資金回流,這在短期內將影響全球資本流動。

與稅改後的美國稅率相比,中國的法定稅率為25%,但這只是所謂「小稅收」,如果將企業各種負擔的費用計算在內,稱為「大稅收」,實際稅率超過40%。香港以低稅著稱,但美國減稅後的稅率將降至21%,與香港接近。美國這一「稅收窪地」效應,對世界各國都形成壓力,吸引資金流向美國。

一些先知先覺的美國企業已經開始有所動作。據悉,蘋果公司把部分Mac電腦的製造從中國轉移回美國,福特汽車公司已陸續從中國、日本和墨西哥撤回部分崗位。據報導,其他國家和地區的一些企業也考慮在美國投資,台灣富士康已進入項目落地階段。

川普希望,通過「做大蛋糕」的方式,彌補降稅帶來的財政損失。眾院預計,修改稅法在未來10年內將增加2,841.5億美元財政收入,其中已扣除了改革後的減稅部分2,242.5億美元。

 

美國減稅對中國的影響

美國減稅涵蓋了企業稅、個人稅等方面,這對高稅收國家比如歐盟、中國都產生了影響,特別是對中國的稅收制度產生結構性壓力。

《富比士》雜誌每年發表一個稅負痛苦指數,指數越高,一個國家的稅負越重。根據《富比士》的計算,中國大陸的稅負痛苦指數在列出的50個國家中名列第二,僅次於法國。

中國企業稅負過重,中國國內早已討論過好幾輪。就在2017年年初,財政學者李煒光批評中國徵稅過重,認為40%的稅負對中國企業意味著死亡,可稱之為「死亡稅率」。與此同時,已在美國投資的中國「玻璃大王」曹德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中國稅收全球最高」。一時間,民間減稅的呼聲達到歷史頂點。

美國的減稅政策對中國帶來的衝擊是多重的。首先,美國減稅將從投資上對中國實體經濟帶來壓力;其次,將導致中國民間資本流向美國(中國政府對此會加以控制);第三,伴隨著美聯儲加息,將從資本流動上對中國金融市場形成衝擊。中國國內已有專家指出,一旦這幾種壓力形成「共振」,中國經濟既受「外傷」,又有「內傷」。加之人民幣國際化正處於關鍵時期,面臨美國歐盟等國壓力,中國國際收支的開放也不能夠長時間以「逐步開放」為由拖下去。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毫無代價地將美國「減稅+加息」這樣的壓力組合完全拒之門外。還有人估計,這種巨大的外部壓力或推動中國稅改和減稅。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對此持樂觀態度,他猜測:中國下一步稅改大方向也是減稅。

總之,美國的減稅方案對世界的影響非常複雜,面對不同類型的國家,傳導機制存在各種可能。對中國而言,外在壓力並非全是壞事,或許也會對中國提升政府效率,減輕企業稅負並激發其活力起到一些促進作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看雜誌 提供 原文連結

看雜誌
寫了6072篇文章,獲得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