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城管與土匪強盜對比調查分析報告

中國城管與土匪強盜對比調查分析報告

一段拍攝城管執法活動的視頻,近日在網絡中流傳。視頻顯示:12月8日早上8時30分許,一名身穿深色上衣的男子被十餘名身著制服的人揪住頭髮和衣服拳打腳踢。被打男子滿頭是血,頭部出現裂痕,全身多處擦傷......事件起因是湖北荊州市民稅先生吃早飯遇到一群前來執法的城管隊員“拉走早餐店的爐子”等暴力做法時,上前理論,順口說了一句:“你們怎麼能跟土匪一樣呢?”結果遭遇城管暴力群毆。

城管打人,小販被打,在中國大地,早已經不是新聞了。當然了,今天的暴力視頻事件,對於城管究竟是不是土匪,或者是不是“跟土匪一樣”,不是稅先生說了算,也不是筆者說了算,應該是事實說了算。

回放事件一,“我就是土匪!”

2006年7月22日上午11時許,奧一網在位於深圳福田區百花四路的募捐點舉行募捐活動,因批文事宜與城管部門人員發生爭執,某位城管既沒有出示執法證,也沒有佩戴袖章,態度非常“傲慢”。當有人指出,城管人員不該粗暴執法,這樣執法無異於土匪行徑時,該城管竟大聲回應,“我就是土匪!”隨即募捐點的書桌等物品被城管當場砸爛。(據南方新聞網)

回放事件二,“你們(城管)是土匪”。

2010年10月23日上午,在昆明正和小區和順巷6-102號經營小賣部的易先生同樣遭遇城管暴力執法。易先生當時就罵了句:“你們是土匪。”城管人員當即掀倒了他家的煙櫃,並用腳踢爛。暴力執法導致包括被摔壞的電腦在內,他家一共遭受了8000元的損失。(據都市時報)

回放事件三,我們(城管)有土匪秘籍。

2009年,北京坊間流傳一本《城管執法操作實務》的小冊子。其中提到,“在採取反暴力抗法的局部動作時,要臉上不見血,身上不見傷,周圍不見人。”上述內容被網友披露後,隨即引起軒然大波,有人認為這是城管的武林秘笈;有人認為這是暗藏殺機的葵花寶典;甚至有人認為這更像是舊社會某個土匪幫會的習武指南。(據京華時報)

其實對於城管與土匪劃等號問題,對於中國城管的口誅筆伐,網上多了個去了。當我們今天把“城管”與“土匪”兩個詞語並列在一起隨便在百度上一搜索,詞條結果居然有149萬條之多。當然,我們不能就此證明,中國城管與土匪劃等號,或者說中國城管就是土匪,但這149萬條民意起碼可以表明,在老百姓心目中,當今時代土匪儼然已經進城,中國城管就是土匪化身。

誠然,對於城管等於土匪這個嚴肅話題,我們的確不能被所謂網絡民意所裹挾,在此妄加定論,一切當然應該主流輿論說了算。比如央視 ​​和人民日報,作為主流媒體代表,向來都是對城管唱讚歌的。因為城管是地方政府形象代言人,城管執法代表政府施政,廣大城管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城管是沒有個人私利的。

但是,中國城管的所作所為,我們又當作何解釋呢?根據主流輿論的強盜邏輯,中國城管的偉大光輝形象可謂是熠熠生輝。為此我們應當慷慨高歌,中共黨和政府領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其中最大的成就,不是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是GDP世界第二,不是中國聲望的國際鵲起,而是對於流氓土匪的綜合利用,把城管這支家丁武裝馴化成執政為民的工具,使土匪暴力和強盜專制達到和諧統一。就此我們可以高傲地向世界宣布,我們創造了世界的奇蹟!

