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這一家】夫逝世、子身障 越南媳遭歧視仍愛台灣:有很多貴人 - 今周刊

【我們這一家】夫逝世、子身障 越南媳遭歧視仍愛台灣:有很多貴人 - 今周刊

飄洋過海遠嫁來台,來自越南的阿媛(化名)大概從沒想過,向來身體硬朗的丈夫會突然罹癌驟逝、大兒子又因意外而身障。突然孤苦無依的她,飽受公婆的冷眼對待、鄰居的冷言冷語。這些歧視眼光全因她是「外籍配偶」。她認命地擔起一家經濟重擔,儘管出外兼差常飽受嘲諷:「這越南來的死尪」,但被問到怎麼看待台灣,她卻不斷感恩致謝:「我覺得在台灣,還是有很多貴人...」

夫罹癌逝世、子身障 不見支援反遭夫家公婆「欺負」

 

向來關係如膠似漆的丈夫突然罹癌逝世、緊接著大兒子因意外變成身障,讓阿媛的人生一夕間全變了樣。讓人心寒的是,公婆卻頻頻針對阿媛的國籍,從未將她當做一家人對待。丈夫逝世後,公婆將丈夫的理賠保險金及積蓄全都拿走,僅看在孫子的份上,留了一間房,讓她們母子三人有個棲身之處,但卻從此之後不聞不問。

 

親人落井下石、阿媛還得承受旁人眼光壓力,每每出入社區,鄰居都會拿著放大鏡檢視、冷言冷語地說上風涼話:「怎麼今天又買米」、「是不是都很浪費啊」,阿媛卻是認分地全盤接受這一切。因為對她而言,光是每周必須費盡心力帶孩子到醫院做復健、還需身兼多份工作才能維持一家生計,這些困境就讓她身心俱疲,根本沒心力去應付他人的眼光和批評。

 

人生一連串困境並未就此停止,就讀國中的大兒子課業落後,小兒子調皮、難以管教,分身乏術的她,不得不暫時將小兒子送回越南讓娘家協助照顧;怎料小兒子回台後變得更不聽話、難以教導,還得同時注意大兒子是否有肌肉萎縮問題。面對蠟燭多頭燒的的困境,讓她阿媛近乎是身心俱疲地生活著。被問到為何不乾脆回越南,阿媛面露猶豫地坦言:「還是希望讓孩子留在台灣啦…希望他們可以接受好的教育。」

 

努力掙錢維持家計 卻看不懂中文、幫不了孩子課業

 

不論是清潔大樓、打掃廁所打掃、工廠作業員,只要阿媛能做的工作,她一人身兼多職,一天當36小時運用;但回到家還需教導孩子課業,連中文字識讀都有問題的她,常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將兒子轉往安親班。但補習費又是一筆驚人支出,讓阿媛苦惱不已。

 

知道阿媛家中困境的安親班老師,主動減少補習費;幸好遇到善心的雇主,同意讓阿媛請假帶兒子去做復健,加上學校媒合一家社福機構—— 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下簡稱:善牧基金會),針對新住民子女免費暑期課後輔導班,善牧社工了解阿媛處境後,主動到宅關心、諮詢,讓阿媛感到「足甘心」。

 

不只是支援課業、物資 這個機構幫外籍配偶拿回「應有的尊重」

 

在台灣沒有親友協助的阿媛,像是漂流在汪洋大海裡的孤船,找不著方向,善牧基金會社工如同一盞燈塔,提供免費課輔服務與物資長達六年,更是協助阿媛走過被公婆刁難、突被取消低收入戶的艱困時光。

 

如今的她已找到穩定的工作,原本課業落後的兩個兒子,也因長期接受課輔,成績漸入佳境。善牧新北市東區跨國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主任鄭雅甄分享到,阿媛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及冷言冷語,反倒是頻頻感恩地向社工表示:「我覺得台灣人很多都是我的貴人啊!像你們(社工)、安親班老師和我的雇主!」

 

長年關注新住民姊妹(編按:外籍配偶),看到新住民姊妹們飽受歧視眼光的鄭雅甄心疼表示,早期曾聽過不少會要求自己的孩子「不要跟同學說你媽媽是越南人」,近幾年隨著社會風氣逐漸改變,但偶爾還會聽到不少民眾批評:「這些外配有什麼值得被幫助的?」

 

為了讓這些新住民姐妹能重拾信心、得到應有的尊重,善牧基金會從事新住民家庭服務15年來,持續透過舉辦多元文化體驗活動、社區舞蹈課、社區志工服務、閱人讀書館等交流活動,讓更多台灣民眾認識這些新住民姊妹,以及她們面對逆境的韌性,翻轉既有的刻板印象,讓她們不需要花費力氣證明「自己和台灣人沒有差別」。

 

詳細訊息請見財團法人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網站:http://www.goodshepherd.org.tw/chtw/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今周刊 提供 原文連結

今周刊
寫了645篇文章,獲得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