我們得出這條結論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有嚴格的邏輯論證的。通過對中國城管與土匪強盜對比研究,我們發現:

首先從城管與土匪基因成分對比來看,過去的土匪強盜多是烏合之眾,憑藉哥們義氣嘯聚山林,其生活來源完全沒有保障,搶劫成功,則大碗喝酒,大塊吃肉,搶不來財物,就要挨餓受凍,甚至遭到圍剿消滅九死一生。而當今城管卻毫無擔憂,他們都是依托各級政府,受地方政府桊養,來收取保護費發財的。亂罰款亂攤派假公營私,即使搶來東西當廢品賣掉也是小賺一把,實在搶不到、罰款罰不到,國家旱澇保收工資獎金照發豐衣足食。就此來說,中國城管儼然已經完成了山林土匪強盜的基因嬗變,脫胎換骨蛻變成了現代城市土匪。

其次從搶劫目的對比來分析,土匪強盜占山為王,殺人越貨不擇手段,是反人類的非法行為,遭到世界人民的唾罵。城管顯然不同,他們沒有殺人越貨,也不敢占山為王,但卻是不擇手段對付老百姓。強盜是選擇“非法”侵占他人財物,而城管恰是選擇“合法”的手段,“合法”地佔有不屬於他自己的財物。在依法治國外衣掩蓋下,這當然是中國城管的高明之處。

再次從搶劫手段對比分析來看,時代不同,地域不同,武裝性質不同,但是土匪和城管卻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他們都是有策劃有預謀,有領導有分工的。每當綁票項目開始,爪牙——臨時工都是衝鋒在前,山大王——城管局長則是坐鎮指揮,土匪武裝——城管隊員一起共同戰鬥。他們嚴密封鎖現場,消滅罪證,避免有人通風報信。而對待暴力反抗者,兩伙人一概都是拳腳相加,棒打、刀砍、車軋......暴力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土匪與城管唯一不同的是土匪打人殺人從不要什麼名分,而城管打人抓人往往先定出小商小販是暴力抗法、阻撓執法、鬧事違法、破壞維穩等預備好的罪名來搪塞......

第四,從搶劫結果對比分析來看,土匪強盜作惡多端,最後都是不得好死。醜事敗露之後,總免不了押赴刑場。但好歹土匪強盜往往是好漢做事好漢當,“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從不推脫罪責。而當今城管土匪卻不同,一旦事情敗露,從來就攻守同盟,領導迴避,輿論造謠,官方忽悠,反正是死不承認。一個個就像象斷了脊樑的癩皮狗,完全失去了打人時的威風。

最後,土匪與城管比較,從人員的組成上看,過去的強盜土匪多是逼上樑山的貧民百姓,竊富濟貧,窮苦人面對窮苦人,多有良心發現者,而現在的城管清一色是地痞流氓,以傷天害理為樂趣。從搶劫對象來看,強盜土匪鎖定的是有錢人,通常是謀財不害命,而城管卻是專門對準農民工,下崗工人,老幼孤寡,收完保護費再砸攤子,要錢還要命。從武器裝備上看,舊時強盜土匪通常使用冷兵器,就其熱兵器來說,大多也只是“十幾條人來七八條槍”,而當今中國城管,則是清一色國家配備現代武裝,據說,上海城管還要配備裝甲車了......

中國過去有句老話,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軍閥混戰年代、土地革命年代、國共內戰年代,強盜土匪作惡多端,甚至假以政府名義公開搶劫,欺壓人民,終於導致人民革命暴動,最後是舊時代的滅亡,新時代的誕生。今天市場經濟年代,社會最底層廣大下崗工人、小商小販、無業遊民,為了最基本物質生存而遭到城管粗暴執法、受到城市土匪暴力打劫,是可忍孰不可忍!難道他們就不怕天打雷劈,人民革命暴動嗎?

端誰家的碗,服誰家的管。城市管理是政府部門的法理定位,城管自然就是地方政府權力的象徵,城管執法當然就是代表政府在行使權力。到底是文明執法還是野蠻執法,到底是和諧執法還是暴力執法,不僅代表地方政府的執政思維、執政理念、執政風格,同時也代表了中國政府的文明程度、執政水平。權力執法合不合老百姓胃口,人民說了算。就此來說,屢屢發生城管暴力執法事件,體現了地方政府粗暴無能、醜陋荒唐的執政邏輯;而土匪城管招搖過市,小商小販驚弓之鳥!

來源: 中國博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看雜誌 提供 原文連結

看雜誌
寫了6072篇文章,獲得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